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詭秘的山東街休憩處

廣告

廣告

詭秘的山東街休憩處

有種私人管理底下的公共空間,好像總是在防止而非鼓勵附近的居民前往和使用,刻意跟 社區割裂開來。眼前的照片拍攝了這類空間。它是位於旺角朗豪坊洒店側邊的一座公家休憇處,由鷹君集團落成了數年,而建公園以前是條雀仔街。在旺角住了四年 多,路經了數十次好不容易才發現這塊不起眼的告示牌:康文署山東街休憇處。

「不 起眼」是因為公園的整個規劃設計都像是朗豪酒店的私家休憇處。這個告示牌的側邊是一塊塊長長的草萍,上面疏落地擺放了幾棵掛有名牌的小樹,小樹上更纏住了 珠串般的燈飾。有數棧射燈在地躺臥,但更重要的是地上有一排又一排高至大脾的圍欄,宛如一篇自我聲明:公園可以遠觀,但不可褻玩。就是說,公園只是用來觀 看,而非叫人停留、聚腳和使用。

草萍以外,公園佈置了蛾卵石和人造巨石,還有水池及其瀑布,而水池並沒有動物。這是個極度視覺化的公園,而其視覺顏色與格調無不令人將之誤認作是朗豪洒店的一部份。

公園其實設計了一堆「sir滑 梯」之類的遊樂設施,不過那都給隱敝地升高、收藏在公園的第二層上。言則,方便人們抵達的地面是純粹作觀看之用,而可供使用的遊戲場卻設在非常隱敝、較難 抵達的上層。怎個「難」法?我計算過自己的步履,若由地面走上去,足足走了一百七十步,並在那條接搏公園上下層、看上去十分雅緻的橋(圖中告示牌上)上轉了共七個彎。可以想像,筆者未過立身之年也感遙遠,更何況區內的公公婆婆!

升高和隱敝的效果固然是跟附近的社區割裂開來(吊詭是增加綠化休憇用地本來是政府重建舊區的承諾),但割裂其實早由地面開始的。其實告示牌側、草萍之類的設計只在上海街一邊(街道兩邊都是朗豪坊建築物,所以設計主要向供消費者和遊客展示)出現,而公園的其餘兩邊街道(包括山東街和新填地街,兩旁都是接壤舊區鋪子如五金水電)則沒有任何展示之物,簡陋得「面無血色」,任誰都看不出是屬於山東街的休憇處。

開展公共空間運動有多迫切?讀者若去走一趟就會知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