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貧富懸殊是這樣造成的──領匯於鯉魚門商場的所作所為

廣告

廣告

上回由彩珊報道鯉魚門商場裏的三小福零食王國被領匯迫遷,今回由我報道我們在三月三日與另一間商店Phone House(以下簡稱PH)老闆傾談的情況。

PH四五年前便出現在鯉魚門商場,那時候商場內過半數商店還沒有開張。油塘 . . .

上回由彩珊報道鯉魚門商場裏的三小福零食王國被領匯迫遷,今回由我報道我們在三月三日與另一間商店Phone House(以下簡稱PH)老闆傾談的情況。

PH四五年前便出現在鯉魚門商場,那時候商場內過半數商店還沒有開張。油塘完全是特區政府房屋政策下的重災區,先有高怡邨爛尾樓兩幢,繼有十數座居屋因停售而空置了幾年,因此商場店舖可謂損失慘重,人流不足令不少商舖寧願白交租也不想開張,免得浪費燈油火蠟和人工錢;亦因此之故油塘也可算是頗有名氣的,據我的不完整印象統計,油塘至少上了幾次新聞透視/鏗鏘集之類的節目,曝光率奇高,簡直是「典範」。

每月續約朝不保夕

PH賣的是手提電話、電話咭及電池等貨品,而PH老闆是個後生仔,T-shirt牛仔褲再加一頭金髮,完全符合「青年創業」的形象。一看到老闆,我們便談及三小福的現況:「無啦,無得做啦」、「現在工人都在拆鐵閘了」。三小福因租約期滿而被迫遷,本來一家大小靠小店維生,現在要另謀地方搵食,至今仍未覓得合適舖位。Phone House則有一年多才約滿,老闆也害怕領匯突然終止租約,因此上年年尾領匯監察到鯉魚門商場做問卷時,他也嘗試過組織附近的小商戶,一起商量對策。無奈小商戶們各有各的考慮:三小福希望領匯能讓他們經營至二月底,至少保住農曆新年這個黃金檔期,「隔離間麵包舖夠係啦,講就大大聲,到真係開會時縮得最快的就係佢」。聽老闆說麵包舖和隔壁賣兒童服裝的店舖,現在是跟領匯每月續租的,並沒有簽長約,「老實講,佢地又捱到幾耐?根本朝不保夕,一有大財團睇中佢地的舖位,仲唔拿拿林趕佢地走咩?一年之後我都唔知有無得做,我已經諗定後路架啦……」問及老闆會否希望跟領匯監察的朋友談談,他一臉勞氣的說:「我有咭片,隨時都搵到佢地,但你睇佢地咁o既樣我點搵呀?」結合各商戶的力量的確不容易。

公屋商舖要豪裝?

自從領匯接收了鯉魚門商場後,商場內多了不少裝修豪華的店舖,如Babila手袋、My Sport波鞋店等等,又增加了不少表演節目,農曆新年時更有舞獅表演。表面上歌舞昇平,但PH老闆便道:「車,又唔見佢整好d個廁所,個廁所污糟到極,我之前仲見過一篤屎係後樓梯,成個禮拜都無人清理,人地大商場的廁所和後樓梯肯定唔會咁樣。」

之前三小福老闆就跟我們提及,My Sport波鞋店其實並沒有易手。My Sport經過豪裝後,街坊都不認得這店舖,原來店舖一直是同一個老闆經營的,只不過當他們裝修時,領匯便立刻警告他們要把店舖裝修得高級一點和豪華一點,「因為呢個場已經唔同左啦」,商場需要變革,否則便不跟他們續約。老闆原本打算只用十萬八萬,經領匯警告後,就算是買了某些裝修材料也唯有改變原來計劃,結果裝修裝出了二十幾萬來,現在仿如波鞋街的店舖。羊毛出自羊身上,到最後受害的還不是我們這些公屋居民?!我們實在不需要豪華高級的商場,我們不要鯉魚門商場變成小型apm,我們要人情味濃厚貨品價錢便宜的小商戶。還是PH老闆講的好:「我在這裏常常看到人們穿著睡衣卷著髮圈在商場內走來走去,你在apm會看到這樣的奇景嗎?」

結語

一間零食店養活一家幾口,既可賺錢又可湊仔,才有可能如曾蔭權所說的「生三個」;一間PH養活幾個青年人,才有可能如社會期望的「最緊要肯捱肯搏,總有出頭地」的想法。但現在他們可以到哪裏經營小生意呢?而我們公民居民更慘,細佬想買對波鞋在樓下球場踢下波,細妹想買對皮鞋返學著,在領匯商場卻漸漸買不到平波鞋平皮鞋。香港的貧富懸殊在全世界發展國家中名列前茅,相信領匯上場後必定能持續並加強這種「發展勢頭」,香港將會成為全球貧富懸殊no.1的地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