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蔭聰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社運

爭取最低工資路上遇到最無聊的阻攔

廣告

廣告

香港政治最令人氣餒的是,公民社會也好,民意調查也好,你嬴了,也找不到門路修法例,改造建制,還要每天看著曾蔭權「牙擦擦」大講強政勵治,最低工資就是這樣的一個議題。

最低工資,不只是勞工議題

今天到達修頓球場,看到勞永樂穿上社民連線的紅衣出席,有點意外,但更見此已不只是勞工界的議題;立法局二十五名議員支持立法訂定最低工資;台上有人說七成天主教徒支持最低工資;連曾蔭權也把只敢把這個燙手芋拋給勞顧會及策發會,不敢斷然拒絕。

反對最低工資的人認為,立法只會令工人處境更壞,原諒我想像力不足,聽過許許多多低薪工人的故事,你想像不到立了法如何比現在更壞;例如,你以為低薪工人只是中年人,原來KFC的後生仔女每小時只有十五元時薪,經過多年爭取,公屋清潔工人有最低工資,可是外判公司可以把「清潔工」改為「廁所工」,又可以再縮骨。

由二時許開始,參加集會者陸續來了,到四時左右起步時,有大概幾百至一千人,「民間爭取最低工資聯盟」帶頭,後面跟著是二十五名泛民主派議員,議員中最搶鏡的是扮麥當勞叔叔的工盟李卓仁;至於團體,社民連線的旗幟搶眼,連工盟的也被蓋過,但我留意到,年青人不少,特別是跟基層大學相關的一些朋友,沿途唱國際歌,為慣常沉悶的香港遊行增添點力量。

為何要如臨大敵?

五時許大隊到達禮賓府,警察如臨大敵,本來很輕鬆的氣氛也被他們搞壞了,沒有人相信會有甚麼暴力,警察卻架起重重鐵碼,把抗議群眾拒在後門的十多碼之外,更不許人走到後門旁的地方,最初只見四十名左右的警察,突然多了不只一倍。

李卓仁慣常談判,長毛慣常喝罵,叫大家往前衝,幾經擾攘,先移開一半鐵碼,後來才將其餘鐵碼移走,期間最有創意的是宗教團體朋友一起唱聖詩,氣氛一時間由混亂變成和諧有力。

接著群眾把手上的傳單,摺成飛機,飛進禮賓府,大家很高興,警察卻有點慌張,高級警察叫基層警察去警告甚至檢控放飛機的人,幾百警察有點天真,有點超現實,真的以為是到沙灘捉垃圾蟲,喊罵警察,卻給示威者包圍,把警察氣勢蓋過,經過一陣對罵,幾名警察也只好作罷;期間警察也真有點神經質,被示威者碰一下便大叫襲警,皇帝也沒有特區警察「咁矜貴」。

拋垃圾兼襲警?

至於聯盟帶去的巨型紅氣球,不知為何警察又不許大家推動,硬要搶過來,場面有點難看,無無聊聊,最後有點草草收場,一堆「雜物」塞給警察,李卓仁與泛民議員說,要曾蔭權下星期三施政報告中交待訂立最低工資時間表,群眾已大叫「曾蔭權可恥」,群眾早已預料到結果,不再扮作溫文有禮。

散會後與友人談起今天的示威,大家也認為,警察面對示威的手段極度非專業;本來遊行和平非常,動不了曾蔭權一根腳毛,沒有人要衝進禮賓府看錦鯉,更沒有任何鎮壓的需要,他們卻要左為難,右放欄,明明是政治集體行動,他們卻來捉人家拋垃圾襲警,以為是一般街頭聚眾,除了惹怒示威者,節外生枝外,沒有甚麼好處,大概上級下級皆害怕背黑鍋,所以才按本子辦事,好交待。

不過,這種「非專業」背後,正是因為有行政主導的威權政府作後盾,警察才可以如此官僚,可以把「政治」視而不見,因為,我們的政府就是要扼殺任何政治,人民有的,只是被警察鐵碼左攔右擋的街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