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專訪】走過冰河時期的低谷 足球教練溫遠雄:請珍惜有波練的日子

【專訪】走過冰河時期的低谷  足球教練溫遠雄:請珍惜有波練的日子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星期三荃灣,星期四九龍灣大仿,你想邊個時間嚟?」正職是足球教練,兼職是球員,他的名字是溫遠雄,學員們都叫他溫Sir。溫遠雄接受獨媒訪問時苦口婆心:「請珍惜有波練的日子,機會錯過咗就無。」

趙俊傑的豉油撈飯,蘇來強兼職救生員,如果這些是港足家傳戶曉的故事,那溫遠雄亦有一個故事。故事要從2002年的夏天說起,溫遠雄讀完中五,邊做兼職邊踢波,做過便利店、超市和菜市場。足球和售貨員一樣,都是體力勞動,分別只是喜歡和不喜歡。

「跟操係無錢,只係球員叫你去跟下,一個禮拜兩到三日,當見識下呢個圈。」溫遠雄在元朗街場踢波,被巴西外援球員艾馬遜相中,遂喚他到福建練波。剛升班的福建,教練是傑志的現任總教練朱志光。溫遠雄當時的心情是見識下,因為想做職業足球員,但卻苦無門路。「試過去跑馬地愉園選青年軍,幾百人坐喺球場度等,等好耐先踢一陣。」

如是者,每天由元朗過海練波。然而,來回都要花上數十元,溫遠雄便試過連交通費的錢都沒有:「打俾教練,同佢講『我無錢出嚟』,教練話留喺屋企先啦。」落泊的日子,走過就好。

IMG_9426

踢波的幸福和辛酸

縱使上陣機會不多,溫遠雄繼續留隊尋找機會。來到第二季,終於有些車馬費。「你唔會明,嗰時係好想做職業足球員,只要跟足同運埋嘅話,有二千幾蚊一個月。」他負責協助球隊運送物資,和朱志光在福建體育會位於北角的會址「集合」,再一起去跑馬地足球場練習。那時候的跑馬地還沒舖上仿真草,還是片大沙地。

這季不錯,司職中場的他,開始有得踢預備組。有時候更和唐建文一起在宿舍「打地舖」,真的年少多好,咬緊牙關這樣又一年。在往來元朗、北角和跑馬地的路上,記載了香港足球的寒冷,這段日子叫「冰河時期」。

「一季之後先知,原來牛屎(黃志強)係咁出名,但最深刻係依家,原來嗰時係叫冰河時期。」溫遠雄不諱言,常常對學員們強調,要珍惜踢波的機會。「嗰陣難得有機會踢,但原來係冰河時期。你哋真係幸福呀,有無聽過咩係冰河時期?依家仲有人用幾千萬搞波,有幾隊U隊(青年隊),仲話要諗踢唔踢好,真係搞錯。」

IMG_9442

福建的三年

升班馬福建來到第三季,溫遠雄的人工加了500大元,但球隊瀕臨降班邊緣。溫遠雄連後備都說不上,「希望早點成功護級,咁就有得踢」。「自己一個咪慳啲囉,無咩去玩嫁,搵多咗錢先消費囉。」眼見趙俊傑和唐建文擠身福建的正選陣容,溫遠雄心情十分矛盾,好友捱出頭來,自己仍坐在冷板凳。

「獎金少,球隊要護級,打後備,你好難想像到嗰時有幾灰。」福建的陣容中,外援球員還有張春暉和高梵,但球隊後來還是護級失敗。福建當時有一個三年計劃,領導層曾表明如果能夠護級則在來季尋找更多贊助商;「無成績乜都唔洗講」。

福建降班後,蘇來強和趙俊傑轉投流浪,二人在一季後「更上一層樓」加盟升班馬大埔。「見到佢哋辛苦點啲都叫有出路,但我自己知咩事,起步比人遲囉,體能唔好,跑圈總係第尾。區隊第一年成立,但原來係自己最後一年可以參加了。」

冰河時期不止入場人數少,連球員的機會都一樣少。「自己無知名度,艾馬遜又退咗休,仲可以問邊個?無人可以問。」

曾經滄海難為水,種種經歷成就今天的一部分。溫遠雄19歲便報讀青年足球領袖證書課程和考取足總本地教練D牌,走上足球教練的路。幾年下來工作漸多,更做起全職教練來,在乙組的業餘球隊葵青邊教邊踢。

