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社運

我暈啦......政府提出「重組皇后碼頭的最佳方法」

我暈啦......政府提出「重組皇后碼頭的最佳方法」
廣告

廣告

下午三點半,手機突然震個不停。未接已經猜到,政府肯定又拋出了什麼「保育皇后碼頭」方案。按着朋友提供的資料,馬上把長十五頁的〈保存中環皇后碼頭的建議〉印出來。一看......惡夢終於成為事實。時間無多,這裏把今日答記者問題時想到的觀點簡略寫下來,讓大家在明天立法會規劃地政及工程事務委員會開會前對事件多些把握。

●政府「重組皇后碼頭的最佳方法」

我們在本年一月初已發表〈歷史不能重置 停止愚民公關政治〉聲明,強烈地反對任何搬遷皇后碼頭的安排。聲明說,「皇后碼頭的價值,在於其所在的位置,她與大會堂、愛丁堡廣場和天星,形成一個建築群和具有歷史象徵的整體。殖民時期,港督的就職、離任﹝都﹞在皇后碼頭,正對著代表公眾的大會堂;到今天,法律年度巡禮都是在大會堂和愛丁堡廣場舉行,正對著皇后碼頭。整個空間,代表著一段歷史,而香港是從這段歷史走過來。」當時我們已經預視到,政府可能以對待美利樓卜公碼頭的方式「保育」皇后碼頭:「過去,香港政府曾以重置方式「處理」美利樓。眾所周知,中環的美利樓在拆卸十多二十年後,方於赤柱「重置」,大家都忘記了美利樓的意義,而整棟建築物變成了另一個商場,其價值蕩然無存。這種做法完全是破壞歷史,擾亂記憶的行為,何來保育?我們絶不能讓天星和皇后碼頭遭到如此厄運!」

murray building
圖片說明:美利樓卜公碼頭被胡亂重置於赤柱,主事者還夠膽說「舊卜公碼頭上蓋的建築風格和歷史價值與美利樓相若。是項建議既可讓上蓋回復原有用途,也可突顯其文物價值。」見立法會文件

一張圖片勝過千言萬語。看到政府在文件最尾一頁附上的圖片﹝左上、即是官員眼中「重組皇后碼頭的最佳方法」,見頁六﹞,原來不明白「歷史不能重置」意思的朋友,這刻也會懂了吧。一張照片,也讓人看透了一班政府官員在背後「扭盡六壬」的公關操作。政府眼睛盯着一班保衛天星碼頭的抗爭者,想盡辦法消解他們保衛皇后碼頭的力量。在硬的一方面,他們出動警察重案組監視及騷擾參與三一八遊行的人,意圖嚇退可能出來抗爭的人;軟的一方面,他們在重置的細節上下功夫──皇后碼頭不是搬去赤柱,而是搬到愛丁堡廣場上﹝你要保留建築群嘛,保俾你睇囉,日後皇后碼頭同大會堂更親近添﹞,總之它的P2路就是不能動分毫。他們斷定,輿論對這個模稜兩可的重置難以找到攻擊點,或者會自己陷入移過左邊一些定右邊一些的內耗討論。

一張圖片勝過千言萬語。歷史對於香港政府是什麼呢?不就像化妝或整容嗎?皇后碼頭那塊爛石屎,不就是一顆可以搬到面部不同位置以帶出不同效果的「銷魂墨」嗎?這張圖片徹底地曝露出香港政府的囂張,你幾乎可以幻想到孫明揚一邊手裏拿着皇后碼頭的模型,一邊對着他視為龜孫子的市民說:嗱,夠近未呀,仲嫌唔夠近,可以將皇后碼頭放在大會堂裏面都得,總之,咪撒嬌啦。

古物諮詢委員會諸君,我在等着你們呢,即管鼓掌歡迎政府的重置方案吧。

●共識呀共識

與政府認為既可行、延誤又少、涉及費用較低的重置方案同樣嚇人的是,政府如何將一眾專業團體玩弄於鼓掌之中。

猶記得,房屋及規劃地政局長孫明揚在一月底的立法會規劃地政及工程事務委員會上承諾,與幾個專業團體討論原地保留皇后碼頭的問題,並講到明「未傾好之前當然唔會拆」。帶着孫明揚這個承諾,一直反對填海的建築師學會及長春社,聯同工程師學會與工程界社促會﹝由親政府的何鍾泰做主席﹞「舉行了三次會議」。據筆者了解,第二次和第三次會議都是在明天的立法會會議前一段短時間內倉卒舉行,部分與會人士之後表示,政府完全拒絕了建築師學會「原址保留」以及長春社熊永達「原址重置」的方案,卻沒有提供任何技術數據。

然而在政府口中,官員在小組討論中已經和專業團體達成多項共識。據明報報道,三月二十一日孫明揚在立法會上說「政府已跟專業團體取得共識,找到保留中環皇后碼頭的最好方案,就是臨時遷走碼頭,待填海工程完成後,再在原址或附近重置。」﹝有人引述與會專業團體代表說,那是對會議結果的「徹底扭曲」﹞。〈保存中環皇后碼頭的建議〉一文不敢再大膽老屈與會者,只說「經與專業團體的討論而達致的其中一個明確共識,就是可將皇后碼頭的碼頭運作遷往新的九號碼頭,讓中環填海計劃第三期工程在最少阻礙的情況繼續進行。剔除發出運輸及海事通告所需時間,我們預計搬遷碼頭運作可於2007年4月上旬復活節假期後完成。」文件之後再沒出現「共識」一詞,卻是政府單方面解釋建築師學會和熊永達的方案如何不可行,並單方面決定建議d﹝即相中所示的覓地重置﹞為最佳方法。簡單講,繼何志平之後,孫明揚又在立法會裏講大話,冇共識講成有共識,未解決講成解決晒。

孫明揚話過,「未傾好之前當然唔會拆」。可是原來政府定義下的「傾好」或「共識」,就是「意見接受,做法依舊」的諮詢政治翻版。參與討論的專業界只希望政府真誠地將問題攤出來,以眾人的專業知識一起洽商解決辦法,特別是技術問題的細節──例如移開P2路幾米到底涉及那些困難、涉及多少費用和時間。然而這個政府卻連專業人士都要侮辱,明目張膽地扭曲他們「堅持原地保留碼頭」的立場,又不給機會他們進一步反駁政府否決原址保留的理據,死貓食完一隻又一隻。

我希望與會的專業界代表,能在明天事務委員會後的記者會上,當面揭破政府的虛偽面具,不要讓政府繼續愚弄香港市民。在此也呼籲立法會規劃地政及工程事務委員會的成員,保住香港歷史,千萬不要接納政府愚民的重置方案!

明天下午兩點,本土行動將會在立法會門外向議員遞交聲明,有時間的朋友請來聲援。

下圖是阿珊對重置皇后碼頭的預想,真係俾佢講中了。

w8079178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