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毛尖:二奶,二爺,一夜情

廣告

廣告

按:人們經常掛「二奶」一詞在口邊,但天南地北,沒有一個人問,什麽叫「二爺」?最近國內不少大學校園,學生正就一件事,為「二奶、二爺」討論得火熱。

文:毛尖

  

 
  重慶師範大學最近試行了新的學生管理條例,其中有這樣一條:發現當三陪、當二奶、當二爺、搞一夜情的將開除學籍。

  規定一出,民聲喧嘩。一夜情不能搞,那麽兩夜三夜四夜情?夜情要繼續?如果大學生不能支配自己肉身,誰來支配?最後,爭議聚焦在,如何界定案情?據該校有關方面稱,他們主要是依賴公安機關,一旦公安部門對事實認清後,學校就會做出相應處理。同時,倒有特別敢做敢為的女生跳出來說,我就是你們眼中的二奶,但是,我自己並不這麽看自己,我只是和相愛的男人同居。

  現在,全國範圍內的討論正在展開,學生強烈要求把這樣的規定也寫入教師的行為準則,家長念聲阿彌陀佛,新生活運動是時候了。不過,奇怪的是,天南地北,沒有一個人問,什麽叫「二爺」?很顯然,這個「二爺」是為了討政治正確弄出來的新詞,勿庸置疑的呀!你看,雖然從來也沒有人真正界定過二奶的含義,但無數女性在這個領域裏的實踐已經為這個詞闖下了一片江山。所以,女權主義這回可以高興一把,他們的努力讓重慶師大不敢不把「二爺」也叫出來,嘿嘿,在我們的詞典裏,有了一個從陰性裂變出來的,陽性的詞。

  但是,別忘了,這個時候,一定有人在某處笑,笑我們。如果生活可以這麽命名的話,那麽我相信,是「二爺」這個詞讓世界墮落的。一點都不神秘,如同王爾德說的,倫敦本無霧,惠斯勒畫霧,倫敦才起霧。

  理論掌握群眾啊,用二爺這個詞,檢索一下我們的文學史,會發現,他的身世比二奶還要傳奇,只不過,那時候,他們是一個個人,可能叫寶玉,可能叫其他。但是,新時代的捉姦隊伍已經成立,就算你躺在戀人的懷抱裏,你也失去了安全感,因為這個世界已經決意不保護我們。如果你今天沒有被二爺這樣的詞捕獲,你早晚會被另外的詞定罪。

  就此而言,我堅決認為,三陪,二奶,二爺這樣的命名,就是一次犯罪,同流合污罪。

信報財經新聞

2005-07-0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