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社運

十二月六日上午攔阻天星拆卸行動速記

廣告

廣告

昨晚深夜收到一則SMS短訊,內容如下"THIS IS LATEST 2 SAVE STAR FERRY. 8AM AT PIER TO FORM HUMAN CHAIN. SUPPORT SUPPORT." 這則短訊似乎流傳甚廣,有朋友說從另外的渠道知道了,還說有什麼猛料行為藝術家會出來搞作。

然後幻想就出來了。到底會有多少人來?我們沒有夾過,如何能做一條擋得住鏟泥車的人鏈?會不會有人把自己鎖在大閘上、或者鏟泥車上?又或者,我今天下午還能不能去利東街的城規會上訴委員會聆訊?

對於保留天星的運動,很多人都已經判定是一場必輸的仗,對上的星期日那個所謂「一二三大遊行」結果得一百人不到還有大堆民主黨大佬出來「收割」更令人氣餒。傳媒那天都只派攝記來了,即是說這單新聞只剩下圖像意義,卻沒有用文字解釋的需要。

掙扎起牀,九點才到現場。一看,也是那些熟悉的面孔,連我在內不到十人,坐在「天星工地」的汽車出入口。沒有人鏈,大家連手也沒有牽着,周圍除了警察和工程人員外,幾乎沒有途人,只有一個似乎是日本遊客的男人上前問:「where is the star ferry pier?」「這就是了。」

工程車駛進來,有朋友拿着「停手」的紙牌在車前站立拍照,照拍完了大夥兒讓開,工程車駛入。工地西面有很大聲的鑿地聲,鐘樓亦已經圍了架,似乎今天或明天就會將大鐘取出,然後一下就可將樓擊碎。

跟參與者傾談,大家似乎更像等候送終的孝子賢孫,多過手心合一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社運積極份子﹝有朋友說現在是「事後跟進」的階段,主要的工作是紀錄,讓香港人日後看到片會後悔﹞﹝關於社運積極份子這個帶負面意思的說法,請參考安徒的幾篇譯文﹞。但,這很大鑊呀!雖然我都唔想被標籤為社運積極份子,也知道幹實事的重要性,但既然人都來到了工地門口,對抗性也應該強一點吧。我坐到十點就忍不住走了,我在想,與其這樣認輸地頹坐,不如早點回家多聚集一些人,從詳計議──要多少人才能夠做一條有效的人鏈?要不要穿制服?要什麼道具?應該將自己鎖在什麼地方?像搞一場show一樣來一個詳細的rundown,列出所有可能性,然後昂首挺胸地大步踏向天星。

又其實,就算我這個傻佬是社運積極份子,在我背後也實在有人做了最基本的alternative方案。即是說,現在我們衝出來,不是除了擋住清拆外什麼都沒有,我們是有alternative方案的,一個保留鐘樓和皇后碼頭,又不妨礙政府起路的方案。而且,根據see網絡的網上民意調查,超過八成填問卷的人是期望天星碼頭和皇后碼頭原地保留的。

碼頭的主要部分在星期六前應該會開始清拆了,即是說,現在還未到悼念的時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