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出獄後首日旁聽旺角騷亂案 黃浩銘:冀了解梁天琦想法

出獄後首日旁聽旺角騷亂案  黃浩銘:冀了解梁天琦想法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因佔旺刑事藐視法庭案入獄四個多月的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前日刑滿出獄,他昨日早上便到高等法院旁聽旺角騷亂案,而剛好是案中第一被告、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作供。黃浩銘接受獨媒訪問時提到,因為想聽梁天琦講述旺角騷亂當晚發生的事情,加上長毛的緣故,曾和對方食飯和聊天,所以叫有一點交情:「一直無機會了解佢依加嘅想法,好想知,所以嚟聽。」

在獄中,黃浩銘曾兩度寫信予梁天琦,希望表達對他的支持和鼓勵。「一啲都唔同意佢主張,但即使大家政見可能有異議,但呢個都唔係令自己唔想同人溝通嘅分歧。」

20160728-IMG_6779

在梁天琦承認襲警罪當日,即1日22日,更是梁的女朋友生日。黃浩銘表示,只要代入梁天琦的角度去想,便知道情況十分不容易;所以寫信喚對方不用害怕,並講述有關監獄的情形。「當鼓勵又好,指南又好吧,只係希望佢能夠盡快適應。」

同樣遭到政治打壓,同樣成為階下囚,黃浩銘透露,二人曾在高等法院羈留室外的走廊相遇。梁天琦表示因為太忙,而且每日都要出入法庭,晚上回到荔枝角收押所時已太夜,所以一直沒有時間回信。

反思

梁天琦在庭上作供時表示,認同社民連理念,更對社民連的口號如「濟弱扶傾,義無反顧」和「沒有抗爭,那有改變」等口號有共鳴,從而開始了參與社運之路。黃浩銘聽完感到唏噓:「原來咁認同社民連,呢啲本來支持社民連嘅人,點解會變成咁樣。」

記者追問「變成咁樣」的意思,黃浩銘慨嘆梁天琦既然認同社民連,但他和本土民主前線的行動及綱領跟社民連卻有如此大分歧:「點解會變成暴力?社民連講社會民主主義,講多元及包容,但佢就本土排外同仇大陸人;我地本來係戰友。如果我哋係戰友,都唔錯呀。」

IMG_5045

黃浩銘續提到,社民連正是「甩了」這些年輕人,自己應該要好好反省才對。他在獄中看到一篇題為《「港獨派」青年的政治情緒及對未來的看法》的評論,留意到社民連本來吸納的正是這群對社會有憤怒的人:「我會問自己,到底我哋要唔呢班人呢?但如果只係有怨憤就一定唔要,因為作為參與民主運動,係有必要去講清楚方向和內涵,必須講清楚係用仇恨定愛去推行運動。」黃浩銘補充說,既然大家都是階下囚,而敵人都是共產黨,所以應聯手合作。

上一次出獄只有匆匆兩個月在外,今次則有近大半年的時間,黃浩銘笑言今次有較多時間,所以能放慢腳步。黃浩銘在第二次入獄前提到,希望能組成左翼聯盟和推動民主派多做組織工作,但他今天強調「已經講咗自己諗法,希望再聽多啲人意見」。

在獄中曾多次寫信,包括呼籲市民在補選中投票支持新民主同盟的范國威。黃浩銘強調,票投范國威沒有任何掙扎和矛盾。他表示可能不同意范國威過去的某些主張,但今次支持范國威的核心是因為「不是揀政策上的意識形態,而是講政治的意識型態」:「好簡單,就係撐DQ同反DQ,洗乜諗咁多。」

IMG_0602

佔中九子被控公眾妨擾罪及煽惑公眾妨擾罪等共6項罪名,案件11月開審

斥向戴耀廷「潑屎」 只為23條立法舖路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遭特區政府及建制派瘋狂攻擊,抹黑他支持港獨。黃浩銘表示,在七個月前曾和戴耀廷到日本三浦市參加研討會,「又係嗰啲所謂五獨論壇,我理解佢今次嘅嘢,同喺日本講嘅其實係一樣」。他斥左報上次同樣曾作報導,但政府及中聯辦卻選擇在今次發聲明「譴責」:「因為形勢變咗呀嘛,曾鈺成話搞23條係差個氛圍,依加就係營造緊。」

「潑屎運動無成本嫁嘛。」黃浩銘表示不少囚友都誤以為戴耀廷是支持港獨,即使是長毛的支持者對「戴耀廷支持港獨」都表示反感,但他感謝民主派快速回應,認為明確表態支持戴耀廷是很重要:「我捉象棋嗰時會同佢哋解釋,但真係要花好多時間,以前就話你反革命、右派同走資,依加就扣你帽子係港獨;所以真係要不停講,不斷講『佢唔係港獨』。」

IMG_0116

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和陳偉業合組名單參選新界西

望修讀法律博士充實自己

入獄四個月刑滿出獄,黃浩銘以旁聽身分進入高等法院,法院已推行新的安檢措施,好友區諾軒亦已成為立法會議員,一切都在慢慢地變化。黃浩銘指在獄中每日至少看五份報紙,所以仍然清楚了解香港發生的事。他又對記者如數家珍,看了《曼德拉傳記》,李偉才所寫的《反轉經濟學—把顛倒的再顛倒過來》和《陳獨秀全傳》等書籍。不過,他坦言今次較孤單,因為外面寄來的信較第一次入獄時減少,認為和外面的人斷了聯繫,甚至感到少少無力:「我會自己同自己傾計,去淨化自己。」

在訪問中,黃浩銘透露,一直希望能修讀法律博士 (Juris Doctor),認為要充實自己,才能服務社會:「如果繼續從政,即係要參選,即係要做議員,就要認識法律,先能幫到市民。但我點做law 人呢?法庭同律政司唔會同意我做律師吧,加埋我刑藐,點會批。」

IMG_5601

「香港和中國是命運共同體」

出獄前一晚,黃浩銘在床上用收音機收聽香港電影金像獎,但他更關心的是國內維權人士遭受打壓的情況:「其實係情感出發,你睇到一個女人(李文足)奔波百里為個丈夫,但我喺監獄咩都做唔到,所以我一出獄就要講,記者就一定要報。」黃浩銘重申,不論國內維權人士和香港的所有抗爭者都是受到中共壓迫,在出獄前一日看到電視後更是怒火中燒:「用國家安全嚟大我哋,國家安全日喎,王志民你講乜撚嘢呀喺度?一個國民嘅人權都保護不到,同我講國家安全?」

社民連日前曾到「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香港硏討會」的會場示威,黃浩銘笑言社民連抗議的口號和自己出獄時叫的口號是不謀而合:「我哋無夾過嫁。但我再講一次,呢啲人無資格講國家安全。」

黃浩銘重申,香港和中國是命運共同體,港人沒有不支持內地維權人士的理由,「話中國發生嘅事唔關我哋事,只係掩耳盜鈴」,強調中共必然會繼續打壓所有抗爭者:「你話撼動到政府,但撼動唔到中央?你諗下如果我哋用雨傘運動嘅力度去爭取全民退保,一早得咗啦,所以我只會話我哋做得未夠好同一定有改善嘅地方。我哋未來要有組織有紀律有尊嚴,團結去做一樣嘢,唔係就乜都搞唔掂。」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