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報喜!中大設立斬樹審查委員會 池旁路老樹﹝可能﹞有救

廣告

廣告


●輕佻前言

如今中大學生轉數之快實在令人興奮。保樹黨於池旁路髹油後,有同學在論壇留言,大意為斬唔斬樹佢唔關心,佢最關心有人破壞公物;之後大夥兒嘩啦嘩啦地討論什麼是私有公有。四月十九日,保樹壓力成功逼校方撤回斬樹申請,有精靈學生馬上贈慶:破壞公物就能逼校方屈服,咁仲成世界?「一時得勢而令佢地自以為是。」亦有同學將「保樹英雄」高帽派給在論壇一夫當關的F君,搞到佢面都紅晒。

真的很想知道,論壇的同學知道以下消息後會給寫出什麼拍案叫絕的回應。協理副校長許敬文繼十九日凌晨通知我們,校方下令校園發展處撤回池旁路斬三十五棵樹的申請後,昨日﹝二十一日﹞又向校園發展監察聯盟三名老中青召集人表示,校方決定成立斬樹審批委員會制衡校園發展處,日後所有斬樹工程都要經委員會審批才能開工。委員會成員包括嘉道理農場代表,組織架構會先諮詢中大員生﹝我們絕不會同意校園發展處派代表加入,像目前審批斜坡工程的岩土委員會那樣﹞。許副校長承諾,所以涉及斬樹的計劃都不會開工,待委員會在一至兩個月內成立。他說,池旁路工程今個暑假開工的機會近乎零。

另外,由地資系林健枝教授主持的校園督導委員會亦已經通過,繪製中大生態地圖,標明所有有價值樹木和特別生態區的位置。許副校長表示,有關工作可能歷時兩、三年。

這些改變都是校園發展監察聯盟樂於見到的。民間自發的山城聯署和保樹立人行動在這麼短時間內能推動校方進行結構改組,實在是校政民主化的重要勝利!

●入肉

在超過兩個小時的會面中,許副校長回答了很多問題,給我們一個了解大學高層想法的絕佳機會。

一﹞池旁路工程緣起與校園發展處思維分析

池旁路工程的故事說起一匹布咁長。許副校長記不清楚事件發生的確切時間,他說是校園發展處首先提出池旁路太窄,有需要擴闊,然後就請工程公司設計擴闊路面工程。他說,工程公司最初提出要斬百多棵樹,校園發展處知道沒有可能「過關」,要求修改,之後減到八十棵,再要求改,最後改到三十九﹝之後再成了三十五﹞棵。許副校長說,校園發展處認為三十五棵是可以接受的水平,怕再減會激走consultant,於是就在二月二十八日在網上公布,「計劃在二零零六年中動工,並於同年底完成」。

許副校長之後說了兩句我至今仍懷疑的話。我問:「中大和工程公司的合約中,是否列明要擴闊路面?中大是否因為不想賠錢而至今仍堅持擴闊路面?」許副校長強調:「就算現在說不擴闊路面,中大亦不需要賠錢。」副校長又保證:「目前仍未確定開工的contractor﹝承建商﹞。」

第二個說法特別難以置信。一名專做斜坡和擴闊路面的土木工程師表示,校園發展處於二月二十八日實牙實齒說年中會開工,沒有什麼可能未確定承建商;而且負責設計的工程公司絕少會在施工地點畫上詳細工程標記和在樹幹上綁危險帶,那是承建商才會做的事。第一個說法比較複雜,目前正諮詢專業人士意見,稍後再解釋。

好了,聽完許副校說,現在輪到我發炮。根據校園發展處的招標紀錄,池旁路工程在零五年一月六日已經截標﹝Tender No. CDO2004166﹞,計劃名稱是Stabilization and Improvement Works at Pond Crescent and Adjacent Sloping Area,沒有列明是「設計連工程」還是「純粹設計」。四份標書的價錢分別由一千萬港元至二千八百萬港元不等。由此向上推,即是說校園發展處最遲在二零零四年底已經決定要擴闊池旁路,或者再早一點,在計劃興建火車站廣場時已經決定了。﹝網上已經找不到火車站廣場諮詢的內容和結果﹞

如果你是校園發展處總監的人,可能也會像總監林泗維一樣感到委屈。從校園發展處的角度,池旁路無論是為了配合火車站廣場﹝對開路面已擴闊了﹞的發展或者是本身太窄,擴闊路面是唯一和老早已決定的目標,之後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更好和更快地完成目標。而在實踐目標的過程中,校園發展處已經千辛萬苦地﹝這個我倒是相信,外面的工程佬哪會珍惜中大的樹﹞將斬樹的數目由一百棵減至三十五棵,可謂「仁至義盡」。

