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建燁

建燁,現任澳門《訊報》專欄作者、澳門《華僑報》天文版編輯之一、澳門天文學會宣傳部長、環球舊聞:世界老檔案頻道 Global Old News: The World 's Oldest Archives Channel-總版主、 廣州 Canton-總版主。 網誌

國際

回味昔日澳門賽狗場歷史足跡

回味昔日澳門賽狗場歷史足跡
廣告

廣告

隨著二零一八年六月三十日晚上,澳門賽狗場最後一場賽事鐘聲響起後,再經過今年七月二十一日之後,澳門賽狗正式成為歷史一部份。希望從一些老資料當中,回味昔日澳門賽狗歷史足跡。

澳門賽狗場的名字全稱為逸園賽狗場,是一個位於澳門半島西北部蓮峰球場當中用作賽狗的場地。從觀察一些老地圖,可發現澳門賽狗場和附近周圍變化情況。例如觀察由澳門地圖繪製暨地籍局出版的一套澳門歷年衛星高空拍攝明信片,以及由澳門基金會在一九九九年出版的《澳門地圖集》。當中可以發現,澳門賽狗場原址在二十世紀初是一片大海,後來經過填海造地後成為一片可發展的土地。從一九四一年衛星高空拍攝明信片可見,澳門賽狗場身處位置非常接近內港,隨著不斷填海造地,土地也不斷擴張,海岸線也與澳門賽狗場距離越來越遠,附近也有越來越多建築物出現。

為何當時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澳門可以成功辦賽狗?參考香港《工商晚報》在一九三一年七月十日所記載,原來是由於當時屬於國際大都市上海被禁止賽狗,加上澳門賭博經營合法化。所以當時賽狗活動可以轉移到澳門當中舉行。另外該場主人在一九三一年七月九日派人坐輪到上海搜羅賽狗約三百多頭,大約可在一九三一年七月內過港運到澳門。可見當時澳門賽狗活動蓄勢待發。

根據香港《工商晚報》在一九三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所記載,澳門賽狗場在一九三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晚上九點首次開幕。新聞首先反映當時開幕活動情況:「由代澳督舉行揭幕禮,禮畢,即行開賽。」接著反映當時開賽後的情況。由於人多,散場時,汽車和人力車求多於供。附近餐廳生意極旺。雖然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澳門賽狗活動維持時間不長,可是也曾經舉辦一些喜慶活動,例如根據香港《工商晚報》在一九三二年十月十日所記載,澳門賽狗會在雙十國慶日重資聘請技士表演絕技。這個活動表演到一九三二年十月十一日的晚上。

這個活動受歡迎的其中原因,最主要時門票便宜,其次就是技士們吸引力。當年澳門博彩業沒有現在這麼多元化讓旅客更多選擇,當年也沒有大型旅遊渡假村,當年賽狗場正式開幕這個新聞已很不得了。這個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出現的澳門賽狗場,最後由於經營賽狗公司經營困難,而在一九三六年停辦,其中是由於養狗開支大的原因。

早前澳門賽狗場此地曾被用作難民營,澳門賽狗場新主人「趕忙修建各項設施及重整賽道」(澳門逸園賽狗官方網站)。根據澳門《市民日報》在一九六三年四月廿九日報載,原來當時二百五十頭賽狗,在一九六三年四月廿九日於利為旅餐廳,由何賢主持攪珠配賽狗主活動,最先申請買狗之一百五十位會員將會成為狗主。不過在二零一八年七月起,隨著澳門賽狗活動的結束,為賽狗配主的活動也同時成為歷史。可惜當時報紙太蒙,無法看清當時澳門《市民日報》如何報道攪珠配狗主活動。澳門逸園賽狗場於一九六三年九月二十八日舉行開幕禮,重開首場賽狗的活動,這是攪珠配狗主活動之後的後話。

