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捍衛公民權利—8月1日本土行動記者會記錄

廣告

廣告

昨天下午,本土行動召開記者會回應當日的清場行動、下午林鄭月娥在政府發表的回應、以及簡述記者會前發生衝突的情況。以下是記者會的內容。

朱凱迪﹕我地宜家召開記者會,簡單去回應頭先林鄭月娥女士係政府總部既講話,同埋講下今朝同宜家發生既所有事情。首先要講就係講頭先既情況。

林鄭月娥佢一意孤行係一個司法程序經已展開左,市民期望不斷增加情況之下,仍然強行清場。我係尋日已經同大家講過,呢個係一個非常不智、非常愚蠢既決定,個係一定會挑起與政府之間不必要的矛盾。係頭先,我地有2個朋友,係推撞裡面被警方拘捕。一個叫馮炳德,一個叫馬楚明。我唔知宜家佢地拉左去邊度,因乜事比人拉我地都唔知道。我地要求警方馬上交代2 人既去向。我地頭先攞走左警方6 個鐵馬。點解我地要攞走佢地既鐵馬,係為左協助林鄭月娥去執行一個不公義既行為,去消滅我地重要既香港歷史,消滅個重要既公共空間。個係市民唔能夠接受既。鐵馬,我地會還返比警方,但個公共空間我地一定唔會交比林鄭月娥,交比佢等佢無聲無息咁去將佢消滅。今日既記者會裡面,我地先有葉蔭聰先生去講下今朝警方清理皇后碼頭下面既情況。我地發現係清場裡面有唔清唔楚既法律問題,我地宜家請到律師之去為我地講解。我地先請葉蔭聰先生。

葉蔭聰﹕或者我好簡單先回應今日林鄭月娥個發展局長記者會的問題,然後先講今早既情況。今日局長講既野基本上係三覆被,重複返之前講既野。我只係想係度回應一樣野就係有關司法覆核同清場兩者係冇矛盾既。我地當然係會反對佢一種想法,因為其實佢咁樣做法係繼續推展佢去拆毀皇后碼頭既工作。事實上,司法覆核的申請已經受理左,如果我地係勝數的話,其實皇后碼頭既處理係會完全唔同既。而且其實近日黎我地見到社會對於皇后碼頭的關注越黎越多。而家皇后碼頭咁樣清場就等於當日特區政府係非常迅速底下將天星鐘樓拆毀,跟住送埋堆填區一樣。係要破滅香港市民日益增多既期望,係做成一個既定既事實。所以我地覺得佢地個做法係完全唔尊重司法的程序。咁個係我地最簡單既回應。

葉蔭聰﹕然後我簡單講講今朝清場過程既一d 問題。咁今朝清場既過程我係完全係度,當時我係碼頭裡面。其實點解會清場? 就係今朝有地政總署既職員黎到話有人非法咁佔用政府既地方,所以要執行一個執法既程序。但當我地問執法既程序係乜野呢位職員佢係冇解釋。跟住就同一時間,大量既警察係碼頭出現,將我地既示威者包圍既。咁我係多次要求同今次既指揮官見面,黎詢問佢好基本既問題,包括究竟今日既行動係d 乜野、會做d 乜野同埋法理既依據係乜野。結果我係成個過程裡面直至去到所有示威者被驅趕、搬出黎之後,我都係冇任何一位指揮官同我講究竟今日既行動係d 乜野同埋解釋個法理依據,由頭到尾都係冇。而且我係不斷追問,每次我見到一d 樣貌樣似係高級警員既時候,我嘗試走埋去追問佢。而d 警官呢就避開甚至收理佢地既警員証。我覺得 種做法係相當之不合理既。因為我地被警方咁對待,至少知道個理由係乜野,同埋佢會做d 乜野。個情況就好似係街度有警察突然間將你困係個密空裡面,不過就唔話你知乜野罪,唔話你知乜野事件一樣,係嚴重侵犯我地既權利。除此之外,度可以補充一樣野,今日我地打電話搵一d 相熟既律師到現場,就係我旁邊既黃生。結果警方係完全唔容許律師進入皇后碼頭裡面既係協助我地解答法律上既疑問,我覺得一樣都係剝奪我地既權利。咁我地覺得今日警方整體的做法是相當不智同埋過份。我地甚至認為可能會導致一個非法的清場行動。具體的法律問題由黃生講講。

黃生﹕今日十一點幾收到清場,有消息話有部份人想見律師既,咁我地都好快有幾位律師呢即刻就去大會堂個度,咁打電話警察負責個邊,要求見一見示威人士。其實我地要求的只係兩個字或者十五分鐘,見完就走喇。但警察比我地個理由就話因為做緊野operation,所以就唔見得。個就有斟酌,因為頭先講,見律師係法治之下每個人既權利。入左警署比人審緊都係做緊野,但我相信個警察唔敢話唔比個犯見律師。一樣道理,我睇唔到點解我地要求十分鐘十五分鐘,純粹見一見入面既人,因為佢地要求要見律師。我地唔知佢地有乜野要求,但佢要求既野我睇唔到原因純粹見一見兩三個字有乜野難度或者有乜野影響警察做野個度。所以度有斟酌既地方。另外剛才睇電視,見佢地抬個時,特別係三位絕食者,幾位警察係就咁抬出黎既。其實我地之前同警察負責個邊講好左呢,要求用擔架床去送佢地出黎,因為佢地比較虛弱。如果冇記錯,警察個邊應承話冇問題既。但係我從新聞片睇,似乎見到警察就咁抬出黎。咁樣有d擔心,因為警察唔係普通既救護人員,你咁樣草率咁抬佢,會整傷佢,或者對佢健康有影響,度有個關心係度。至於土地通知書,我冇副本係手,可能有個斟酌就係通知書佢冇講明係要個佔用人走,同埋連估用既傢私都一齊抬走。呢一樣野要同有關示威方面既人又或者了解地政或警察人員都比唔到一個清晰既答覆。但我覺得 d唔應該馬虎了事。 d 地政通知都係法律之下的文件,究竟係抬人、抬傢私定係抬人傢私都得呢﹖咁張通知書係地政人員係收野之前應該要詳細交待清楚。

