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蔭聰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社運

舞台的誘惑:梁家傑的特首選舉

廣告

廣告

「如果能取得一百票,成為特首候選人,會有許多即時電視辯論,是一個好的舞台。」何俊仁在昨日的民陣內部討論會提出「舞台論」。

自相矛盾

這個舞台是好的還是壞的?社會民主連線的黃毓民引用孟子的「枉尺直尋」指出,追尋好的目標,不能用上壞的手段;社民連線在這個討論會上,放了一張印刷粗糙的傳單,狠批民主黨及公民黨參與小圈子選舉,認為他們此番做法是「自相矛盾,自毀城牆」,黃還補充說,這對港人爭取普選的訴求造成扭曲。

台下的黃毓民慣性激昂,批判狠辣,即使聽眾不到二十人,但是,台上的何俊仁與陳家洛氣定神閒,絕不發火,他們不約而同地說,梁家傑不會幻想跟曾平起平坐,可以有機會執政,目的是要如何推進民主運動。

界別選舉,不為界別利益

同時是公民黨重要成員,亦代表「高教界民主行動」名單的陳家洛指出,參選不為追求界別利益,但訴求很簡單:既爭雙普選,亦要求有競爭選舉,並爭取及支持民主治校,同時,也感到全港竟然只有20萬人可以間接選舉令人憤怒;他補充,高教界有許多混水摸魚的人,他們扮民主,想撈政治本錢,透過這個機會,可以揭露他們,作為一種見證。

IMG_2467他認為,參與選委會,與反對小圈子之間,不是非此即彼,他自己亦有參與全民投票運動,針對普選及銷售稅與最低工資進行投票,推廣民主運動。

把中產階級政治化起來

何俊仁不慍不火,認為現在的做法是動員人們去關注普選問題,讓人覺得這是小圈子選舉是醜惡的;他認為,我們不需要迴避07/08普選失敗,問題是怎樣做下去,應該多元爭取,雖有敵我之間的分歧,應該是策略的分歧。

民主黨平日大大小小的示威遊行也不放過,幾乎不遺漏任何選舉,支持梁家傑參選似乎也是如此,目標在於不放過任何機會,何俊仁自己便連港區人大選舉也參加過(你都咪話唔服佢!);他認為,現在不是最熾熱的時候,就算中產階級七一出來了,平日也不易動員,所以要製造機會讓他們參與討論及投入,要政治化他們。

舞台論是何提出的,他說,在這個舞台上,曾蔭權有許多議題不敢跟你拗,例如丁屋政策,因為這是特權,官商勾結的政策,曾也處於下風,我們要衝擊,讓人更清楚,讓人有意欲參與。

IMG_2472踢爛票箱?還是取消選委會?

黃毓民提出,要衝擊有許多方法,只是你敢不敢,當眾撕毀選票可以嗎?投票時犯法踢爛票箱可以嗎?十五位議員集體辭職可以嗎?

我不知道黃毓民或社民連線是否會做,但基督徒學會胡露茜肯定會發起取消選委會運動,她認為,市民已很清楚小圈子選舉的問題,但現在媒體荒謬地集中在兩人競爭,好像兩人真的是公平競爭的選舉候選人,卻看不到制度及權力問題;她補充說,如果她是中央,會讓梁家傑拿到一百票,讓人以為這個制度好像好正常。

莊耀洸代表深社協,作為一位長期參與民主鬥爭的中青代,他提出一個頗為科學的意見,他認為,我們需要評估不同鬥爭經驗的成果,例如,參選的成效有沒有,是否讓更多人參與,是否擴大民主空間;他甚至問身為學者的陳家洛:東歐的經驗如何?有沒有值得參考的地方。

需要民主論述,沒有統一論述

其實莊耀洸的問題,不只適用於參選特首,還是對各種建制及非建制鬥爭的經驗反省,究竟利弊在哪?目標為何?策略又如何?這可能是現在泛民主派最無法系統清晰反省,亦無法提出有力的鬥爭策略的原因,在分析不精準,檢討欠缺下,民主運動的各種策略,只流於各種價值及喜好的選取。

在這一點上,黃毓民是同意的,他認為,現在需要一個論述,推進民主鬥爭;不過,很明顯,這種論述無法在統一的民主陣線中推進,或清晰的分析中進行,總要在互相矛盾與扭曲艱難奮步。

會議結束,我問陳家洛,梁家傑是否可以高調參與反對小圈子選舉集會及遊行?例如十二月九日便有一個;陳家洛非常同意,胡露茜也同意,希望既參選特首又反對特首選舉的梁家傑,真的能產生一個具鬥爭意義的舞台,而不是協助製造和諧社會同歡唱的假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