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世界盃】具備辛坦拿風骨才能復興森巴

【世界盃】具備辛坦拿風骨才能復興森巴
廣告

廣告

2018年世界盃四強,繼12年前德國世界盃後,再次出現全歐戰,巴西八強出局後,回國隊巴被掟石及雞蛋,大家將焦點放在尼馬在地上典的鏡頭,也將費蘭甸奴代替停賽的卡斯美路出錯,將責任歸咎這位曼城老將。同時也認為巴西沒有PLAN B,缺乏高大中鋒等,落後時未能以高空攻勢應對比利時,到底巴西堅持昔日的森巴足球風格還可以嗎?這次會以較長的篇幅闡釋森巴足球古今。

一切從辛坦拿說起

1970年世界盃後,比利退出國家隊,經過1974年的沉藉,1978年被阿根廷「意外」地奪取決賽一席後,1980年,辛坦拿接過國家隊帥印,這位一代巴西足球大帥,被喻為巴西藝術足球的復興者。他任內組成了黃金中場線,薛高、科高、蘇古迪斯、施里蘇的四人中場線,是舉世公認的當代最佳組合。祖利亞與連杜也是出眾的翼衛,左腳王伊達是一代名將,很可惜加拉加在賽前受傷無法前往西班牙,辛坦拿被迫起用1.91米,但技術一般的沙仙奴。

結果巴西對蘇格蘭、蘇聯的分組賽落後的情況下反勝,面對意大利兩度落後兩度追平。大家都認為巴西應該守和意大利進入四強,球隊繼續選擇進攻,結果羅斯連中三元,意大利淘汰巴西,這屆黃金中場的失落,亦標誌著巴西足球邁向新里程。

1986年世界盃前夕,辛坦拿重執巴西帥印,在薛高受傷狀態欠佳,連杜在出發前聲援好友連拿杜落選,拒絕登機,巴西往墨西哥的大軍準備亦未如理想。汲收了1982年的教訓,這屆巴西中場起用了明尼路與保地花高兩位防守中場,艾素與阿林姆,祖利亞亦推上中場,蘇古迪斯作為指揮官支援梅拿與加拉加。

祖斯馬、梅拿、加拉加、施撒、白蘭高的崛起,令辛坦拿大軍再次帶來奪標希望,很不幸八強與法國的世紀大戰,巴西以十二碼不敵,再次悲壯告別世界盃。

1986年後,巴西足球的貪污問題,令國內出現一片改革之聲,而1987年南美國家盃0:4大敗於智利腳下,拉沙朗尼接任教練一職。他在位發掘了馬仙奴、薩拉斯、艾迪亞等,同時重用鄧加擔任防守中場,並且組成白必圖與羅馬里奧這對夢幻組合,事隔40年,1989年重奪南美國家盃冠軍。

可能是怕輸或失落世界盃20年,意大利世界盃拉沙朗尼改變了1989年的冠軍陣容,改以洛查、摩沙這類效力歐洲的力量巴西球員,同時加強中場防守,棄用1985年世青盃功臣薩拉斯,重用拿玻里的阿林姆,最敗筆是一手建立的夢幻組合不用,改用梅拿與加拉加這對歐洲搵食的中鋒,結果16強不敵阿根廷。

彭利拿與史高拉利

辛坦拿年代雖然未能成功,但他卻為巴西留下一群極具潛質的球員,為90年代奠下基石。他回到聖保羅後,令卡富、李安納度、祖連奴等球會球員打出名堂,同時令蘇古迪斯的弟弟萊爾重生。1994年世界盃可以說是巴西最團結的一年,他們在外圍賽敗於玻利維亞後,每場波都手拖手出場,直到世界盃冠軍。這支巴西隊揉合了歐洲的硬朗與森巴的風格。佐真奴、艾迪亞、白蘭高/李安納度減少了巴西的後衛輕出習慣,泰法路成為首位在意大利登陸的外援門將,施華與鄧加是公認的巴西最佳防守中場,羅馬里奧與白必圖沒有任何身高優勢,但同樣能頂擅射。若不是萊爾在94年世界盃狀態下滑,這支巴西隊應會更悅目。

踏入90年代,朗拿度崛起,加上卡富、卡路士的出現,森巴進攻足球重現,1998年世界盃的失落,2002年世界盃外圍賽史高拉利臨危授命,他改變巴西一向的4-4-2陣式,大膽地將3-4-3陣式試用。有著卡富與卡路士兩位世界級翼衛,加上朗拿度、朗拿甸奴與李華度三位劃時代巨星,基本上他們3人足以攻陷任何防線。2002年世界盃16強開始,所有入球都由「3R包辦」,最終7戰全勝,第5度登頂。自2006年世界盃敗於法國後,森巴足球開始走回頭路,鄧加上場後一直強調戰術與團隊。

結果,2010年世界盃,選用了巴斯圖斯、美路、伊蘭奴等技術稍次的巴西國腳,到淘汰賽階段為穩守,加入了拉美利斯,面對荷蘭就算領先下也未能適應對方狠辣打法,最終以1:2不敵出局。