DSC_9373

採訪當日,溫遠雄替自由人上陣踢足總盃初級組賽事

「踢波、教波同講波,一定係踢波係最好。」三年的職業足球員生涯,上陣機會不多,更可說是寂寂無名。即使成為專業教練,都不免有些遺憾。教練工作收入不算很高,但每日排得密密的,還是足夠糊口,甚至有人羡慕他「教遍香港」。

如果可以再揀一次,溫遠雄還是希望有更多的上陣機會。「三年來可以參與恆常訓練,有機會證明自己。『日日練波』其實係好開心,係一種幸福嚟,依家啲細路練波都話嚟唔到,真係嬲。」

由丙組踢起 「自由人」不忘初衷

溫遠雄在2007年考獲亞洲足協C級教練牌照,今年是他成為全職教練的第十個年頭。他笑言已教得太多,更有點撞時間,暑假更是由早教到晚。他其實一直想復出踢波,但後來成家立室,兩個孩子先後出生,今年才空閒一點。「自由人」今年成功申請參加丙組聯賽資格,所以決定「順便踢埋」。

「可能物以類聚啦,又同聲同氣,成日一齊講講球圈嘅唔公平。」大概是患難見真情,溫遠雄、蘇來強、趙俊傑和馮振霆識於微時,四人曾一起效力福建。球隊降班,但友誼則一直升班,他們更定期有聯絡,傾足一年決定在2013年創辦「自由人」公司。

DSC_9307

他們討論公司的方向,例如青年軍、小朋友、成人足球訓練班、學校甚至裝備銷售等;希望為不同年齡、背景、性別、種族的個人或團體,提供訓練及技術支援。

「自由人」的名字是蘇來強和馮振霆十多年前在南區成立的球隊名稱。當拍檔還是如日方中的職業球員,溫遠雄已有不錯的教練網絡了。「你話自私又得,你話好理想又得,只希望可以改善香港足球的環境,成為有架構的球會,長遠有自己嘅訓練球場。」

「自由人」今季更和派隊參加港超聯的中超球隊廣州富力合作,負責統籌預備組及青年隊。「踢而優則教喎?」記者問到這說法時,溫遠雄笑一笑:「唔擔心,名將、足球先生甚至外援教又好,真金不怕洪爐火,我哋有口皆碑,家長同學員都表示自由人很用心和認真。可能人哋係明星同名氣,我哋呢邊係教得好,一定學到嘢。」

力撐周博賢

音樂監製周博賢在2016年參選立法會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功能組別,挑戰馬逢國,溫遠雄幾乎是唯一一個公開支持周博賢的體育界。

「政治會燒到自己,用心做一定支持。」這是在本地球圈難得會聽到的說話,溫遠雄認為,在梁振英當選行政長官前,不太反中國人這身份,但他任內的5年將香港搞到翻天覆地。「馬逢國太老一輩,樣樣政治化嗰個係佢。成日話唔好搞事,嗰心態仲係叫人乖乖地。講真,唔覺得佢做到嘢,自己又不嬲都鍾意周博賢。」

IMG_9384

必須提高港人對港足歸屬感

「香港嘅青訓其實做得很好,只係佢哋唔想踢落去。」教了十年波,談到港足的未來,溫遠雄認為職業足球辦得不好,令年輕球員覺得沒有出路:「天才球員見過唔少,好似林衍廷,佢唔係最叻,但他有心而且勤力,所以有機會時就把握到。港足俾人感覺無出路,係因為呢個行業唔吸引。」

一眾年輕球員不把足球視作未來職業,但又參加足球訓練班,到底搞乜?「無人細個唔想踢嫁,但到你15、16歲開始有意識,知發生咩事,家人又迫你揀嗰時,咪迫你走囉。」「你試下月薪有10萬、8萬元,3歲就開始練波啦。」

IMG_9434

溫遠雄提到,有不少年輕球員找教練加操,但只是為了進入港隊,從而獲得名校取錄。簡單來說,只視足球為踏腳石。他認為如果加操的最終目標是成為職業足球員,那便有救了。他重申,必須令香港足球和香港人有關,賭波合法化是其中一個考慮的重要方向:「老闆足球係特色(香港),香港無球會,只有球隊,老闆一唔玩就玩完。」「唔止有恆常收入,最緊要係『關我事』,球迷連格羅連根(荷蘭甲組球隊)都識,點解?因為有得賭,自然要關心」

溫遠雄提倡港超地區化,職業球隊必須以地區作基地,以大區作區分,例如中超的廣州恆大和日職的大阪飛腳,香港則可分作九龍東和新界東等:「中超同J League如是,係香港咁特別,要人關注就需要歸屬感,唔係你幾用心都好,就只能吸納欣賞你用心的人。」

記者:麥馬高、周頌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