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何志平立法會內講大話 老屈古蹟部門建議拆天星

廣告

廣告

兩件事作引子。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馬時亨上星期六在商台節目中表示,因為「市民不接受」,所以停止推介商品及服務稅,做法「並無違反政府強政勵治的方針」。

● 雖然輿論和建築及規劃專業人士一面倒要求保留天星,並且提出了修改方案,但香港政府充耳不聞,鏟泥車亦繼續開動。面對同樣的「市民不接受」,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孫明揚說:「如果我們再拖下去就是決而不行,我們不能這樣永無止境拖下去,幾時先完呢?」﹝十一月十五日文匯報﹞

這些隨意任用的「強政勵治」、「決而不行」廢話廢詞彙,我們要聽到幾時呢?

主題一 報告天星運動的最新進展

今早收到仍然努力阻止拆毀天星的朋友來電。他說,保衛天星組織的朋友,已經將新的規劃申請遞給城市規劃委員會。原來的設想是,只要城規會受理,組織就有可能向法庭申請禁止令,暫援拆毀工程。可是,城規會方面指處理有關文件需要三個月時間,到時天星已經拆到乾乾淨淨了。

於是,組織今日改為努力聯絡各位立法會議員聯署信件,希望能靠他們的力量施壓。同一時間,仍然有朋友﹝據報今日上午只得兩位﹞到天星碼頭的拆毀工地試圖阻擬工程,來電的朋友表示,收到香港歷史博物館方面的消息,博物館的職員將會在明天及後天到地盤「收野」,有理由相信那些「野」包括鐘樓內的大鐘。因此來電的朋友希望有心之士明天中午十二點左右到地盤,盡量拖延工程,令專業界有更多時間循較正規的渠道施壓。詳情稍後再報道。

主題二 何志平立法會公然講大話

到了這個地步,保留天星似乎難以成功,但是,追究官員責任卻絕對要繼續幹下去。第一個要聲討的,是口口聲聲說「我是第一個保留(天星碼頭鐘樓)」﹝十二月五日香港經濟日報﹞、卻於十二月六日公然在立法會講大話誤導公眾的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

何志平十二月六日,以書面回覆立法會議員蔡素玉的提問。何志平表示:「因應中環填海計劃第三期的研究,政府曾於二○○一年進行一項建築文物影響評估,以評估該計劃對天星碼頭的影響。評估報告建議因受填海工程影響,天星碼頭須搬遷至新址。中環舊天星碼頭並不是法定古蹟或已評級的歷史建築,其文物價值不足以被考慮作原址保存。二○○二年三月,古物諮詢委員會曾就有關評估報告進行討論,委員會對報告建議沒有提出反對的意見。因此,我們並沒有計劃重新考慮把它列為法定古蹟,使其受到《古物及古蹟條例》的保護。」

來電的朋友將何志平提到、二零零一年由古物古蹟辦事處撰寫的評估報告傳來﹝網上已抽起了該份報告﹞,一看之下,實在令人吃驚。首先,何志平說「報告建議因受填海工程影響,天星碼頭須搬遷至新址」;但報告在唯一一段就天星碼頭前途提出的建議指,「將它﹝天星碼頭﹞搬去第4-7號碼頭的建議完全不受歡迎。當局應考慮將鐘樓、甚至是整個碼頭搬遷至一個與周圍環境和諧融合的新地點。﹝Its future home in Piers 4-7 proposed is entirely not welcome. Consideration should be taken to relocate the clocktower, if not the whole pier building, to a new home suitably in harmony with its surroundings.﹞」﹝報告第6.1.1段﹞即是說,古物古蹟辦事處不單沒有「建議」天星碼頭須搬遷至新址,更認為碼頭搬遷至新址的計劃「完全不受歡迎」。這是何志平第一個大話。

接着,何志平說,報告建議「中環舊天星碼頭並不是法定古蹟或已評級的歷史建築,其文物價值不足以被考慮作原址﹝in situ﹞保存。」這裏何志平跟大家大玩文字遊戲。古物古蹟辦事處的報告原文是要求當局考慮「將鐘樓、甚至是整個碼頭搬遷﹝relocate﹞至一個與周圍環境和諧融合的新地點」,卻根本沒有說「不足以被考慮作原址﹝in situ﹞保存」。這裏的分別是什麼呢?就是何志平試圖誤稱報告建議政府不要考慮作原址保存,然後誤導公眾以為辦事處不反對政府將天星碼頭拆卸。剛剛相反,報告建議的是搬遷﹝relocate﹞,熟悉規劃的朋友指,relocate是指原件保留再搬遷,而不是拆毀後按原樣復製一件。即是說,辦事處的報告反對政府拆毀天星碼頭,應該想辦法保留原件。我重申一次,報告是反對政府拆毀天星碼頭,何志平是在扭曲報告,誤導公眾。這是何志平第二個大話。

還有,何志平說:「二○○二年三月,古物諮詢委員會曾就有關評估報告進行討論,委員會對報告建議沒有提出反對的意見。」按政府網頁的資料,「古物諮詢委員會是一個法定組織,委員都是各有關領域的專門人才。委員會就古物古蹟事宜,向古物事務監督﹝民政事務局局長﹞提供建議。 」委員會的決定並沒有法定效力,而是作為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的參考。有消息人士向筆者表示,在何志平提到的二零零二年三月古物諮詢委員會會議上,並沒有專門就保留天星碼頭另立為一項討論議程,而相關會議紀錄中亦沒有有關天星碼頭的討論。消息人士指,雖然委員會確實沒有提出反對的意見,但這並不代表委員會贊成拆毀天星,因為如前所述,委員會並沒有足夠的機會作討論。這裏,何志平在「技術上」並沒有講大話,卻是試圖將拆毀天星的責任推卸到古物諮詢委員會上,誤導公眾。

先寫到這裏。

相片來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