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學士升學夢碎 誰之過?

廣告

廣告

貼文:fred

明報       鍾劍華
2005-08-02

早在前特首董建華先生提出要把香港的大專升學率提高至60%時,不少人已提出質疑,筆者也曾指出這是搞另一個回歸後的「大躍進」。事後發展也足以證明當時的管理層往往只懂輕率的提「指標」,到落實時,除了弄虛作假外便別無選擇,讀者只要弄清楚幾個簡單的事實便會明白。

首先,在宣示了這個大專大躍進宏圖後不久,各界都清楚看到這目標現實上難以在短期內達到。

特區政府就算願意及有能力(事實上它既不願意也沒有能力)大幅撥款增加大專學額,也沒有六成適齡學生可以在高級程度考試獲取合資格的成績(現時每年有約8萬多中學生首次參加中學會考,只有3萬多能升讀預科,預科取得最低大學入學成績的只有1.6萬人)。

於是,有時會十分有效率的特區教育官僚便想出一個偷天換日的觀念,保證這個「大專教育大躍進」的衛星可於一段時間後達到。這便是「副學士」這一大專教育新產品(或可稱為「商品」)的產生背景。這方案避過了高中生輸往大專數額不足問題,新產品還可以新的「自負盈虧」安排來處理財政承擔問題。一段時間之後,大部分高中學生都可以名義上升上大專(當然,大部分都是「副學士」),又可暫時紓緩青年失業問題,對政府而言無疑是又平又正。

有了副學士,一般大學沒有得到更廣闊的發展,部分以前承擔了不少文憑課程的大學,例如城市大學和理工大學,更在政府必須一致看待「非學位」課程這一論據下,原有的文憑學額逐步被「陰乾」。有些教學部門的整體學額與人手也大幅減少。

偷天換日的大專大躍進

在推銷「副學士」這一達至「大專發展理想」的新產品之時,負責教育的官僚鼓其如簧之舌,強調學位得到廣泛認可,教育質素有保證,還有廣闊的升學前景。當時,有官員更說會增加大學學位二年級的學額,讓副學士生可以再升大學二年級。今天,同一位官員卻說:學生不應太過在意課程能銜接到大學,「只要同學能夠喺呢個過程中成長,對自己有交代,就已經好足夠」。事實上,除此以外,還能如何?撥款增加的二年級學額,只算九牛一毛,部分學系只分得三數個,絕對難以滿足副學士畢業生的需求。隨着副學士學額的膨脹,未來就更難滿足這龐大而持續的需求。有學生及社會人士批評學院取錄太少副學士畢業生,但必須認清;二年級新增學額並沒有得到撥款大幅擴充,一年級新收學生如果大額取錄副學士,又會變得對預科生不公平。部分學系、一為生存,二為對學生負責,發展更多自負盈虧的課程,卻又被政府施加種種限制。

凡此種種,都是筆者作為局內人所見所感。最令人憂慮的,是今年有更多社區學院加入副學士這「市場」,近月的招生宣傳充滿了商業競爭的特色與元素。副學士被描繪成為充滿前景,升學路路暢通。對上述問題恍似視而不見。

近日,有副學士學生申訴得不到機會,對學院的指摘也許有欠全面,也不一定公允,但若能拆破副學士背後的神話並揭示政策之失誤及政府之不負責任,這也不失是一件有益之事。

鍾劍華
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