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三小褔的無奈離開──領匯如何逼令小商戶離場

廣告

廣告

(妹妹彩珊和我近日留意到家中附近的領匯商場的變化,忍無可忍,決定把情況紀錄下來。這篇是妹妹寫的,下一篇〈貧富懸殊是這樣造成的──領匯於鯉魚門商場的所作所為〉則是我寫的。)

二月二十四日大年初七, . . .

(妹妹彩珊和我近日留意到家中附近的領匯商場的變化,忍無可忍,決定把情況紀錄下來。這篇是妹妹寫的,下一篇〈貧富懸殊是這樣造成的──領匯於鯉魚門商場的所作所為〉則是我寫的。)

二月二十四日大年初七,在我家樓下的領匯鯉魚門廣場舉辦舞獅表演,一金一銀的舞獅表演吸引不少人駐足觀賞,熱鬧的鑼鼓聲佈滿整個商場。表演過後,舞獅隊逐間入舖向商戶拜年,當舞獅隊將會經過一間零食店時,兩位領匯商場的形象小姐站在零食店外,舞獅隊直行直過並沒有入舖拜年,因為那間零食店在二月二十八日便要搬遷結業,已算不上是領匯的「顧客」。

那間零食店叫「三小褔零食王國」,老闆一家已經營了三年,想起三年前油塘區還受著政府八萬五及停售居屋之苦,整個商場都水靜鵝飛,三小福就在此時悄悄開業。這三年間,政府陸續將丟空了七年的居屋屋苑變成警察宿舍及公屋後,商場才熱鬧起來,然而這一切對於苦心經營的三小福老闆來說已無意義,自從商場由領匯接手開始,他的零食店就注定要在鯉魚門廣場消失。

以一個月的短期租約續命

知道三小福要結業的消息是在年廿九,看到店內張貼著「租約期滿,全場九折」的告示時,已大概想到這是領匯的新作,與老闆和老闆娘談起結業之事,才驚覺領匯對旗下商場所做的,遠遠超越自己所知的。老闆娘氣憤的說到,自零六年底領匯通知他們租約期滿便要搬走,並拒絕談續約問題,連續約的租金也拒絕透露,只讓他們以一個月短期租約形式續租,又跟她說他們的店可以搬到領匯旗下的廣田商場(注:那是一個連街市檔都做唔住的商場),可以說是完全無視他們的處境。

當時有好幾間店也面對相同問題,原本也有向某些團體求助,但最後也怕把事情弄大後會被秋後算賬,唯有做得一個月得一個月。三小福舖位於人流集中之地,加上舖面靚,故首當其衝最先結業,老闆無奈地表示,都知自己生意保不住,怕反抗便會令最賺錢年關都無得做,唯有默默忍受。

配合商場「新形象」重新裝修

三小褔老闆也提到另一項領匯政策,就是以提升商場形象為名,要商戶配合商場的「新形象」,有隔鄰麵包店花錢請人設計店舖新形象,一份設計圖最少要用五千至三萬元,但這並不代表領匯會接納和續租。老闆指著斜對面的一間看似連鎖經營的鞋店,說這間店和之前的富豪鞋店是同一個老闆,那個老闆花了二十多萬裝修舖面,打扮成高檔鞋店才得以續長租,試問一間賣零食的公屋商場店舖又何來十幾二十萬裝修舖位?老闆指著店內四周貨架和燈,說這些也花了他好幾萬元來裝,還有店門的那個透明電閘也要三萬,他憤憤不平地說:「難道這不是投資嗎?我原本打算做十年八年先花錢裝修,但依家三年就玩完!」現在的他對領匯一連串無理行徑早已心淡,不會相信領匯任何的口頭承諾,也不會在領匯旗下商場做生意,唯有在他住的粉嶺找舖位,三年心血又要重新開始。

後記

老闆一家大小就靠這間零食店維持生計,老闆和老闆娘輪流看店和照顧小孩兒,以往他們可以在店內一邊賺錢一邊湊仔,但現時他們在粉嶺的生意仍是未知之數。政府叫人創業做生意,但還有合適的環境嗎?

三小褔零食店一直都有為居民提供多元化貨品,有士多小店才買的雜牌糖果,有適合師奶們買回家做乾糧的蛋卷杏仁餅等,有$3.8元100克的軟糖,也有較高檔的明治樂天朱古力,還有就是老闆會不時入好味的新貨品,就像最近我很愛吃的韓國進口岩燒海苔。領匯經常說更新是為居民提供更好的環境,但領匯有問過居民嗎?至少我這邊沒有這回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