但是,校園發展處可以自圓其說並不代表事情做得對。一個習以為常的程序居然推導出不合常理不合中大大部分員生期望的結果﹝斬三十五棵老樹﹞,正正說明制度失效了。熊景明老師用了個很貼切的比喻:校園發展處提的工程,猶如黃綠醫生游說一個健康的人動手術﹝她說得很好笑,容後補上﹞──你有沒有毛病不重要,反正理由總能找到,給不給錢動手術才是關鍵。

池旁路工程正是先決定動手術再找病因的典型例子。校園發展處至今也不能告訴我們,池旁路人流和車流的實質數據,現在到底是塞車還是塞人?他們重頭到尾也沒有認真了解問題﹝病因﹞出在哪裏,為什麼?根本不需要嘛,他們根本不用對症下藥,他們要的是動手術。很恐怖的圖像呢。如果校園發展處真的關心中大的生態、尊重傳統,真的是為解決問題而設,那麼他們和校方在二零零六年四月七日搞的諮詢會,就應該提前起碼一年半在二零零四年底舉行。在舉行之前,他們還應該先調查好池旁路目前的人流、車流和斜坡生態,再向中大員生提出初步建議。

我模擬一下:「各位,校園發展處調查後發現,池旁路的人車爭路問題,主要是由於繁忙時間人流過多。我們初步認為,擴闊池旁路行人路是解決人車爭路最直接的方法,但實行時要犧牲一批有幾十年樹齡的老樟樹,那是崇基書院一個很重要的生態區。如果各位不願意,我們會叫顧問公司以保樹為底線,設想其他可行的辦法。我們亦希望大家表態,到底中大長遠希望建立一個以人為本還是以車為本的校園,校方可以據此訂立指引,成為日後發展的原則。」﹝這樣的人話,校方到二零零六年四月還說不出來,反而是不斷用粗疏的照片來狡辯。﹞

有了這樣的諮詢,知道中大員生原來那麼關注池旁路的老樹,校園發展處行事時自然會更加謹慎。現在呢?發展處先在黑廂裏決定了一定要擴闊路面,然後以片面之辭游說大學資助委員會撥款,然後花至少一千萬招標﹝記着,我們不知道哪間公司中標,最貴的達到二千八百萬﹞請工程公司設計如何擴闊路面﹝而不是解決人車爭路問題﹞。黑廂一直作業直到大家在三月初發現大樹綁上危險帶,那已經是很後很後的階段,癌症已經到了末期。但大家都沒想到山城和保樹行動那麼成功,激起中大員生大反彈,工程被迫擱置,被迫重新諮詢,甚至被迫推倒重來。嚴苛一點說,因為校方和校園發展處沒有在適當時候諮詢,至少一千萬公帑可能已經白白浪費。﹝因此,為了向大學資助委員會證明自己沒有浪費公帑,校方自然會想方設法推動池旁路工程,否則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還有一點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大家有沒有發現,根據許副校長的話,校園發展處從一開始就盯着擴闊池旁路路面,一句也沒有提過維修斜坡。但蘊釀了差不多一年半,發展處在二月二十八日公布時,卻倒過來隻字不提擴闊路面,強調工程是斜坡鞏固及改善工程﹝英文為stability improvement works﹞?我很清楚將這個問題告訴許副校長,但他沒有回答的意思。要解答這個疑問和釋除上面兩個懷疑,我們必須知道二零零五年初中標公司的名稱和合約內容,以及校園發展處向大學資助委員會的撥款申請書。許副校長昨天沒有答應公開文件。請各位中大員生去信[email protected],要求校方公開兩份文件。另外,許副校長說四月七日重新諮詢至今,只收到一兩份意見書,請大家坐言起行,馬上寫封電郵,幾隻字都好,向中大校方大聲和清晰地反對斬樹。

我在四月十九日校園發展監察聯盟簡報會上,呼籲校方和校園發展處在池旁路工程上回到「不擴路不斬樹的底線」,許敬文苦口婆心地回應,「凱迪,你知道嘛,最難有共識的就是底線」。我被眼前這個死都要用公關語言包裝自己的不倒翁激到眼火爆。大佬,難度我們既能夠保護樹木又能夠解決人流擁擠的方案,不會比校方犧牲三十五棵樹的方案好嗎?校方五個所謂方案有的擴闊零點七米,有的擴闊三點六米,如此有彈性,證明校方根本沒有底線,點都得。咁樣的對手我點同你打。中大,你什麼時候才能變得堂堂正正?

待續……

後話:其實我很關心尼泊爾和伊朗女孩的情況,只是抽不了身寫,請大家在留意中大保樹之餘,用更多時間關心當地的情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