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府大無良 宏光更無良 拖欠薪金 欲哭無淚擺工行動

政府大無良 宏光更無良 拖欠薪金 欲哭無淚擺工行動
廣告

廣告

位於牛頭角私營安老院宏光護老有限公司,按照補充勞工計劃輸入外勞照顧員工友。早前曾涉及到短付外勞超時補水及法定假日,並有「回水」等剋扣薪金的情況。於5月28日以恐嚇手段無理即時解僱其中一位的外勞工友,對於現有的外勞工友仍然未有妥善處理被剋扣工資的情況,更拖以恐嚇及滋擾的手段。令她們人身安全受到威脅。護老院照顧員工友對此忍無可忍,因此將會發起工業行動。按照《僱傭條例》,並決定於6月14日集體離場並向勞工處補充勞工科追究欠薪,後將會到政府總部露宿抗議。

每日超時工作三小時無補水 三千「回水」給僱主

今次的苦主工友年資由九個月至九年不等,跟據宏光外勞工友描述,合約訂明的薪金每月約一萬元左右,並訂明每天工作九小時,如有超時工作的情況,必須以按合約補水。但事實工友每天工作最少十二小時,亦未有按照《僱傭條例》放取法定假日及有薪年假。每位工友涉及的欠薪平均五十萬。工友每月更需要「回水」約三千元,並以現金方式給僱主。於三月份的時間,已經有工友向勞工處提出投訴,並成功追討部分的欠薪。因此,於今年四月一日,工友被強迫簽署「每日休息安排」,聲明每日僱主有安排三小時的休息時間,以製造沒有超時工作的假象。工友如果不配合僱主,僱主聲言會解僱工友。工友被迫簽下「不平等條約」。

恐嚇工友 敢怒不敢言

其中一位外勞工友黃女士:「五月二十八日晚上派餐後,僱主連同三男一女不知名人士出言恐嚇,表示『老闆唔想你係度,今晚你好返深圳,唔係我就搵人拉你返去』。結果黃女士當晚被即時解僱。而黃女士亦在工會的安排下到勞工處落案,並於勞資審裁處追討相關欠薪。工友自此更感徨恐,因此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發動是次的工業行動,希望引起社會關注,並追討相關的欠薪。

政府監管不力 縱容無良僱主

職工盟屬會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組織幹事曾紀南指出,私營安老院向外勞收取「回水」及「無償加班」的情況非常普遍,甚至已經成為行業的潛規則。以往有外勞向勞工處追討,每每只以調解的方式處理。而事後又沒有跟進剋扣工資的違法行為,變相縱容僱主違法。除了剝削外勞,其實亦影響本地工人的就業機會。而今次工潮顯示補充勞工計劃千瘡百孔,勞工處無法監管違法的僱主。

外勞求助無門

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秘書鄭清發亦指外勞面對剝削,很多時候求助無門。以今次宏光工潮為例,外勞即時需要面住宿的問題,勞工處欠缺對被剝削外勞的支援,以致外勞有冤無路訴。今晚工友會露宿政府總部,要求勞工處支援及協助調停是次工潮。亦促請勞工及福利局重檢外勞政策及暫停外勞輸入的申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