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性別

她她她她她的故事

廣告

廣告

A 的男友要到內地出差,長期的那種,好幾個月才能回港一次,為期三年五年說不準。

問她怕不怕,她帶點無奈地說:沒辦法啊,唯有順其自然。順其自然,大概也只有如此,但分隔兩地的感情真的不易維繫啊,我立刻又想起了 B。

xxx

B 的男友和她長期一水之隔(不是維多利亞港啦),好幾個月才見一次。我奇怪 B 怎樣維繫這段感情,她說:或許因為我獨立吧?補充一句,但我倆每天都通電話。

我懷疑,愛情是否真能在這種距離下茁壯成長。心靈的溝通當然重要,但能觸能碰能抱能吻的身體語言,又是否真的可有可無。能維繫這段關係,是因為海誓山盟的承諾,是因為不願改變的惰性,還是只因為我所認識的愛情太膚淺?

xxx

C 和拍拖七年的男友快要同居。兩人一起買了個三百多萬的單位,要供三十年。我嘩然:三十年?到時也離退休不遠了。她眨眨眼,笑說:會換樓的嘛!

三十年的承諾,真的長得有點不可思議。不過既然可以換,那麼這三十年的承諾也就不再是承諾了。當然我說的是風涼話,因為別說三十年,三年後會怎樣我也不知道,況且我沒有三百萬,別說三百萬,三千塊我也隨時拿不出來。

xxx

D 快要結婚了,恐怕有七八年沒聯絡,但因為我和他未來老公是舊同學,所以也收到紅色炸彈。記得當年其實是我『成功爭取』二人認識的,兩人都是初戀,那年我們都是十六歲,而今年我們都廿七了。

也許在祖父母的那個年代,一生只愛一人沒甚麼希罕,當然很主要是因為沒有選擇權,但那一脫的人始終也這樣走過。我們今天都像生活在超級市場內,琳瑯滿目,能夠一擊即中豈不難能可貴?然而,一擊即中的人又會否心有不甘,在他日面對誘惑時,又會否更容易做錯事呢?

xxx

還有E。E剛剛和糾纏已久的男友分手,便在偶然的場境遇上了他,和他飛快地開始了,但立刻又後悔,於是對他說:我們還是做回朋友吧,你不是我愛的類型。他坦然地接受了,但兩人都有點不捨,於是變成了一雙曖昧的朋友,做情侶會做的事,卻沒有情侶之名。

也許這算是另一種自欺欺人的承擔吧:將沒有承擔當成是最大的承擔,留戀歡愉卻在承諾前卻步。當然,我們也難免會問:承諾了又如何?對自己對承諾沒信心的人,世上不只一個。

xxx

寫完再看一遍,發覺原來自己很掃興,竟在中秋節盡說不吉利的話,還望各位恕罪。

中秋夜,祝願團團圓圓。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香格里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