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區

天秀墟開荒商戶不獲續約 批東華三院過橋抽板

天秀墟開荒商戶不獲續約 批東華三院過橋抽板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3年開業的天水圍天秀墟,原於「扶貧」為目標。六年之後,東華三院收緊管理,有10檔商戶於農曆新年前被要求遷出,包括開墟的「開荒牛」。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鄭松泰昨聯同商戶召開記者會,促民政事務局介入,他們亦將於翌日(2月14日)早上到「天秀墟豬年新春團拜」請願。

由政府設立、東華三院管理的天秀墟,自2013年起營運,以「為弱勢社群創造就業機會,推動社會共融」作旨,共有177個月租檔位,每檔鋪位約有4平方米的空間,主要以乾貨、雜貨及海味舖為主。東華三院自2014年起實施「檔主需親自駐檔」及「營運時間要求」的守則,最新的守則規定每月營業不少於20天及每天營運不少於8小時,稱目標為防止檔位閒置、私下轉讓予他人從中獲利,和被濫用為貨倉的情況。

天水圍天秀墟十檔商戶,於農曆新年前被東華三院以「未達到營運時間要求」,要求於2月1日前遷出,影響商戶包括已在墟市苦守多年的「開荒牛」。

IMG_5795

經營海味舖的葉女士指,天秀墟剛營運時是十室九空,「開咗成日都係零雞蛋」,加上舖位狹窄不能容納太多貨物,故多申請一個舖位。東華三院當時回覆指可以以他人身份代為申請,以「孖舖」的形式繼續經營。葉女士指,至天秀墟漸有起色後,新任天秀墟經理認為人流暢旺而且申請者眾多,「過橋抽板」地趕走十檔商戶,但卻縱容其他「孖舖」的商戶經營。葉女士認為東華三院作為慈善機構,此舉是「逼死」他們,「一開始無諗到係咁,依家就好似被東華玩緊」。她批評東華三院於農曆新年前要求她遷出,令她因無法銷售預早購入的年貨,而損失近80萬。

天秀墟每日均有巡察制度,職員會每小時巡邏,並用攝錄機點名。葉女士斥責是「監獄式簽到」,就連用膳和如廁都擔心會錯過點名時間。她指東華三院會採用警告信制度,商戶收到三次警告就要「收舖」。

經營雜貨店的黃先生指,自己需要經常外出送貨,不能親身點名,最終不符合「營運時間要求」而被逼遷出,他指自己已年過六十,工作能力低,質疑東華三院現時的管理與「社會共融」、「基層扶貧」初衷截然相反。

經營糖果零食鋪的洪女士直言,天秀墟問題在於管理上出現偏私和濫權,她斥責新任經理與某些店舖關係密切,即使那些店舖出現違規,超出營業範圍擺買亦不會被警告。洪女士得知自己因「未達到營運時間要求」而要求遷出後,曾向管理層查詢出席紀錄,但管理層卻以「需要查一查」作藉口,至今仍未能向她提供紀錄,「我哋有權知道!」她曾向東華三院總部投訴新任經理執法不公,但最終卻被新任經理恐嚇「你同我講就得,唔使同總部講」。洪女士會後更向記者透露,曾有東華三院社工協助他們,但該社工近月無故被調遷,質疑新任經理是否想「換血」。

洪女士
天秀墟檔主洪女士

立法會議員鄭松泰指,天秀墟大部分商戶都屬單親家庭或長期病患者等,原意是希望透過天秀墟自力更生。他和商戶促東華三院撤回於2019年2月1日收舖的行政決定,民政事務局亦應介入事件,聯同東華三院檢討天秀墟營運及管理安排。

熱血公民逸澤區社區主任王頴思會後表示,星期四(2月14日)東華三院將舉辦「天秀墟豬年新春團拜」,屆時會有高層到場,他們會到場請頊。

DSCN3660
王頴思、鄭松泰

東華三院回覆查詢時指,由於有檔戶反映舊有的簽名制度無法監察檔位被用作貨倉以及一人看守多個檔位的情況,故於2017年11月經管理諮詢委員會通過後,以拍照方式代替簽名制進行點名。東華三院又指,巡查駐檔的記錄屬個別檔主的個人資料,檔主需要經既定程序申請方可檢閱及知悉。東華三院稱若遇特殊且合理的情況而未能達到駐檔要求,可提供有效證明上訴,並由非東華三院代表組成的天秀墟上訴委員會,以客觀及獨立方式去討論及議決個案,確保裁決公平公正及合理。

針對是次事件,上訴委員會亦已開會審視17名檔戶上訴呈請,其中三檔上訴得直,其他上訴不得直的14檔檔户,當中尚有9檔仍在商討交還檔位的安排。東華三院更特別指其中7名檔主在墟內佔用兩個或以上檔位,即使上述有關檔位不獲續約,他們仍然持有檔位繼續在墟內營運生意,自力更生。

記者:陳紫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