立即捐款

體育

前度

前度
廣告

廣告

慧和輝是跳水界公認的金童玉女。

他們識於微時,六歲時一同從體操隊選秀進入跳水隊少年軍。跳水從來都是冷門運動,練習的人不多,見隊友的時間比學校同班同學來得更多,逐漸他們變得熟絡,一直到國家隊選秀進青年隊,當雙人跳水撘檔。那年,他們十六歲。

他們從小到大甚麼東西都可以談,也經常互相調侃。認識對方十年了,荷爾蒙引發的少年煩惱,逼迫著慧和輝在檢視自己和對方的關係。

友達肯定以上;但,我們可以是戀人嗎?

爸爸和媽媽從來認為沒有必要告訴自己的兒女他們為何會遇上、認定和盟誓。慧和輝的生活,除了課堂就是跳水,慧沒有和同學在抽屜交換言情小說,輝和隊友只對電動遊戲有興趣。有晚練習過後,他們和隊友瞞著營養師吃夜宵。紅豆沙和楊枝金露被夾著的是他們倆互望的目光;那一刻,他們知道這關係不再只是相依為命。

有段時期因為練習過度,輝傷了肩膊,慧傷了腳踝。他們喜歡約在同一時間做治療,然後牽著手到健身房做復健。兩位治療師夾在中間當強力電燈膽,但電力都敵不過這顆閃光彈。

這對情侶檔也在世界上嶄露頭角。張愛玲說成名要趁早,原來是為儲蓄更多傲氣。輝開始懂得對教練耍大牌,甚至知道自己的出場,慧也因為名氣流連社交場合,夜夜笙歌。

青春在兩邊燃燒,而他們倆亦在不知不覺間漸行漸遠。直至有天,他們發現平時對方的臉龐只剩下一半。原來跳水運動員因為要高速倒插到深水,甚至有科學家認為再加上重力訓練增加頭顱內壓再變成高眼壓,有視網膜病變甚至剝離的比率,高達43%-56%不等,亦因為同樣原因,十米高台比三米板的運動員有更高發病率。(註)

但因為正值重要賽事,加上廣告商壓力,就算輝和慧決定分手,他們看不清也要負傷上陣。不知道觀眾能否看得出他們手已分,我在池邊看見他們倆的專業,但再也感受不到火花的灼熱。

一直至全國賽後有新晉組合,他們才雙雙退役,傳媒問及他們的關係,他們背了公關的書,「有緣再見!」

五年後,市中心的行人隧道裏。

慧退役後很快就找了個富二代結婚,帶著兩個小孩和傭人走過。輝因爲得罪了教練被封殺,考了牌卻當不成教練,在熙來攘往的隧道賣藝賺生活費。

慧的丈夫找來最好的專科醫生替她修好眼角膜。輝負擔不了手術費,現在出入要靠導盲手杖。

慧看見隧道有藝人有體操表演,動作令她想起小時侯的練習點滴。她原本想駐足觀看,甚至掏腰包打賞,可是小孩一直在催促,不得不繼續趕路,沒有留意表演的是何許人。輝隱約聽見一把熟悉的聲音,但因為隧道回音太強,他唯有繼續專注自己的雜耍。

年少時有多相依為命,緣份殆盡了,相遇都變成奢侈。

註:Zhou D et al. (2014) Observation and management of retinal changes related to diving in professional divers.Chin Med J (Engl). 2014;127(4):729-33.

原文刊在此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