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國

能放能收

廣告

廣告

What
看著緬甸風災,看著四川地震,再回想聖火傳遞期間的國際反應,我突然有個念頭:停辦北京奧運。把籌辦的、參賽的、投資謀利的人力物力轉到兩個天災現場,人道關懷,民胞物與;也釋放整個中華民族綳緊了的防衛神經,把中國從京奧公關災難這個人禍現場中抽離出來。不過誰會願意聽呢?
why
識時務者,本不應對京奧成敗得失說三道四,開罪權貴;對坐擁十三億吃飯嘴巴的中國領導人說人命寶貴,無疑講人自講;但國運始終比個別人士的顏面和荷包重要。按現時國民情緒,京奧極有可能成為世人洩憤和中國人攞彩的困獸鬥,食物清水交通待客裁判通訊勝敗器量等文化配套,都可能受到群眾心理狀態影響而鬧大,到時是非更多。
How
舉辦國際盛事,本來是為了多交朋友、增添面子,何況奧運大多「舌」頭賺尾,靠旅遊口碑、基建改進來慢慢回饋社會,藏富於民。假如能/肯組織京奧中的國際友人移師四川採訪救災,一賺同情友誼,融冰降火;二收捐款,補貼辦奧支出;最重要是建立開放姿態,一洗西藏封場印象,亦可借用緬甸政府形象作對比,坐收國際人心。
再來拍賣獎牌、紀念品和選手村籌款賑災。
然後再活用緬甸政府與北京的微妙關係,派遣中國人入緬救災。一來建立人溺己溺相濡以沫兄弟情,鞏固地緣政治;二來顯示危機處理的大國能耐;以軟實力重拾國家形象;三來,能人所不能地成功入緬,延續了中國在北韓中東等非歐美主流事務的特殊斡旋功能,有助營造中國成為國際「馴獸師」的角色,爭取國際事務發言權。
If
從實利上來說,這些都是千載難逢、千金難買的外事黃金機會。從道德層面看,風災地震並不是我們求諸天地鬼神而來,我們只不過向人道拯救方向順水推一下舟而已。至於本來到口的榮耀和商機,自有人因得不到手而心有恨,好歹我也算是半個運動員,我明白那種感覺有多難受;但相比起災民和國際社會,受影響的人數和打擊深度沒得比,國家要補償也不難;國難當前,有幸無恙者自當為大局著想,放下小我所欲所見,以維護聖火那股勇猛情操,在國際視綫下,把希望送到受災同胞手裏吧。至於願否容納達賴參與,我只想起抗日時代曾經出現過的國共合作。
這些都能贏取國際認可的行動方向,中國需要的也是這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