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羅雅寧與私隱專員會面 斥政府未符法例要求促調查

羅雅寧與私隱專員會面  斥政府未符法例要求促調查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多個民間團體及組織包括中西區關注組、香港眾志和守護堅城聯盟等早前就政府在立法會安排「狗仔隊」一事,要求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跟進及調查。他們下午和私隱專員黃繼兒會面。中西區關注組成員羅雅寧在會後重申,「狗仔隊」已違反《私隱條例》中的六項保障資料原則,強調政府在收集個人資料時,應個別知會data subject,即每名立法會議員;但黃繼兒稱政府已通知行管會,即確認政府沒有個別知會議員。羅雅寧表示,如果收集方法不是公平的方法,即當事人不知道,政府又沒有預先解釋收集的目的,已違反基本人權保障,呼籲黃繼兒主動調查。

立法會《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委員會上月24日開會,保安局派出禁毒處高級政務主任梁諾施在會議室外擔任「狗仔隊」,記錄議員行蹤及匯報會議狀況。民主黨許智峯取去梁的手機,並到洗手間內查看相關資料。許智峯早前遭警察拘捕,被控涉嫌「普通襲擊」、「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妨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及「刑事毀壞」共四條罪。

出席會面的還包括律師楊浩然、法夢成員黃啟暘和香港眾志成員周庭。在會上,楊浩然向黃繼兒強調,派遣「狗仔隊」到立法會反映行政霸道干涉立法機關:「應該係行政機關向立法會交代,唔係立法會向行政機關交代,通過法案係立法會的職能。」楊浩然批評政府的做法越權及不合法,所以「狗仔隊」並不是「行使合法權利做合法的事情」,已違反《私隱條例》;但黃繼兒表示不同意。

他們在會上指出,「狗仔隊」收集所得資料屬敏感的個人資料。楊浩然指在大數據的年代,細微的資料可以歸納成大數據,每人每日的行蹤和時間都是重要,甚至牽涉人身安全;唯黃繼兒又稱不同意。

楊浩然斥政府博懵 沒對行管會清楚說明收集議員行蹤

此外,周庭向黃繼兒表示關注「狗仔隊」收集所得的資料的用途、保存時間、何時消毀和誰人有權查閱。羅雅寧又追問黃繼兒,政府有否知會每名議員有關「狗仔隊」的安排,黃繼兒重複稱政府已通知立法會的代表,即行管會;但羅質疑非行管會成員未必知道,是行管會成員的議員亦未必知道資料收集及存放的長度。

楊浩然斥政府有「博懵」之嫌,猜測政府在所謂知會行管會時,只稱有人進來工作,但沒有清楚說明是收集議員行蹤,斥當局已違反《私隱條例》。

黃繼兒在會上表示,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在2013年曾就「狗仔隊」問題提出相關質詢,周庭反駁指,沒理由推說政府在2013年「答過就算」,指許智峯在2016年才上任:「你預咗2016年甚至2020年當選的議員睇返嗰個質詢?」

IMG_2749

他們透露,黃繼兒在會上確認許智峯分別在4月25日及5月3日提出的投訴,公署已表示停止跟進及調查。羅雅寧問黃繼兒是否曾查看政府收集的原材料,對方回應時僅稱「未做」,但表示會再問行政處及政府。他們要求公署深入調查原材料:「政府話低度觀察,其實咩都係佢哋講。」

在會上,黃啟暘曾質疑「行政機關促使立法會審議議案」是否合法目的,因為此舉已違反三權分立和反映行政霸道。他們又就收集方式是否私隱期望較低的場合作討論,黃繼兒堅持說立法會是私隱期望不高的場合,「公眾地方,電視都見到。」但黃啟暘認為電視只拍攝會議廳内的情況,甚少「影住門口有無人出嚟」:「記錄行蹤可以從中推斷敏感資料,但黃繼兒又話唔敏感。咁樣未必同保障資料的原則和精神相符。」

楊浩然則認為,團體針對的是「狗仔隊」的收集方法,與被收集對象是否公眾人物無關:「《東方日報》以前跟蹤個法官,法官都係公眾人物,都係做私人嘢,都唔係話公眾人物就可以收集。」楊浩然認為黃繼兒的想法保守,續指出,立法會的閉路電視只會記錄議員的出入,但不會針對地記錄個別議員的行蹤,如去廁所和休息時間等個人資料。

今次的會面時間約一小時多,羅雅寧重申公眾十分關心政府派遣「狗仔隊」監控議員,表示今次只是初步的討論,將會就未能釋除的疑慮再作跟進。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