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樣傻: 我們欠青少年一個道歉

廣告

廣告

編按: 轉自床照事件的教育變奏的回應, 作者(樣傻), 照片為編輯所加 (Merry Jack).

雖然「疑似藝人不雅照片在網上流傳事件」開始淡化,但是我們仍可反思。事到如今,成人和建制最缺的就是反思。

先申報局限,我只能盡力步向價值中立。我既想說是非,但又怕開罪老板和僅剩的朋友;我是教徒,但我剛因評論教會人事政策而被開除會籍,可說是好極有限。我也要申報偶像立場和道德水平。首先,我是筷子姊妹花年代的人,我對TWINS沒有特別的好惡,我只是不喜歡「泛TWINS現象」,一則大眾文化視「青春玉女」為正派的必然人選,有相貌年齡歧視味道,我妬忌;二則市場多年獨沽一味,反映了香港觀眾的狹隘。而本人的道德水準更不堪提,我之所以沒有觀看、收集、傳遞有關影像,只因為我平常看的更激。更尷尬的是,本人任職教師,更有一段時間參與輔導組,做性教育,教女同學保護自己。如果你認為我狗口長不出象牙的話,對不起,不耽誤你了。

首先,我覺得成人和建制欠青少年一個道歉

我是個不濟的父親,縮班飄流天水圍,放工後兼職補習,怕窮;吾妻可能也怕窮,上下班直至午夜,時刻看盤通電話,關注金股匯樓,我們管教兒女的質素可思過半,但願全港只有我家不堪如斯。可是在我半死回家的途中,還有很多時薪不過三十的中年人死拼至午夜。很多陶傑先生所說的家教責任,無聲無息地由家庭卸向學校。

學校光境又如何?Bend 3學校掙扎求存,血拼成績;同工為求跳船求生,戮力進修考牌。Bend 2學校力爭上游,避免成為下一波的Bend 3。Bend 1學校要力保高階市場佔有率,高舉EMI品牌,以免落車後樹倒猢猻散。於是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能人、紅人以及想紅的人,擇木而棲。學生成長培育工作在老板心目中真正地位,大家心照不宣,睇餸食飯。同學們當然也要按時接受德育管飼,但他們身邊成人的身教,往往撕破那些內容絕對政治正確的蒼白言教。我試過從家長的身份責怪老師無良,也從老師身份埋怨家長無品;更試過同時參與任教學校和子女學校兩個家教會,為同學們的成長空間做點搭橋鋪路的嘗試。現在?猶有餘悸!原來一份夢想要九十九份意志外加九百手匯控撐起來的。是我狗眼看人低,我看不到我身邊的年青人得了多少有效的成長培育和道德環境保障。

雖然我們該做的做了不多,但是,我所見的成人和建制,從來沒有放過任何機會,責怪年青人一蟹不如一蟹。於是,拍之為賤,被拍之為淫,上傳下載之為惡!警方挾雷霆萬鈞之勢,運乾坤正氣之力,喪「樁」那個「逆天的」一嘢,是為一洩建制自天星鐘樓以降對網絡一代「捉你地唔到」之怨?劈枱定莊閒?在我們併指如戟、痛斥其非、氣壯山河之同時,別忘了至少還有兩根指頭向著自己。這些「十惡不赦」的「社會下流」,不論有沒有大學學位,能否勝任廣播處長,都是我們言教身教以至社經文化氛圍塑造出來的,我們是跟他們劃不清界線的。年青人「沉溺」網絡及電漫世界,是否我們佔盡社會平台道德便宜,令他們敗走屬世,懷恨也好、無奈也好,避匿於他們的「山水庭樓」?我們又何需放火燒山?我們一方面感動於【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主角的際遇,昇華他們的性行為,一方面我們又不甘於面對小鬼們的性活躍優勢,我們的「懇切勸勉」內容中有那些是出於「睇佢地唔順超」的成分?我們有多少核心價值是對等齊一的?網絡「還拖」背後有多少源於對道德霸權的反感?有誰會蠢到用對手最擅長的遊戲規則開戰?我們做少了甚麼、做多了甚麼,以致代溝中積聚怨氣?舊約聖經叫我們遇到大事要禁食祈禱、披麻蒙灰、懺悔思過,採其意義,我想最少是放下身段、檢討自我吧。我不會迫學生做我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我在課室對同學說不出對不起,大家亦不必勉強。

道不出歉,也該補救一下吧。

第一,先不急於做,是不做。停止所有的「機會教育,抽悲劇水」。我們深信學生必然不關心時事,不懂選取合宜教材,缺乏分析視野,需要操練通識思維,更可能曲解事理;所以老師應藉時事申教,同學們該分組討論,跨科研習,一魚多吃…義正辭嚴,那個通識老師不奉為圭臬?中間有否梁文道先生所說的玉女啟蒙情意結?老師在學生面前,憑藉較成熟的傳統語文和推理分析能力,領了風騷,又操練了學生應試技能,於是感覺良好,自然樂於附和這種美其名回應日常生活經驗,實質傾斜於中產文化的教考潮流。真的百利而無一害嗎?

