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居港權運動之困境

廣告

廣告

星期天(2月20日), 去了甘仔和爭取居港權搞的音樂會, 希望多了解爭取居港權運動的發展, 這一爭(從97年到現在), 已經近八年了.

自從人大釋法推翻終審庭的判決後, 一群"超齡", 不符合出入境條例的港人子女, 展開了漫長的訴訟, 有些則不斷地上訴, 申請恩恤處理. 法例打散了運動的合法性, 港府有關167萬內地子女成為香港社會負擔的言論, 使社會對這群人充滿敵意和歧視, 不論他們說些什麼, 大家都聽不進去; 對他們被人大奪去法律所保障的權利的寃屈, 以及父母對子女的關愛, 亦沒有半絲的同情. 現在還在默默支持他們的還只有甘仔,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和學聯社運資源中心(八樓)的朋友.

運動缺乏社會的支持, 成不了社運, 為了凝聚力量和使這些沒有合法地位的港人子女可以在香港有所作為, 甘仔和八樓的朋友搞了一個居港權大學, 讓他們能學點電腦和語言等技能(這麼多年來, 因為沒有居港權, 這幾千人不能工作, 不能上正規學校), 並定期出版校報, 通知大家居留權發展近況.

當天的音樂會, 居留權家長會成員在台下有一個非正式的聚會, 六七人圍在一起, 討論非常激烈, 之後周伯說了一些耐人尋味的說話, 大意是: 我希望大家認清誰從一開始幫我們, 誰在當年支持人大釋法奪去我們的居留權, 認清誰是真正的朋友, 再去決定怎樣做. 我知道事件跟民建聯有關, 但詳情不大清楚, 後來從居大校報中看到這樣的情況:

"其他同學都因為參加了西環一個促進家長會而不敢和個別同學再有聯絡, 事因此家長會是由民建聯主辦的. 此會聲明不可以去參加任何的示威遊行, 不可以將會中的消息外傳, 否則將取消入會資格...

"民建聯很明顯地將爭取居權人士分化, 殺雞給猴看, 拿幾個個別同學的特殊情況來做做樣子, 讓大家都相信民建聯有這個能力. 也有主持此促進會的家長致電給其怹有入會的家長, 向有入會的家長做出承諾, 只要有入促進會就絕對可以得到身份證..."

我想, 要嗎這個民建聯搞的家長會就是說謊, 要嗎它就是可以凌架我們的出入境署和董特首, 是否應找一個部門來徹查呢?

從一社會運動發展的角度出發, 我希望居港權可以發展為一個新移民社群的運動, 因為最近很多社會矛盾都轉化成對新移民的歧視, 最明顯不過的是中產之聲把貧窮的原因歸咎於所謂 低質素 的新移民社群. 可是, 從目前居港權內部分化的情況看來, 它們很難成為新移民社運的力量, 感覺非常可惜.

rights of abode concert 003

說回音樂會, 若有五六十人參加, 前半是居留權的小朋友在台上玩遊戲當主持, 還有工人詩人鄧亞藍朗讀詩歌, 後半場主要是甘仔和八樓的音樂表演, 甘仔用半咸淡的廣東話唱"感謝你們", 每一次我都不太聽清楚歌詞的內容, 但可謂百聽不厭, 有種既恩惠又振奮的感覺, 另外他母親在幾個月前過世, 他作了一首新歌叫打敗死亡, 大有莊子面對至親死亡時撃鼓唱詠的情懷, 單就這兩首歌就不枉此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