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蔭聰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路訊通與神州答問

廣告

廣告

劉迺強先生以及他兒子劉方同學的連番動作,阿野的評論是:「政治來了」,我說,有人要把香港公民社會馴化,事後看來,這些看法既有點誇張,亦有點低估了嚴重性;「政治」不是來了,因為本來就在身邊,至於學聯的荏蒻,港大學生策反,固然是公民組織的政治爭奪,可是,我們不要忘記,更廣義的市民社會(civil society),亦在變。

較古典的civil society意思,的確沒有今天上街喊口號那麼政治立場分明,黑格爾也好,馬克思也好,他們所指的civil society,其實不過是一組國家及家庭以外的社會關係,它既是由「自由」勞動組成,也是一個商品市場,商業世界,一個跟從法治的空間,內裡亦有各類自願組成的團體,例如行會商會等等,十七世紀的歐洲已有。

突然生硬地談歷史,談理論概念,其實是為了討論日日坐巴士也看到的「路訊通」,打從上月底,大家便看到一個名為「國旗飄飄」的活動,這個由「神州答問」演變出來的節目,越做越高調,以前,只是偶爾跑出來的一堆資料,例如中國國民生產總值呀,人均消費額增加了多少呀,偶爾會有一些科技及文化資料,後來,大家看到右李李克勤,直至近日,又看到左麟譚詠麟,成為「國慶月大使」。

商界.新媒體.公民/政治團體

參與「神州答問」的機構非常多,主力應是新華通訊社,以及「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當然,九巴路訊通一直協助,直至今年的三月份左右,我才看到RoadShow非常高調推出更多活動,總經理伍穎梅告訴我們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我們以為Roadshow只是九巴用來生金蛋的鵝,原來還有其他用途:

「RoadShow一向以推動國民教育為己任,並冀加強香港市民對國情的認識。RoadShow今次很榮幸得到新華通訊社的鼎力支持,提供國家的第一手資訊,令全港每日約四百萬觀眾乘客,透過欣賞【神州答問】這套國民教育節目,能加深對國情的瞭解。」(出處)

這可以說是一次商界、新媒體以及親北京的公民/政治團體大結合,當然,還要加上李克勤及譚詠麟等娛樂圈中人,橫跨幾個界別,這次的文化政治運作場所,已不單是爭奪或挑戰公民組織的領導權,而完全是一項遍及香港「市民社會」的文化工程。

由認識到政治認同

這種文化工程可以討論的地方有許多,其中一個的特點,就是以看似中性的認識開始,再擴展成對國家的認同,「認識」與「認同」在整個活動中幾乎是互換等同的,當然,「祖國」與「政府/政權」又是互換等同的;先前的一段時間,只以各種數字上場,接著,伍穎梅說,這是國民教育,李克勤介紹完升旗禮後,又告訴我們,我們加深了對祖國的認識了。

節目內的認知意義不高,你大概只知道祖國蒸蒸日上,認同及以國家的發展自豪,它的內容無法使我們更了解每天發生的中國大事,它不會告訴你甚麼是上海社保基金的風波,陳良宇是誰,不會告訴你為了籌辦奧運北京城發生了甚麼事,也不會探討與香港切身的珠江三角洲污染問題,更不會刺激你去爭辯甚麼國家大事。

新媒體

路訊通的發展,已超越了一般意義下的廣告,它已成為一種特別的媒體,很像一個電視頻道,既有廣告,亦有資訊及娛樂,不同節目的穿插,你根本分不清各類節目的性質,當然,今天的電視節目也朝著這個方向發展(電視劇內賣紙巾、零食、速遞廣告),路訊通是一個極致,因為,它可以更明目張膽扮演政治宣傳的角色,不用避忌,不用理會任何廣播指引(按:謝謝肥力提醒,路訊通也受廣管局監管的)。

而且,這種新媒體的出現,帶有非常大的強迫性,坐在巴士內幾乎動彈不得,乘客難以規避路訊通的資訊,反而家中觀看電視節目的自由度要大得多,你可以關機、轉台及離開;所以,「神州答問」的效應如何,我不得而知,我估計它的效應不會如某些人所說的「洗腦」程度,但是,它的傳播方式,卻真像《一九八四》裡的強迫灌輸情景。

我會把「神州答問」視為一種新的政治技術,它結合新的社會政治組織,運用路訊通這種新媒體,跟隨著市民社會裡人群的流動,它不是從外面跑進來,而是與香港市民社會共生,走遍全城角落。

照片來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