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政經

高鐵一地兩檢:港鐵附例需要同時修改嗎?

高鐵一地兩檢:港鐵附例需要同時修改嗎?
廣告

廣告

政治低氣壓,人人灰機,傳媒對於高鐵一地兩檢的關注,只是何時通過,或者民主派會有何「行動」。「講」什麼反而沒人關注,就算議員突破盲點,就算官員如何詞窮理屈。

然而,道理還是需要在這些場合裏一點一滴累積,日後才有機會捕捉翻盤的時機。過去一段日子,議會,大律師公會和一地兩檢關注組打開了以下的話題:

一)大律師公會明確指出,一地兩檢條例草案違反多條《基本去》條文,立法會無權通過。
二)運房局最新說法是,高鐵早期營運不能自負盈虧,與2016年的說法明顯不同,卻不提供任何新數據,說明高鐵的虧本程度。
三)按兩地簽署的合作文件,香港政府要將高鐵車站的「內地口岸區」租予內地,但至今都沒有任何關於租約的資料,包括承租方,租金,租期。
四)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是按高鐵總站的建築圖則劃定內地口岸區和香港口岸區的界線,政府早前安排立法會議員參觀高鐵車站,只觸及了整條中港新界線的百份之一。政府至今沒有提供高鐵車站的建築圖則,以及安排議員檢視整條界線。
五)高鐵將會批給港鐵公司與內地共同營運,雙方必須在通車前簽署營運協議,但如今也是隻字不提。

這段發言提出了第六個問題。一地兩檢條例草案的主要內容是劃定高鐵站內地口岸區界線,不過,高鐵要通車,所需的法律改動不止是將內地口岸區夾硬指為中國司法管轄區,也包括對《港鐵附例》和《港鐵條例》的修訂。

其中一個重點,《港鐵附例》目前只授權港鐡職員在懷疑乘客觸犯附例時,查閱身份證,當高鐵買票行實名制,職員需要得到更大的權力檢查身份證,但目前政府沒提過對《港鐵附例》的相關修訂,以及修訂的時間表。陳帆聽清楚問題後,再次啞口無言。

民主派議員不能靠自己一下子扭轉乾坤,能量需要點滴累積,希望大家看得到,也參與得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