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一日發三書

廣告

廣告

傳統智慧認為一個人的誕生時日可以影響一生的運程,不知一本書的發布時間又會否影響它的命運?如果書籍也要講時辰星座的話,那7月16日一定是個大吉的日子。三本或新或舊、或中或西的書不約而同選在這一天發布開賣。

先是萬眾期待的《哈里波特》第六集,全球鐵定這天開賣。沒有人可以提早擁有,就算你家住加拿大,有機會在那偷步開售的書店裏買了一本,也要割愛交回,更不能在開售之前和別人談論書中的內容。到底把銷暢小說如國家機密般重重封鎖,能否令新書更好賣?明天就見分曉。

第二本發布的新書是《永恆的杜魯福》,為杜魯福逝世二十周年的紀念專集,編者除了把過去三十多年香港關於杜魯福的各色各樣文字來個大包圍外,還收錄部分近年台灣和內地關於杜魯福的文章,當然更少不了杜魯福迷陸離和導演本人通信的紀錄。杜魯福、楚浮、特呂弗,同一個人,三個華人地區有三種不同的叫法,主編梁良的雄心是要在中港台三地出版這本特集,能否用法國電影來溝通三地不同的文化?還需要他進一步的努力。

就算你不是杜魯福迷,只要你對香港電影文化有興趣,這本書還是有吸引力,因為收錄不少多年來香港各國電影會的文字紀錄,令它除了記念杜魯福之外,還記錄了香港電影文化的重要一頁。

在百老匯電影中心舉行的發布會,請來許鞍華、李歐梵等講者。眾多講者中最忙碌要數李歐梵,那天他先後要出席兩場新書發布會,一本是《永恒的杜魯福》,另一本則為不再是新書的龍應台《野火集》二十周年紀念版。

杜魯福電影講偉大的愛情,不少是從文學作品改編而來,愛情是文學的恒久主題。但環顧今天的文學,卻進入一個無愛的時代。文壇真的進入一個「無愛紀」?是愛情失落了,還是愛情小說作家迷路了?若果大家追完三本新書,還意猶未盡。同日下午二時半在三聯書店舉行的「隨風而去:尋找新世代偉大愛情小說」的讀書會,找來吳靄儀和也斯,和讀者一起尋找新世代文學的偉大愛情。

《信報財經新聞》

2005-7-1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