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如果‧愛》中產階級的審慎魅力

廣告

廣告

不出所料,《如果‧愛》仍是陳可辛的中產戲寶,築起一個觀眾可望而不可及的戲夢世界,投放一些自設的愛慾關卡。

吳君如在電台上說,電影中的金城武、張學友和池珍熙囊括了不同階層的女性觀眾,令看了電影的我別有想法。在商業計算上,吳的說法是絕對的,但看過電影後,我會發現其實這三個人可能不過是一個人的分身,而且,那個人很可能便是導演陳可辛。

很明顯,飾演由一個電影美術學生、繼而成為大明星的金城武,是象徵著一種純真,反過來說即是一種並不世故的執著,對一個漫不經心的女人(周迅飾演的孫納)又愛又恨,而這個女人對他的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更令他不自覺地被培養了一分奴隸性,這分奴隸性的源頭是不甘心,他對她的愛是投石問路的,他必須順著這個任性女人的脾性,才可繼續與他表面地和睦相處,然後伺機扭轉形勢,所以這段純愛的往事中,金城武飾演的林見東是沒有自我。

相反張學友飾演性情自我剛烈的的大牌導演聶文,他表面上不怕孫納離他而去,但其實心理非常不平衡,他要爭取在他情敵和愛人共同擔綱的愛情片中擔當一角,而且在片中突然加入怒摑愛人耳光的戲分,目的似乎正是要平衡一下自己的心理,洩一點憤以沖淡自己對孫納的怨恨,跟林見東一樣歇斯底里,看不見他對孫納的任何由衷無私的奉獻,也衹不過是基於不甘心,不能否認他也是另一個孫納的奴隸。兩個人都被孫納玩得很慘,都被牽著鼻子走,目的都似乎是尋求一種自我解放,多於對孫納的關愛與珍惜。況且,孫納也根本沒有一點由內發放的動情因子,她就像一頭冷漠慵懶但又貪婪的小貓。

圍著這頭小貓呼天不應的兩個男人,對很多女人而言除了一點情痴之外,餘下的便衹有不知所措,這頭普羅女性不容易認同的野貓孫納,縱是充滿飄忽冷峻的性格魅力,也會令活在安逸之中的女觀眾汗顏不已,所以在沒有投射元素下,女觀眾不容易愛上銀幕上的金城武和張學友。那麼為甚麼他們會是陳可辛的分身?片中兩個主角都是電影人,一個是有為青年,一個是通天老倌,哪個導演不想同時分飾擔演?但陳導更憧憬和需要的,是擔當池真熙這個既豁達又全知的超現實使者角色,換一個角度去看看他那作繭自縛的感情世界,原來是那麼空洞和無奈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