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保存天星碼頭運動〕孫明揚在逃,全城大搜查!

廣告

廣告

13/12零晨最新消息
緊急呼籲:希望各位市民今天(13/12)早上上班時間前來天星聲援!

最新消息:二十名市民於晚上十一時左右,到達孫明揚於跑馬地的住所門外,要求與他立即停止清拆天星碼頭鐘樓;自昨天中午起,議員,市民,全港記者甚至乎警方均四出致電找他,卻找不到他的踪影,直至晚上十二點,孫乘著坐駕回家,對守後在門外的市民不聞不問。目前還有十多名市民守在門外要求孫公停止拆天星,重新規劃舊中環大會堂一帶。晚上一時,孫公仍然不願見人,市民把寫上訴求的示威畫紙交於大廈保安,然後散去,有些回到天星聲援仍然在地盆內的示威市民。

大約二十名市民,中午十二時許到達中環天星碼頭,阻止清拆工程,與現場工地工人及警察對峙,警察表示,現場為私人地方,所以讓工人把市民抬走;直至四時左右,張超雄、郭家麒與梁國雄到場斡旋。

到場阻止清拆工程的市民,於正午十二時許在地盤門口組成人鏈,阻礙車輛進入。下二時左右,他們發現地盤內工程仍然進行,認為阻塞門口沒有用,於是乘貨車駛出地盆時入內。

開始時,三位市民包括朱凱迪、陳景輝及Sam仔嘗試衝入,發現推土機在現場正鑽毀碼頭的入閘處,三人與工人發生爭執,陳景輝被工人抬出來,朱凱迪被勸阻離去,而Sam仔則成功爬上推土機與工人對峙,成功阻止工程。
star ferry demonstration
十分鐘後,約三時許,抗爭市民兵分兩路,一路五女二男,在天星碼頭右邊入口進入工地,由於大閘沒有上鎖,七人輕易入內;另一路約七至八人,包括藝術工作者及社運資源中心人士,爬上碼頭外圍的簷篷,有人拆掉綠色布幕,方便進行拍攝,其中一名人士遭警察指控刑事毀壞。

工地內七人要求會見孫明揚,卻遭工人包圍,工人外圍有一群警察戒備;警方表示,由於是私人地方,所以清場工作由工人負責;工人粗暴地推撞示威者,警察就手旁觀,還說示威者不知廉恥;後來,其中兩名男子被工人抬出,五名女子大喊非禮,工人不敢動手。

現場市民聯絡了立法局議員張超雄與郭家麒,兩人到場了解情況,並聯絡孫明揚與何志平等官員商討;據現場消息了解,兩名議員不斷致電孫明揚,透過辦公室,家裡和助理聯絡,孫卻完全沒有回覆,長毛亦於稍後到場聲援。由於在場市民要求孫明揚要就事件開會,暫停拆毀天星,重新考慮另類可行方案,但孫一於隱形,卻絕回答市民訴求,以致示威陷入疆局。議員由下午四時直至晚上七時多,仍然找不到任何官員回應。
star ferry demolition1
下午五時許,消防員不知被何人奉召到場,本來要把爬到簷篷平台的人「拯救」下來,可是,在場市民跟消防員解釋,這是公民和平抗爭,根本不存在危險,平台上的人也很安全,反而消防員爬上來,恐怕有可能把平台壓壞,造成危險,消防員亦通情達理,撤隊回府!

六時左右,工人收工回家,要求仍在地盆的四名女示威者離開,十名於大閘外預備蠋光晚會的市民,乘勢走入工地,到推土機旁,守候著政府的答覆,他們表示,要等到政府與議員達成共識,暫停清拆及保留天星碼頭鐘樓才會離去。

為抗議孫明揚漠視民意,並且逃避問責官員應有的責任,二十多名市民於晚上十一時,到孫明揚住所門外抗議;由於天星警員人數增加,大部份示威市民於晚上十二時離開,只剩下四人留守,孫公坐架才告出現,而這個問責官員卻對上前攔截的市民不聞不問;其餘示威市民接訊後返回孫明揚住所,要求他出來處理事件。

前天,傳媒發現何志平扭曲古物古蹟諮詢委員會報告書指天星不宜保留,事實上委員會報告指天星建築應被遷移 relocate(而不是拆毀).而專業界就中環繞道已提出兩全其美,即保留天星,又建新公路的方案,但政府卻不願意停下來,參考專業界的意見.

昨天有一名老前輩說,政府計算天星的日子有問題,1958年是天星小輪開航,但鐘樓落成日應更早約1957年,亦即是說鐘樓大概有49年的歷史,只差一年就受古物古蹟條例保護,政府急於此時拆天星,是怕多拖一年,壓力會更大.

圖一:為晚上十一時於孫明揚家門外示威的情況.
圖二:中午的示威人鏈
圖三:阿 sam 爬上推土機阻止工程進行
圖四:晚上七時示威人士在天星碼頭頂拉起橫額

(阿藹 12/13 1:21am 最新修改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