記者﹕今日有冇人受傷﹖

葉蔭聰﹕馬楚明係被打同埋被推落車底先至被捕。馮炳德係被人踢左胸口同埋踢到隻腳,宜家送往醫院驗傷。

朱凱迪﹕頭先鄧小樺目睹個過程,請佢講下。

鄧小樺﹕頭先關於個位被捕者馬楚明,基本個過程我幾大部份都係佢隔離既,係推撞過程之中有好多個警察拉佢入去,係度一路叫話食左佢食左佢咁樣,緊住我係一直落攬住個頭話叫佢地唔好打佢。混亂之中我比人踢左幾腳,馬楚明本身一定受到好多拉扯。頭先我地先所以咁激動,係因為一位朋友好似係馮炳德,見到馬楚明成身瘀晒所以就好激動。而個時係有3位警員係處理緊佢。其中一位係51173。我地之所以咁多人聚左係度,因為51173既情緒係比較激動既。譬如我地叫佢話你唔好拉佢,跟住佢係對我重複咁shout,咆哮左好多次話唔該你借借,唔該你借借,咆哮左好多次。另外一位好似膊頭有三間既,係34469,就話佢地唔會abuse。但馬楚明係混亂之中,比人推左入警車車底既咁而糾纏左好多。PTU 藉詞話比佢休息,但一直都冇醫護人員過黎。所有人都同意佢受傷既,當時PTU 都同意既。佢地一直話醫護人員叫緊,但就一直都冇黎。當然何秀蘭議員都在場。我作為馬楚明既朋友,我覺得佢地一直欺騙緊我地,因為一直都冇醫護人員過黎。然後馬楚明直接比警員抬上車,冇人處理過佢個傷勢。

Parkson﹕馬楚明個度,0岩0岩我地問過警察,佢地就話係北角警署。但我地未confirm,因為純粹都係警員講jet。宜家我地攪律師行家盡快去警署盡快去支援佢地。

(有人叫喊﹕宜家警方用升降台上左去皇后碼頭既上蓋)

記者﹕今晚戰線會將會擺係邊度﹖

葉蔭聰﹕我地會繼續留守係度。至於絕食朋友個部份一陣會有絕食朋友去解釋既。原本我地係一直留守皇后碼頭,但因為宜家被人驅趕出黎,所以我地會繼續係lee 個接近皇后碼頭既地方繼續落去。

朱凱迪﹕下一部份我地請三位絕食人士出黎,佢地經過左超過一百一十小時既絕食之後,咁頭先係大慨三點左右停止左佢地既絕食。有請黃浩賢。

(有人叫喊﹕清緊個SOS)

黃浩﹕有三百六十個警察圍住我地,而我地透氣係好辛苦。佢地係清場途中係夾硬搵警察將我地三個抬起,跟住強行用鐵剪係我地背後將我地既鎖鏈剪左。佢地在一個好混亂好混亂既情況,用鐵剪將我地手後面的鎖鏈剪左。跟住係剪完鎖鏈當中加上咁混亂既情況。三位絕食者接近休克的狀態。跟住佢地將我地三個抬左出去愛丁堡廣場度。跟住勞永樂醫生同其他朋友照顧返我地。

記者﹕你地會唔會係新一輪抗爭度繼續係度絕食呢﹖

黃浩賢﹕我地個絕食已經進行左5 日,咁係今日下午2 點半時候暫停左個絕食行動。我地暫時都仲未有結論,因為有幾位朋友個身體都好虛弱。

記者﹕你地出黎個時,係佢地冇提供擔架比你,還是你地唔需要﹖

黃浩﹕個情況係好混亂喇,因為個時抬起左我地,剪開左鐵鏈,匆匆忙咁將我地抬出去。

記者﹕問過你地需唔需要擔架。

黃浩﹕之前係問過既,我地話唔需要。因為佢用擔架抬我地,其實意味住佢地會抬我地入救護車將我地隔離。

朱凱迪﹕宜家唔講太多,最重要一點關於我地未來會做乜好清楚咁講左一點係林鄭月娥咁錯誤既決定出黎,政府要為個咁錯既決定付代價。市民係會繼續留係個地方保衛lee 個公共空間。今晚7點我地會有個集會,我地係lee 度呼籲市民唔好因為今朝既清場行動而放棄。宜家有朋友係上面仲掙扎緊,佢地一直會堅持到最後一刻,香港市民亦都要黎到度繼續堅持落去。請大家繼續留意上面既情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