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對《初一》,我感到不安

對《初一》,我感到不安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早已知道是不合時宜,預了被人鬧,但我並無預計那些罵是圍繞我的一下笑意,被無限放大攻擊。就讓我來回應一下,我的笑,是笑林朗彥很踩線,他竟公開批評錢詩文寫的那首歌《初一》,畢竟錢詩文既是眾志尤其是黃之鋒的友好,他竟不怕之後萬箭穿心,覺得他很勇,無畏無懼,我就此笑了一下,僅此而矣,無關《初一》。

對談中我並沒評價過《初一》,現在正式談談。

首先,《初一》是在網上公開發表的歌曲,有它想傳遞的特別政治感情和訊息,在Youtube已有2000多個點擊,就正如我所發表的文章,也一樣需要隨時準備面對批評。

當一些人說聽了《初一》很感動,我自己及一些朋友的感受卻是不安。全首歌從影象到歌詞,都在歌頌那個以死相搏義無反顧的梁天琦。但根據最近庭上及紀錄片中梁天琦所講,他對於昔日豪言壯語的自己,要成為他人眼中的英雄等,都很困惑。他說自己其實是廢青,在法庭更直認不諱戰友黃台仰所號召的衝擊其實係「去衝,送死,無意思」。但偏偏全首歌卻是傾力的頌揚他,特別是歌詞那句「塵世還有什麼可以媲美」,真係神級,根本是造神。到底梁天琦做過什麼,令全世界都無可媲美?我在想,假若當事人連《地厚天高》的豪言壯語也不堪回望,《初一》恐怕只會令他更難堪。最後,歌的名字雖是初一,然而這個2016年的初一所引爆的騷亂,造成許多人付出囚牢的沉重代價,為往後社運帶來許多有待反思的後遺症,這歌的內容卻迷醉於歌頌「塵世無可媲美」的梁天琦。

對我來說,《初一》要是值得批評的話,針對的並不是作者的創作意圖、欲抒發的個人感受,而是歌曲呈現的訊息和意象,正正是當下一面倒追捧少年英雄、缺乏反思的其中一例。我甚至認為這根本不是一首歌的問題,它只是這個現象的病徵罷了。再者,當梁天琦也說要反思,對自己過去的抗爭充滿猶疑,那如果我們真是愛護梁天琦,就更不應該再去造神。正如一開首說,我並沒有「笑」這首歌,根本捉錯用神,只是這歌以至近來的氣氛令人深感不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