後來到了一九六三年九月二十八日,澳門逸園賽狗場才重新開業。當時重新開業盛況,可根據澳門逸園賽狗官方網站資料感受到:「在賽事重開時,整個澳門為之瘋狂,場館內外車水馬龍,四處可見等待入場的龐大人群或是排隊下注的人龍(當時最低投注額為壹元)。只有一水之隔的香港也感受到賽狗的魔力,在每個週末由香港駛往澳門的渡輪都擠滿有意一睹盛況的狗迷,對於來回超過幾小時的航程,一點也不在意。」不過到二零一八年上半年的澳門賽狗場投注率或者入場率,不能與當年相比。

澳門逸園賽狗場在二十世紀還有一些令人觸目驚心的事件。首先就是根據新加坡《南洋商報》在一九六六年五月九日所記載,澳門賽狗總會在一九六六年五月八日發生炸彈案,商業界巨子狗會董事長、澳門華人代表何賢夫婦受到重傷,另外還有兩人受傷。何賢貼身保鏢黃子雅曾經出書《何賢與我》回憶,何賢曾經拿出幾千元港幣給歹徒,讓歹徒離開澳門,到其他地方去做小生意,以後不要再做害人的事。可見何賢待人非常心胸廣闊,也仗義疏財。

第二就是澳門賽狗場的賽狗曾經被人為落毒,例如根據加拿大《大漢公報》在一九六五年八月三十一日所記載,名為「飛捷」賽狗曾經被人為落藥害死。根據澳洲《堪培拉時報》在一九七二年七月二十二日所記載,有一名女子落毒害死二十多隻賽狗。另外根據香港《工商日報》在一九八零年一月二十八日所記載,名為「觀塘」賽狗疑被人落藥。這些行為令人難以接受,可能是當時賽狗場保安設施不足,而出現這種情況。

第三就是澳門逸園賽狗場一直被其他社團和機構,借用作為舉辦運動會等活動的場地。何賢、馬萬祺、崔德祺等澳門名人曾經到場主持活動或作嘉賓。第四就是在一九九零年發生的三二九大特赦事件,澳門逸園賽狗場曾經作為無證人士登記身分證的地方。當時有幾萬人同時湧入澳門逸園賽狗場,後來更有人踩人事件,導致許多人受傷。

另外一些人物與澳門逸園賽狗場也有一段歷史。還有按照新加坡《南洋商報》在一九六九年四月三日所記載,由於香港明星們日趕夜趕賭狗賭馬,他們因此而多鬧窮上來。其實這絕對不是新鮮事。相信直至現今世界各地許多明星,都曾經來過澳門賭錢。至於他們賭什麼為主,賭了多少次就不太清楚。

筆者當然有去二零一八年六月三十日晚上,這個澳門逸園賽狗場最後一晚賽事。感覺有點唏噓的是,許多當晚去到的客人以拿著照相機周圍拍攝和純粹欣賞人數,要比投注人數要多。相信許多人會認為再不去欣賞和拍攝,未來就沒有機會了。也感覺有點唏噓的是,場內許多設施都非常陳舊,例如地下投注站當中冷氣機等。還有與澳門逸園賽狗場有關的一些物品是值得留念,就是入場券和投注紙,還有一些有關投注賽狗的資料單張,不知道曾經去澳門逸園賽狗場觀看賽狗的讀者,有沒有保留起來?原來現在澳門賽狗場需要十元葡幣購買門票才可進入,不過查看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由澳門旅遊司出版旅遊小冊子所記載,當時只需要二元葡幣就可購買門票了。

其實澳門賽狗場涉及澳門近現代史不只是以上這麼少,希望澳門賽狗場原址在未來規劃上,保留或者安排一個地方作澳門賽狗場歷史博物館。未來到時候就算這個澳門賽狗場從此消失了,也不至於被所有人忘記在澳門賽狗場曾經發生的澳門近現代史。

原刊訊報,2018.7.20 修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