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子路

好管閒事,無的放矢。教導學生不要人云亦云,對建制要永遠懷疑。 網誌

政經

言辭空廢示範作:孫明揚

廣告

廣告

思方學上有一門「語理分析」,當中討論到「語害」的問題,其中有一種分析指出當人們把一些沒有信息內容(即零信息)的重言句充作有信息內容的陳述提出時,就是「言辭空廢」或曰「空廢命題」。

孫明揚昨天發表了「雖然皇后碼頭被列為一級文物,但與政府怎樣做兩者沒有關係」的言論,指出「皇后碼頭不拆卸而原址保留技術上不可行,但皇后碼頭是否重置需要諮詢」等兩個意見,為我們示範了何謂「空廢」。

孫明揚就古物諮詢委員會對文物的評級決定,跟政府的做法沒有關係,這是一廢。廢在自打咀巴、把沒有信息的內容當作有信息的陳述。眾所周知,跟各個官方諮詢委員會一樣,古物諮詢委員會的評級決定並沒有法定效力,所以政府大可當各委員會的決定隱形,繼續我行我素,對於皇后碼頭,你有你反對、我有我清拆,把諮詢委員會的「廢」借孫公的咀巴說了出來。孫公的話之所以「廢」,是在於不用他說,人人都知道政府的官方委員會一直都不過是政治裝飾品。

既然「皇后碼頭不拆卸而原址保留技術上不可行」為甚麼規劃當局可以做出多個不同的新海濱方案(包括了原址保留)呢?可想而知,此非不能也,實不為也。孫公遭人逼進了牆角,故亂砌詞,自以為官威盛盛,可以嚇倒市民,但誰也看得出,他不過以此自我壯膽而已。

「皇后碼頭是否重置需要諮詢」。

「需要諮詢」?政府不是早已說過「會諮詢」嗎?為甚麼又轉過頭說得如此閃縮曖昧?自從上次常秘劉太說了「遐想」,今次又到孫公「空廢」,政府官員的腦筋怎麼了?

這篇短文,當然亦屬「空廢命題」。然而我等小市民「空廢」無傷大雅,官員「空廢」則禍延全港,望官員察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