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追查區選系列(二):訪問何秀蘭 — 蛇宴的倫理

廣告

廣告

坊間有個流行的評論,部份泛民競選連任議員之死,是因為他們高傲,不願意搞蛇宴、旅行等小恩小惠,才落得敗績。我說笑問何秀蘭:「香港人還不夠燥嗎?為何成日叫人去食蛇?你區的選民是否特別喜歡去旅行?」她毫不猶豫答:「茶點小聚我不介意,但四年來我沒有搞過一次旅行﹗」

以飲食招來,吸引食客選民

中西區區議會有很好的傳統,就是每屆預留一筆錢出來給社福機構搞活動,錢不會給議員過手去搞,除了避免涉及賂選,就是不希望政黨用飲飲食食招徠,敗壞選舉風氣。

她認為區議員是做實事的,除了處理社區個案,最重要對社區問題的根源著手,解決規劃、交通、渠務等問題,生活將會比現在美好。她知道有政黨會自己出錢搞蛇宴旅行,出席的街坊往往要在旅遊車上「焗住」聽政黨洗腦,自己不忍見到這種現像。故寧願親近些肯落手落腳做事的街坊義工,也不想花時間去旅行。

可惜在觀龍四年,只有一個業主立案法團和一個居民組織願意跟她合作。據她的說法,其他大廈多數法團屬親民建聯陣營多年,尊重他們是否跟與自己合作。而何秀蘭的傳單,四年來入不到觀龍選區大部份私人大廈。

她說:「我相信你用飲飲食食的方法作招徠,就自然吸引一班飲飲食食的人,所以我沒出錢搞過一次旅行。」聽起來她的想法有點偏執和極端:與居民同樂必然是負面嗎?上月報章的副刊和論壇版的潮流,是談泛民區選死因,幾乎會寫字的,就有文可出。記憶中有塘邊鶴評論員湊過熱鬧,寫過文章問:何解看輕太極班?社區活動不是造就網絡嗎?。

蛇宴旅行的政治倫理

何秀蘭舉出兩個自己在區議會審批文康活動經費申請書例子解釋。

一次是社福機構遞的獨居老人旅行申請書,目的是要為一班獨居老人搞旅行聚會。她投贊成票,因她知道獨居老人很少外出,有社工主動為她們辦聯誼活動,有助建立互助的網絡,她後來還建議將活動的申請名額增加,最後旅行經費成功批出。

第二個案例,是一個關注居港權的團體遞的南丫島海鮮團申請書,遭她極力反對。因為她認為居港權問題,不是旅行散心可以解決,問題核心是他們缺乏有關人權與法律的資訊,當務之急是要給未有居港權的家庭知道自己的權利,所以反建議擺設街站,教家庭申請身份証。

何秀蘭過去四年的經驗,說明文康活動不是亂搞的,就算有錢,也要因著居民的需要去搞。如果說凡太極班、蛇宴、旅行、卡拉ok班都能建立社區網絡,有利爭取選票,相信所有人也樂意跟從。可是,她說現在的問題不是區議員「肯搞」與「不肯搞」蛇宴旅行,而是當區議員要判斷應否花錢搞一次蛇宴,要知道花去的錢,是否能為居民解決問題,善用資源,也是當區議員的政治原則。

移風易俗:改變市民對區議會的寄望

說地區工作,很多人愛抽出一些公眾印象模糊的政治人物去批,以為可以蒙混過關。故此,筆者試舉以深水埗社區工作勤力出名的馮檢基來討論,避免說了就算的。

馮檢基在區選後接受有線電視訪問,說一位本來支持自己多年的婆婆,在投票日跑來跟他說,因收了民建聯禮物,所以不好意思投馮檢基一票。政黨向公公婆婆送上禮物,效果不單止小恩小惠,物質利益,送、收禮物,對一把年紀的選民產生「人情壓力」,當民建聯的義工在票站外笑著問你:「投左阿邊個未呢?」就令公公婆婆過意不去。

人情網絡造成的衝突,在何秀蘭觀龍任期內也發生過。她說,零三年有一位支持葉國謙的老伯伯,在電視訪問中說支持何秀蘭。後來就被葉的支持者打電話狂轟,伯伯是長期病患者,不久後去世了。她不知道老伯是否受過民建聯的恩惠,但人情網路對伯伯造成的傷害,就令她也很難受。

「我們是否要繼續強化這種區選文化?我最擔心區議會變成一個昂貴的政治場所,你愈用物質吸引選民,就愈強化街坊對區議員不合理期望。最後沒有錢搞蛇宴旅行的,就選不上了。所以想選區議會的人,有移風易俗的任務,否則泛民只會永遠輸下去。」

不再競選連任:區議員不是簡單任務

既然何秀蘭說區議員有移風易俗的任務,過去四年的經驗亦如此寶貴,為何她不繼續參選,在議會建立聯盟發揮影響力?她說自己老了,不連任的原因,是當首年區議會任期時,要兼顧兩級議會工作,感到非常吃力,令首年區議會出席率偏低。零四年立法會選舉意外落選,她就花全副精神專注地區工作,知道區議員不是簡單任務,而且不排除自己將於明年參選立法會,所以今年不競選連任了。

然而,跟其他落敗的泛民區議員一樣,值得被批評何秀蘭的,是她沒有高調貼出自己的政績。是否怕了自我宣傳?或許她要入鄉隨俗,貼一些「成功爭取什麼什麼」的橫額,才能避免對人不對事的攻擊,畢竟向選民交代政績,也是重要工作。但事後孔明,一切都遲了。

下集預告:什麼叫「無心地區工作」、「甩下爛攤子」?請留意《地區工作不是請客吃飯》

追查區選系列(一):訪問何秀蘭

參考資料:黃英琦﹕「地區工作」的創新
蔡子強﹕泛民20年來最大敗仗
陳景輝:在泛民的宏大和建制派的瑣碎之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