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兆彬

前學聯副秘書長,註冊社工,業餘時事漫畫工作者,自由撰稿人,二次創作愛好者。夢想是能夠讓世界變得美好。 網誌

政經

區議會容許市民進行直播嗎?十八區情況大不同

區議會容許市民進行直播嗎?十八區情況大不同
廣告

廣告

近日,發展局副局長廖振新到屯門區議會介紹「明日大嶼」東大嶼人工島計劃,有旁聽市民用手機進行Facebook直播遭阻撓,最後更被警察驅逐離場,極度荒謬。

相對於立法會,區議會的透明度極低,所有會議都沒有官方的聲音和視像即時直播,未能親身旁聽的市民無法即時知道會議正在討論什麼,難以監察民選議員,只能夠等待區議會秘書處事後(可能要等一段長時間)上載錄音聲帶和會議紀錄到區議會網站。關於區議會是否容許市民做手機直播的問題,筆者最近去信十八個區議會查詢,發現原來各區的情況大不同。

根據十八個區議會秘書處的回覆,「東區」、「荃灣」、「元朗」、「葵青」和「屯門」這五個區議會禁止旁聽人士進行Facebook現場直播,而其餘十三個區議會則表示容許或不禁止旁聽人士在會議期間進行直播。

●東區區議會的回覆(節錄):

所有旁聽區議會會議的人士在會議進行期間,不得拍攝照片、進行錄音或錄影。新聞界則不在此限,但必須在不影響會議進行的情況下及登記後,於指定範圍,進行拍攝、錄音或錄影。因此,市民可旁聽區議會大會、委員會及工作小組的會議(閉門會議除外),但在會議進行期間不得拍攝照片、進行錄音或錄影(包括進行現場直播如Facebook live)。 東區區議會亦將於明年初就《東區區議會會議常規》(包括上述規定)作出檢討。

●屯門區議會的回覆(節錄):

除非主席/委員會主席/工作小組召集人於聽取議員/委員/工作小組成員的意見後另作決定,否則公眾人士(不包括新聞界)在旁聽區議會/委員會/工作小組的會議時不得拍攝照片、進行錄音或錄影。因此,公眾人士在旁聽區議會/委員會/工作小組的會議時不得進行現場直播。

東區區議會及屯門區議會容許新聞界進行直播,但普通旁聽市民就不可以,原因究竟是什麼則未有解釋。另外,東區區議會將於明年初作出檢討,也是一件好事。

● 荃灣區議會的回覆(節錄):

根據《荃灣區議會常規》第49(5)條,在會議進行期間,所有旁聽區議會會議的公眾人士在會議場所內必須關掉響鬧裝置及不得使用電訊器材通話。因此,在會議進行期間,在旁聽區議會會議的公眾人士不可以進行拍攝,包括Facebook live。

● 元朗區議會的回覆(節錄):

《元朗區議會常規》列明在會議進行期間, 所有旁聽區議會或委員會會議的公眾人士在會議場所內必須關掉響鬧裝置及不得使用電訊器材通話 。按區議會秘書處的日常觀察,列席元朗區議會的會議的市民都遵守有關的要求,包括在會議進行期間沒有進行視像直播。

《荃灣區議會常規》和《元朗區議會常規》都有訂明:「在會議進行期間,所有旁聽區議會或委員會會議的公眾人士在會議埸所內必須關掉響鬧裝置及不得使用電訊器材通話。」但如果有人使用一部不會響鬧的攝影機進行Facebook直播,究竟它算不算「響鬧裝置」?而Facebook直播為何被歸納為「電訊器材通話」?

● 葵青區議會的回覆(節錄):

出席、列席或旁聽區議會會議的人士須遵守<葵青區議會常規>:

「在會議進行期間,所有出席、列席或旁聽區議會會議的人士在會議場所內必須關掉響鬧裝置及不得使用電訊器材通話。」(〈葵青區議會常規〉第16條(3)及第42條(4))

「為免影響會議進行,所有出席區議會或屬下委員會會議議員、委員會委員、公眾人士和列席旁聽者都要關掉手提電話和鳴響式傳呼機。不自律者,主席可下令要其離開會場。」(〈葵青區議會常規〉第45條(2))

根據以上規則的精神,旁聽人士不得使用電訊器材通話及要關掉手提電話,因此不能以手機進行facebook live。

葵青區議會的回覆大致上與元朗和荃灣差不多,但有趣的是,原來《葵青區議會常規》規定所有出席人士都要關掉手提電話,連區議員都不例外。其他區議會似乎沒有這個規矩,筆者相信這條規則已經過時,議員在會議期間怎會關掉電話呢?

這五個區議會不准旁聽人士攝錄或手機直播會議,當然值得批評,因為會議內容又不是什麼高度機密,市民監察自己投票選出來的議員,關注自己社區的事務,實在合情合理。但更值得批評的是,為何全港十八個區議會都沒有官方的視像直播呢?以今時今日的科技,區議會設立一套官方的視像直播系統絕對不是難事,不會花費太多的公帑。市民對區議會的要求越來越高,為了提高透明度和向市民問責,各區議會應盡快提供官方的視像直播。

最後想補充多一個資訊,台灣各個縣市的市議會其實都有類似的問題。去年10月,台灣政府內政部通過了《地方立法機關組織準則》修正草案,終於規定各直轄市、縣市議會的大會應透過網路或電視全程直播,而大會及委員會也應該全程錄影,並於15日內於網站上公開。而上星期,時代力量三位台北市議員召開記者會,指出台北市議會只得大會有直播,各委員會只有會議紀錄和錄音,所以她們要求直播所有會議,讓議會更公開透明。

提高各級議會的透明度是世界大勢所趨,香港的立法會算做得不錯,至於區議會則必須急起直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