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中大恥辱日

中大恥辱日
廣告

廣告

圖:蘋果日報

昨天大清早起來重感冒,趕緊出門,巴士轉火車,到大學站時九點多。乘校巴上本部,看見阿野於畢業典禮的車站「嗌咪」,其他同學在派轉單,反對校方亂頒榮譽學位給董建華。當時心想一貫害羞的阿野竟然嗌咪,奇景!

到本部,同學已經在拉橫額,派傳單;烽火台那邊,一班老人家要求增加生果金,「董債曾還」,他們要求董建華兌現已往的承諾,叫曾蔭權加生果金;這次畢業典禮,正好兩人同台,而五六十個老人家亦老遠的跑到中大抗議示威。

高等教育工廠

我自己畢業時沒有參加畢業典禮,當時是彭定康「扑頭」、頒證書,承中大反殖傳統,很多學生組織者都拒絕上台。當年,畢業典禮人數不多,亦不會用鐵馬把整個會場封起來。現在,坐在百萬大道末端的同學,完全看不到台上的人,要看兩旁的電視,亦要邀請信才能進入。好一個戒備深嚴的教育工廠。我以獨媒編輯名片,拿到記者證,可以自由出入。

九點多十時,典禮開始,老人家在峰火台要求董建華接信,老董沒有停步,大聲公叫喊著「董建華,還我生果金!」「我要生果金!」而十幾個學生亦衝進會場右翼(近邵逸夫堂的入口),猿人被保安「箍頸」,鞋也掉了,隨後有線和Now的鏡頭趕至,保安才停止動粗。「這裡的保安,沒有受訓,很誇張,用的都是蠻力,很容易弄傷我們,他們自己也很容易受傷。」經歷了天星皇后抗爭的原人評論著。隨後,十幾個學生坐下來。

沒有格的大學、沒有格的法學院

這次接受榮譽博士學位的分別為本身為經濟學家的Dale W. Jorgenson、鄺廣傑主教、日籍企業家康本健守和董建華。前三者均頒發了社會學榮譽博士,只有董建華是法學博士。這亦是學生反對的其中一個焦點:法學院是中大新建的學院(2005年建),而董建華獲頒學院的榮譽博士,為學院定「格」。可是董建華在位其間,不單不理民意,力推違反人權和自由的廿三條,還多番釋法,使香港的普選從基本法的07/08變得遙遙無期,這樣的一個人,卻成為法律學院的榮譽博士!

大學高層,對學生的質問,一直沒有回應,只不停說董建華落實「一國兩制」,有貢獻,高層決定不會改。中文大學啊,中文大學,你還有沒有「格」?還要不要臉?

在頒發學位給Dale W. Jorgenson與鄺廣傑時,示威學生都很安靜,以表尊重。不過,在宣讀鄺廣傑貢獻時,穿著紅衣,大眼睛漂漂亮亮的公關,卻不斷叫記者回記者席,還叫保安「護送」,我也被「護送」然後「拘禁」在記者席裡。大台(無線廣播的)和大部份記者都安於這安排。幸好,有線和數碼台的記者較進取,到處找新角度,而我在記者席後面繞路到另一面的入口,回到示威區。

擦鞋仔.劉遵義

到頒發證書與董建華時,示威同學高叫口號:「擦鞋仔,劉遵義,擦鞋仔,劉遵義」、「劉遵義可恥,亂頒學位可恥」。而台下亦有畢業的同學舉起:「禍港有功」、「中大之恥」的紅底白字橫額。長毛站起來高叫口號,被幾個保安推出場外。到頒學位給康本健守時,抗議者又安靜下來。不過很快董建華又上場演講。

他一上講台,口號聲又響起,「禍港有功、中大之恥」的橫額又出場。亦有要求增加生果金的大聲公。

台上董建華面黑黑地讀著講詞,而曾蔭權則打從心裡快活,想著老董下了台,還是挨罵的對象,轉過頭看著老董和示威者,眼睛笑成一線。劉遵義,看到自己請來的客人受辱,一於撓埋手,當與自己無關,坐在一旁。老董自己忍不住,搬畢業同學上枱:「這是一個高興的日子,讓同學有一個美好的回憶...請也尊重一下我,讓我講下去...我之後再跟你們見面...」

讓我幹完你母校再跟你談!

也許爭取生果金的老人家希望老董兌現承諾,希望見他,但學生的目的根本不是見董,他們不想看見劉遵義/中大高層與老董這種「圍(內)威(水)(自)慰」的小圈互相吹噓、私相授受毁了中大校譽。

今天,明報/文匯社論都指責學生不包容,容我以陶傑的語氣反問:當一個人在強暴你的母親/校,你要阻止,強暴者說,你有自由去表達你的意見,但請包容我,我幹完你母親/校再跟你談!政治權力的勾結,與強暴一樣赤裸,但這個社會卻不斷叫我們去包容這權力的私相授受!

不過,看在其他同學的份上,示威抗議的同學暫且鳴金收兵,準備中午的記者會。其間,聽到記者報料說,劉遵義安排了在中國文化研究所後,一個蚊都飛唔到隱閉角落,讓記者扑咪。同學聞訊又趕到場抗議,又遭到保安暴力阻撓,原人再次遭保安箍頸。而劉見到學生出現,卻結束記者會,慌忙逃離現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