輪流隊長制未有所聞

今屆世界盃,史高拉利昔日的門生泰迪出任教練一職,在世界盃賽前,巴西亮麗的外圍賽成績,令人憧憬可以重溫3R時代七戰全勝的美夢,可是最終巴西在8強倒在比利時腳下,撇開所有戰術、數據、運氣等,巴西今屆世界盃單是輪流隊長制,就已經未開局先輸一半。從小到大,無論踢球以及觀看足球,從未見過有領隊會在國際大賽用輪流隊長制。馬些路、米蘭達與泰亞高施華,在本屆世界盃均當過巴西國家隊隊長,2018年5月之前,19場巴西比賽,泰迪用了15位隊長,巴西隊長之位,猶如我們踢街波猜王帝,在外圍賽尚可應付,到決賽週卻是另一回事。在決賽週一個月內要應付7場高強的國際賽,一位身先士卒,以身作則的隊長是十分重要。若想尼馬專心比賽,減少誇張的動作,一個隊長臂章絕對可以令他冷靜下來,如想有壓場感及指揮全隊,泰亞高施華也是適合不過的人選。

作為一個領隊,連決定隊長的能力也沒有,更遑論奪取世界盃冠軍。若不是巴西出局,決賽由誰做隊長,肯定也會惹起球隊的議論,說到這裡,根本不要用更多篇幅解釋今屆死因。巴西教練從來也不是戰術大師,但至少每一個比賽細節都需要有明確的指示,連隊長職責也不清晰,真是應驗了曼聯堅尼的名句:「隊長的最重要角色是擲毫!」

沒有PLAN B

今屆賽後,很多人都說,巴西沒有PLAN B,應配以高大中鋒,以備不時之需。的確,這想法並不是一面倒出錯,1982年沙仙奴高達1.91米,1986年的加沙基迪、2010年格菲迪也是長人,2014年的祖奧、費特身高一流,但並不配合傳統巴西足球。1982年的沙仙奴,更是經常被伊斯多奴入替後,巴西轉打無鋒陣,由薛高、蘇古迪斯輪流後上埋門,攻勢更見流暢。

此外,巴西講求整體技術配合,並不需要硬朗衝刺型前鋒,1998年決賽週,在艾爾巴與艾蒙度之間,薩加奴還選擇了傳統臭馬艾蒙度,最主要原因是他更接近南美打法,更融入森巴足球。

今屆捷西斯、尼馬、古天奴加上韋利安,基本上是自2006年後,最具森巴風格的一隊。可是古天奴經過多年歐洲搵食後,缺乏了藝高人膽大的個人突破。捷西斯啞火,韋利安時好時壞,D哥斯達受傷未能成為必然正選,前鋒線只有尼馬一人敢於個人突破,只要盯緊尼馬,巴西就斷了一半攻勢,薛高、3R年代是從沒有出現過此情況。以往巴西處於落後時,總會加入攻擊球員打破缺口,今屆D哥斯達與費明奴某程度做到這功能,可是8強比賽奧古斯圖的遲來入球,令巴西飲恨,由始至終,巴西根本不是以高大中鋒PLAN B應對落後情況。

號碼訓練

經歷今屆巴西出局,可能又會有不少人認為巴西應加強戰術訓練,意識提昇,專注防守……..等一系列意見。對於巴西往後的出路,很記得8年前訪問郭家明,他道出了巴西國家的足球訓練文化:「世界任何地方,都有自己的訓練方式與哲學,唯獨巴西是與別不同。巴西人是以號碼作訓練,1號是門將,2號是右後衛,3、4號是中堅、6號是左後衛,5號與8號是中場中間的兩人,7、9、10、11是右左中場與前鋒,巴西大多數是4-4-2陣式,在巴西爭正選很簡單,從小到大都打同一位置,並且成為全國最佳才能當上正選,巴西教練工作與我們不同,他只需要選擇最佳11人就可以。巴西足球從來都沒有通天佬官,球員從小到大都只是打一個位置。」

巴西這種訓練方式,正好解釋他們的足球文化。要成為巴西國腳,一定要學識不打高波,同時擁有街頭戰士式的膽量。朗拿甸奴與加卡同樣是出色的巴西10號球員,可是朗拿甸奴在場上擁有街場式的神乎奇技,是與加卡截然不同。撇除個人紀律,朗拿甸奴是每一位教練都想擁有的球員,今屆巴西只有尼馬與D哥斯達,擁有這種昔日巴西街頭足球的膽量,在世界盃挑戰列強防線。

球員太早出國

巴西與阿根廷是南美足球人口最多兩國,近年面對一個問題,就是球員太早出國,失去了本身的足球風格。古天奴、迪亞高哥斯達、比比、艾爾巴、加卡、迪高、馬些路,全數都是很早出國的巴西球員,而部份更轉國籍代表其他國家。這批巴西球員,很多經過在歐洲長時間踢球後,根本與其他歐洲球員沒有分別。黃興桂早前於香港電台的節目,分析巴西球員不再森巴的原因十分獨到:「巴西球員只有早熟早殘,沒有大器晚成,因為經濟環境,巴西很多球員一早就外流搵食,部份巴西二、三線球員在國內的人工,較踢港超更少,不少巴西人為找更好的生活,離鄉別井,甚至轉國籍,這也影響到巴西足球發展。」很多歐洲傳統足球強國,受到全球化影響,球員成長改變,同時也改變了足球風格。

巴西人經歷這次挫敗,是否像辛坦拿、彭拿利與薩加奴一樣,仍然堅持森巴風格,是他們復興的最重要因素。現代足球越來越著重數字,如只研究數字就能勝出一場球賽,就如一些金融投資預測分析一樣——意大利可以奪得2018俄羅斯世界盃冠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