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喇叭書院》音樂型人

廣告

廣告

暑期近末,同學們總會有一種患得患失的感覺,失的不消說當然是慨嘆暑期霎眼已過,快樂不知時日過也不壞,最怕是回頭看一片蒼白﹕暑假我做過了甚麼?幸而得的是,你將可在校園生活的規律之中重新計劃和檢閱自己,年青人畢竟是要在充實的狀態下才會感到真正的愉悅滿足,《喇叭書院》帶給觀眾最大的感動也原於此。

日本導演矢口史靖曾拍過相當受歡迎的喜劇《五個撲水的少年》,可以預期新作《喇叭書院》依然是通俗文化的產物,頑劣學生的校園生活完全是青春電影的慣性處境,矢口史靖能夠做到別出心裁的,是成功令觀眾對角色產生親切感,片中的角色都悄皮真摰,一致的傻氣,創作人任憑幾個角色的劣根性﹕疏懶、散漫、野蠻、頑劣肆意橫陳,是遵從「小人物喜劇」的原則,是默默認同這種種性格是人之常情,令亦同時擁有這些「人之常情」的觀眾暗暗釋懷,那片中人最後團結做大事的過程便更有勵志效力,因為觀眾的精神已無形中與角色同步,最後對吐氣揚眉的憧憬是他中有你、你中有他。

這種戲劇格局可說是商業電影的成功公式,近年香港的《少林足球》如是、美國的《屎波快閃黨》(Dodgeball: A True Underdog Story)如是、意大利的《歌聲伴我心》(The Choir Boys)如是,《喇》片更是揉合了《阿Sir來自樂人谷》(School of Rock)的橋段,擺明車馬拾人牙慧,衹是《喇》片將舊橋推陳出新,構思出微妙變奏,生活化的笑料雖然堆砌,但喜劇效果強,特別合乎年青觀眾口味,從眾人五音不全到漸漸摸到竅門的滿足、幾個主角在超級市場做兼職予人試吃的食物自己吃得更多、貪吃肥妹不小心掙脫了裙子嚇得駕單車的途人連人帶車衝下山坡、到私家地方摘珍貴鮮菇碰上凶惡野豬、爵士樂老師原來是奏樂白痴,每個情節調子都保持輕鬆歡快,筆者特別喜歡片中人聽到街上交通燈聲響以至其他瑣碎聲響便「捉」到拍子,繼而忘我地手舞足蹈一節,這段歌舞順應劇情而生,而且有點老好年代歌舞電影的妙趣。

感覺上這部類型喜劇是很整體性的,看得出導演對於整體演員的喜劇表演風格調節得很好,一向表現浮誇的竹中直人在片中稍為收歛低調,似乎是深怕他太突出,故此編者做了適當的平衡。而且製作人做到電影整體平均流暢,沒有令人厭惡的差池,有時商業類型電影衹要拍得準確仔細便好,《喇叭書院》沒有甚麼大道理,甚至沒有創意,也沒有甚麼意識型態值得深入討論,惟拍得精美可喜,在校園裡、河道旁小路上、市集空地上、皚皚白雪中、行走在雪地的火車上,以至滿座的演奏廳內響起悠揚樂韻,配以少女們的陶醉笑意,讓我們看到清風送爽的青春感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