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 網誌

社運

我要為你歌唱

我要為你歌唱
廣告

廣告

幾條女做了首歌,用音樂和文字來紀念一個朋友明天要判刑,「歌頌」一個被其他人看為並不完美的抗爭者,的確係一件事。那天晚上,我未聽完已經馬上 share! 沒想到她們竟然會被人笑,喜見她們也提出抗議,我為她們覺得好驕傲。

用一首歌來「歌頌」梁天琦,並不等如沒有思想,沒有政治議論的能力,浪費了梁天琦失去了的自由。我地港女能夠有一種 intuitive grasp of essence, 可以感受到梁天琦的人性,包括他的軟弱和堅強,並且願意接受他,見到他面對這麼嚴厲的政治打壓,我們願意以行動回應,為他做一首歌,結果發揮出一種政治力量,令很多人都 share 咗這首歌,很多人心靈感覺到一種安慰。

梁天琦值得人歌頌的地方很多,只憑他怎樣參與「地厚天高」已經係一件事,在整個過程中,他有能力誠實的表達自己在面對每一件事情的感受,包括他的軟弱,他的憂鬱症,他在什麼情況之下為什麼會跪低,他對自己的懷疑,他又為什麼要堅持和執着。他對自己是一個怎樣的英雄有一種理解,內裡有一種驕傲也有一份淆底,有很多複雜的情緒都同時存在,他能說出掙扎,有時還可以有 a sense of ease,令好多仔都要死開。

有些膠人會認為英雄就是需要有 integrity、誠實,裡外貫徹,還要識得論述,講到一種 consistency,Sorry!梁天琦就是 full of contradictions,好像你和我,有時好實際,有時好理想,而他很勇敢的在鏡頭面前表達出來,也唱到出來,型呀。他可以「着草」,但他沒有,他就是這樣捱過了漫長的審判和當中要承受的各種屈辱,他沒有逃避,天天站在法庭,已經是非常之 heroic!

他讓我很真實的感受到他是這個時代的一把特別的聲音,充分反映出這個時代的黑暗是怎樣侵害着每一個心靈,我也從他的故事看到自己。

為什麼這三條仔要 assume 大家對梁天琦的同情等如全盤接受他所做的一切,完全放棄了獨立思考。為什麼他們會得出一種這麼匪夷所思的邏輯呢?相信如果他們能拿出同情同感去聽一首歌,就不會有這一種 「分析」。

我們這些沒有令人覺得特別 impressive 的港女,沒有對社會運動和政治有很獨特的分析,容易俾人恥笑。但我們的確有一種 sensibility,知道邊啲人真係好膠,old seafood 的氣味特別敏感,這種能力也不是一般仔所能及,我們盡量不會因為自己有這種能力而歧視他們,也希望他們可以寬容一點的對待他們心目中「不思進取」的抗爭者和未達標的「少年英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