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東北村民拒政府拆遷方案 堅持農民必須留在農地

東北村民拒政府拆遷方案 堅持農民必須留在農地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將於明日討論古洞北及粉嶺北新發展區撥款申請,當中包括粉嶺馬屎埔農戶的安置方案。然而,馬屎埔村村民上周才突然收到發展局建議的「特殊復耕計劃」安置方案。局方向村民提出18個可供租用的農地選址,並斷言拒絕「耕住合一」的方式。逾二十名馬屎埔村民批評安置方案欠缺誠意,不會接受方案,重申「耕住合一」的訴求,強調「農民必須留在農地」。

_DSC6447
馬寶寶農場成員袁易天

馬寶寶農場成員袁易天表示,在上周二收到發展局聯絡,表示翌日開會商討安置方案。袁稱,發展局僅在會上提出18塊土地選項(政府土地10塊;私人土地8塊),予村內農戶租用,彌補將受影響的30塊農地,並強調不會實行農戶一直提倡的「耕住合一」原則,只計劃在蕉徑農業園的範圍內提供約150呎的宿舍,供農戶留宿。

袁易天炮轟局方拒絕「耕住合一」,已反映政府「唔係想搞好農業」,重申「耕住合一」是農戶的基本生存條件,「農民必須留在農地」。他又指,政府要求農戶於今年年尾內遷走,但一直沒有完善的安置方案,「一家人又點可能住150呎宿舍」,加上時間倉卒,令農戶頓變「耕種難民」,「搬屋都幾個月啦,依家係搬幾十戶農地喎」。袁直言,發展局所提出的農地選址並不理想,有選址遠至深圳河、有選址位於野豬出沒的山地、大部份選址面積亦不足一斗地,不符合農戶四斗地的需求,「有冇山水?有冇電?咩都冇講」。

_DSC6472
蕉徑長瀝關注組成員梁德明(中)、農夫譚偉文(右)

於蕉徑耕種的農夫譚偉文則稱,「耕住合一」對農夫而言是必要的條件。因為農業通常是家庭式經營,農務工作都是「邊個得閒就邊個照顧住先」,加上有時農作物在收割後仍需加工,「冇可能收完再搭車上樓嘛」,所以農地有必要與住處相鄰。他指有一直跟進蕉徑農業園,與政府代表開會,並要求「耕種合一」,但官方從來沒有清晰交代,直言「冇呢樣(耕住合一),冇農民」。

蕉徑長瀝關注組成員梁德明質疑,政府急於提出方案是希望在四月一日本財政年度完結前通過撥款。他指撥款最邪惡的地方在於,政府將粉嶺北前期工程撥款綑綁在「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整體撥款」之中,連同其他民生工程一同審議,令反對撥款易被扣上「阻礙民生」的帽子,變成令農戶成為戰靶。

_DSC6477
左起:馬屎埔村民盧永燊、區晞旻

馬屎埔村民盧永燊就表示,村民現正受政府及地產商恆基夾擊,逼使他們盡快遷走。他指,恆基在強行圍封農地後,村民每日都遭受地盤工程滋擾,有時是打樁所產生的噪音,有時則是鑽挖土地所帶來的震盪,歷時已近一年。盧指,村內大多數是長者,地盤與民居就只有數米之距,慨嘆「計劃一直在折磨村民」。他又稱,有村民曾不適而召喚救護車,但因地盤封閉了原本村內的出入道路,需靠居民引路而延誤救治。

_DSC6550

記者:周頌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