個人一直極之反對以頭條時事作教材。一則師生都受熱潮氣氛影響情緒,視野未清,盲人瞎馬;二則事態持續反覆進展,難窺全豹,一個不幸隨時需要 restart消毒,到時趕喉趕命,焉得深化;最重要的是,頭條時事通常包含了個別人士的悲慘際遇。直至現時為止,我看不到有哪一個上得了教育局做示範的教材,備有足夠的時間和人手預算來確認、處理、轉化老師和學生的情緒狀態,以助提升同理心及忠誠反思個人生涯規劃。波,唔係咁射應該點射?我們應該知道,河水洶湧時,是摸不到石頭的,待些兒才過河,可以吧?即使做老師的領正輔導牌,道行高過社工,學生有必要去冒創傷後遺的風險嗎?記得嘉利大火教訓嗎?我們可能連後果都未清楚,就有理據代學生決定冒險?還有,眾生平等,個人學業成就應否建基於他人的悲情之上?讀書大哂?當事人尊嚴何在?當事人親屬的感受誰去維護?我們只不過是窗明几淨飲衫全套正襟危坐飯前謝恩之後,傷口撒鹽。當事人能在平等和充分瞭解權益的基礎上,自願釋出陳述故事品評言行的版權嗎?這種披上了學術外衣就可以置他人尊嚴感受於道外的不把人當人的無煙暴行,在學園的治外法權包庇下,塑造了多少今日我們所不齒的無情「刁民」?頻密並習慣於以治學治事的冷靜面對他人的悲情,用完打包棄之,這種粹精取華的行政專業運作,香港還嫌少嗎?還要拆幾多天星、扑幾多景賢至得你醒?我們還嫌下一代不夠精明冷靜嗎?魯迅當日為何棄醫從文?孟子所說行一不義殺一不辜得天下不為的教訓到了哪裏去?我們終有一日會老去,當親生子女對你「精明冷靜」時,就是答案了。

最痛,莫過如道德派趁機申述教條。肯聽的人,早就聽了啦。反對的人在引頸仰望道德台階時強化了彼此的刻板印象。危機介入變成危機鎅入,鎅到入肉。聽到霍霍磨刀聲嗎?這陣子,那家學生沒有聽到性要貞潔網要自律書要讀好?我們口講學先於教,以生為本,到底有哪所學校由學生上台陳述「身為學生的我還有哪些人生需要和疑惑未曾解,老師我想你幫我甚麼…」?學生有無「拒絕套餐,點唱散件,甚至,靜一靜消化吓」的權利?為甚麼九一一之後一定要還手?敵人,如果有的話,在哪裏?學生在事件中也許有很多不安情緒,我們何需觸動抗拒加大距離?

第二,主動縮減距離

我們或許不甘心紆尊降貴,不屑削足適履;至少也應多了解電腦和網絡。除了財經新聞和八卦消息外,網絡還是一個有人氣的世界,更是一個傳統勢力先輕視後驚愕,再因無法操控而老羞成怒的世界,這點相信希拉莉感受良深。網絡有大量今日非主流、他朝非池中物的見解,走寶自誤。我們或許會因為害怕失去知識優勢而掉頭不顧,但網絡卻不因個人好惡而存歿。傳統媒體是要向付款受眾、大款廣告商以及發行地區的把關政府交心討好的;網絡,相對地中立清新。而網絡世界的運作,遠遠超前於現行社會規範工具之外,例如法例、執法組織和管理哲學等。個人雖然對警方頗有意見,但絕對敬重兩位處長是坦率真誠地相信自己手上相關法例的,他們的幕僚也沒有陷害老板的智慧和需要,所以我覺得這不是個別公務員的人文素質問題。兩位大SIR所丟的架豈止是他們個人榮辱?李少光又豈是隨口護短之人?令人擔憂的是,連紀律部隊的手板眼見工序指引都可以落後大市,那其他要審時應變的公共服務管僚配套,能否支援香港成為國際大都會,步向知識經濟?爹親娘親不及銀紙親的大中環價值豈能容忍這些滯後?勞維思式的清算行動於事無補。

認錯難,向比自己文化道德「低」的人認錯更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