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轉載︰徐步高-香港制造

廣告

廣告

source: http://www1.chinesenewsnet.com/MainNews/Forums/BackStage/2007_4_6_16_50_33_663.html

徐步高-香港制造

亞洲周刊林沛理/殺警嫌犯徐步高的個人經歷融合了多部港產片的經典角色﹐格外令港人好奇﹑甚至迷戀。(chinesenewsnet.com)

 (chinesenewsnet.com)

近幾個星期﹐香港人最關心的新聞未必是曾蔭權與梁家杰的特首選戰﹐而是一宗造成兩死一傷﹑轟動全城的殺警案的死因聆訊。的確﹐自聆訊展開以來﹐媒體對其中一名涉案警員徐步高鋪天蓋地﹑巨細無遺的報道﹐以及普羅大眾對他的犯罪行為﹑動機﹑心理狀況和生活形態的強烈好奇﹐幾乎已到迷戀﹐甚至戀物(fetishism)的程度。(chinesenewsnet.com)

在心理學上﹐戀物癖是一種性變態﹐患者受強烈的性欲或性興奮的聯想所驅使﹐不能自已地收集性對象曾經使用過的物件。有時﹐整個社會可以建立起一種廣泛的戀
物情結﹐以至于這種情結得到社會的認可而不再被視為戀物﹐反被當作正常的性欲和興趣。中國明清時代﹐漢族一致認為“三寸金蓮”是女性性感的象征﹐便是一個
戀物的例子﹔今日香港﹐全城對冷血殺人案嫌犯的著迷﹐也許是另一個例子。(chinesenewsnet.com)

在這個意義上﹐如果香港的媒體和市民對徐步高的興趣真的有戀物的成分﹐我們要問的是﹐徐究竟有何本事﹐可以令全城亢奮﹑甚至“性欲高漲”﹖為甚麼標榜科學﹑講求證據和追究責任的死因聆訊程序﹐會產生建構神話﹑締造傳奇的非預期性後果﹖(chinesenewsnet.com)

我的觀察是﹕嫌犯徐步高令香港人目瞪口呆﹑目不轉睛﹐因為他證明了香港以及香港人的與眾不同﹐雖然他可能選擇了最壞的方式去證明。(chinesenewsnet.com)

在多重意義上﹐媒體上的徐步高
是一個只能夠產生于香港的特殊環境的特殊人物(a Hong Kong
original)──在他身上﹐你可以發現多個港產片經典角色的性格﹑形象﹑身份和處境﹕他生于福建﹐七歲才移居香港﹐成年以後說話仍帶有鄉音。這個一
直伴隨他的異鄉客身份﹐再加上他涉嫌的在下班後的犯罪行為﹐使他成為一個“雙重的他者”﹐他的處境很容易令人聯想到《邊緣人》的艾迪﹑《龍虎風雲》的周潤
發﹑《無間道》的梁朝偉和劉德華﹐以至較近期的《黑白道》的張家輝和《危險人物》的余文樂。(chinesenewsnet.com)

根據在死因庭作供的澳洲犯罪學家的分析﹐徐床頭的字條語錄﹐顯示他希望由血肉之軀升華到神的層次。由于只有神才可以主宰生命﹐一個人在取去別人生命的過程
中﹐往往有一種扮演上帝的滿足感。這種“要與天比高”的睥睨神明(hubris)﹐與周潤發飾演的Mark哥在《英雄本色》中所說的“我就是神﹐信自己的
就是神”何其相似﹗(chinesenewsnet.com)

.......................

全文請看︰徐步高-香港制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