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金佩瑋:九月功課

廣告

廣告

文:金佩瑋  

  各位家長:迪士尼樂園現提供貴子女一個上電視的機會,就是無酬協助本樂園拍攝開幕特輯,但請記着,你們是來工作,不是來玩的,拍完就要走;拍攝可能會不斷重複,怕悶的就別來;還有,不准攝影或錄音,抱歉!我們不會資助你的交通費,但由於貴子女要從早上六點開始工作(沒有餘暇去購買樂園裏的專營糧水),你可享有自備糧水的權利。如貴家長同意,請簽署下列條款—噢,請簽英文那張,中文的只是給你參考。

  重複冗贅的法律文件,還是由筆者綜合報道好了。簡而言之,獲機會參與演出的孩子,其演出版權自產生的瞬間起直到永遠、由已知的到未知的形式,都將完全由迪土尼擁有;孩子甚至要放棄一切「精神權利」(Moral Rights,即作者對其作品的控制和使用權)。迪士尼可進一步使用孩子的姓名、聲音、照片、肖像、傳記資料等等,用各種語言在任何媒體中展示和宣傳。然而,迪士尼無須向孩子承擔任何責任以及作出任何答謝。

域外法權救經濟?

  毫不驚訝,所有家長都在第一時間簽了。我們為此覺得沮喪嗎?憤怒嗎?被搵笨嗎?不。從小孩到父母,都將為替迪士尼出過力為榮。倒轉來說,反而是迪士尼明知我們香港人崇洋媚外、淺薄無知到奉一個惡名昭彰的「域外法權」為經濟救主,才讓他們只需投資百分之九點六,即二十三億就可以換取我們二百三十億以上的基建(連其他賠償及賤價賣地總值超過四百億);投資了百分之九十點四的特區政府,卻只能獲得百分之五十七的股權,而且當中不少為沒有投票權的認股證。是我們習慣了被殖民,連「選」個特首也貪他能勾起我們對殖民統治的回憶和留戀,他們才有膽認為,全香港人都要在美籍管理人員的白眼下免費為他們服務,才有本事讓我們刻不容緩地於不平等條約上簽字。我們迷信市場、迷信自由貿易、迷信資本主義,才會「送上門」為環球統治階級(Global Ruling Class,即超級資本大集團)從數碼港到迪士尼到(幾乎是)西九龍不斷開闢新殖民區。

  正當演藝學院額手稱慶其畢業生都在迪士尼找到出路,卻發現那原來是朝九晚十、工時比保安員更長(而且還要自覺很歡樂)的血汗工種。據聞,拿一萬幾千的舞蹈員,一天要做九場四十五分鐘的表演;而舞台監督,更要為那四十五分鐘表演提供九十八次快速轉妝。筆者記得九八年到蒙古共和國開婦女會,當日韓代表痛陳全球化禍害之際,主人家只是聳聳肩:若沒有剝削,我們連吃飯的機會也沒有。今天,我們是否墮落、沒尊嚴到若沒有剝削就連吃飯的機會也沒有的地步了?

歡樂與夢想何價

  也許,悲哀地,答案不完全是否定的。挾着全球化的破竹之勢,環球統治階級其實已操控了大部分市場,他們榨乾榨淨中╱小企,中╱小企又(有時代替大集團)榨乾榨淨基層(即對全球資本主義運作沒有發球權的)打工仔女;當一個地方被資本集團海嘯蹂躪過後,很快就會出現新的補充受害者。迪士尼在廣東的生產商所引致的折肢工傷,個案多到令該省發展出全國最好的斷肢醫療技術!當嬌生慣養的香港年輕肉體捱不了第三世界的生活?不打緊,將來還可以大量輸入外勞,據聞香港迪士尼一招手,菲律賓國家芭蕾舞團三十四人現走剩四個,內地演藝工作者一定已在蓄勢待發。不久之後,迪士尼更會遷移到上海或其他內地城市尋找更新的肉體和搵更多的笨。

  迪士尼是一個銷售歡樂和夢想的集團,但幾乎全球迪士尼樂園都在虧本,繼續維持和開闢這些落伍的主題公園,只是為了有個仍在運作的門面,以讓迪士尼有足夠能見度向市場轉售快樂和夢想的產品專利權。因此,開闢陰澳迪士尼殖民區真的會為香港人帶來經濟收益嗎?恐怕不會。然而,我們只要記着一件事:歡樂和夢想是沒有專利和版權的,迪士尼膚淺而無厘頭的歡樂和夢想之所以能用作謀取暴利,一分一毫都有賴我們全球人民的無知貢獻,但為什麽我們會有義務去相信別人的夢想才是自己的歡樂?好好地想一想吧。這是香港人今年九月最重要的功課。 

信報財經新聞      
2005-09-0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