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梁款:迷人樂園

廣告

廣告

按:搞教育的梁款,容或是天真容或是傻勁,對迪士尼絕對警剔但仍溫柔敦厚:如何將批判變成一個學習的計劃?

文:梁款

說來慚愧,我搞流行文化研究,但從來未到過迪士尼樂園。今天香港迪士尼樂園開幕,文化版編輯叮囑我一定,一定要寫,未到過的話,可以側寫。我硬着頭皮,答應盡力而為,結果以下的文章,全篇打側來寫。

樂園改變我的家

我的外家在東涌,過去幾年,每隔一兩個星期我都會回家探親。最初兩年,東涌線近總站的一段露天鐵軌,碧海藍天,長長電纜架空,黃金斜陽影照,每次經過,有說不出的舒暢感覺。慢慢,這段迷人的路起了變化。車廂內人頭多了,車廂外的站頭也多了,先有南昌,然後有欣澳。最初欣澳站很靜,後來多了幾個米老鼠的頭,九月十二日,有很多很多的人頭。

回家的路,因為一個樂園,感覺漸變。我關心的是,變得迷人嗎?一問,心就亂。

心亂,因為在迪士尼的問題上,我的家人,一早分成兩派。第一派年輕、貪玩,他們說迪士尼有老鼠,有夢幻,既年輕,又好玩。第二派老餅、嚴肅,他們崇拜「獵奇先鋒」葉蔭聰,對於迪士尼在奧蘭多和欣澳幹下的「壞事」瞭如指掌。於是迪士尼除了廚房有老鼠之外,它在台前倒模複製推銷人工夢幻兼送大美國主義的主題公園,在幕後它主修刮龍剝削,工時最高、工資最低,盛產斷指工場和跟各地市政府簽訂的不平等條約,體現了社會學大師George Ritzer所謂的「以最不迷人的手段炮製表面迷人」的惡行。

一個樂園,兩派看法,家人同枱吃飯,因此時有緊張。我相貌老餅,但生性貪玩,一直主張做人處世盡可能要一人行一步。這條折中主義的路,不易行。上星期一個剛升上中一的侄女傳上電郵,報告她為了慶祝開學,到迪士尼樂園試玩,結果玩到滿面通紅。她決要下個月跟我相約在欣澳,再闖Super Mountain。我對白雪公主有戒心,我猶豫。我對這位小朋有好感,我不想讓她掃興。東涌線上,左右為難,到底怎麽辦。

側卧三天之後,我想到一條秘方,給她回了一個電郵。我說我會破戒跟你遊園,但你也要為我做好三件事:

家人遊園三件事

一、小心讀報

這兩星期香港的天氣和迪士尼樂園一齊大熱,多少都是因為香港傳媒大手催谷,每天以頭版十頁點紅點綠,以其一貫颳大風的方法先捧米妮,後揭陰私,再數盡迪士尼有好人中毒和有惡人除人襟章的大件事。這種先hype後殺的港產蝗蟲式傳媒攻略,干擾大人,教壞兒童,你可避則避。

二、努力讀書

今次遊園,我希望你的背包藏有一本小書,以供我們在人龍呆站時拿出來消暑進補。它叫《Shopping for a Better World》,是一本英文書,但圖多字少,絕不深奧(最深的一個名詞叫做「企業的社會責任」)。它想告訴你,世上有好的Shop和壞的Shop,然後給世界上最大的Shop例如迪士尼、Nike、Levis等按標評分,看它們笑過之後,有沒有破壞樹林、欺壓工人、歧視美少女。你會見到原來迪士尼樂園跟你班內那位壞同學一樣,表面天真,但在許多方面不合格。如果你排隊買汽水時遇到張文光叔叔,記得拿這本書跟他分享,叫他在立法會跟進,早日開展他要「慢慢改善迪士尼運作」的心願。

三、遊不一樣的樂園

我今次破戒跟你玩過山車,你下次也要跟我行博物館。今年暑假,因為欣澳,我本來想到東京的迪士尼做點考察,最後因為抵不住貓巴士的誘惑,改道去了東京三鷹井之頭公園附近的宮崎駿博物館,未入門口,已知道這才是樂園中的樂園。這個博物館,面積不大,但戒絕倒模,連廁所、磚頭都別出心裁。館內有你最喜愛的琪琪與千尋,也有宮崎駿大師以簡單的模型,示範絕不簡單的動畫效應。如果你看到那些兔子跑步、白鳥飛翔和龍貓跳繩的迷人畫面,我想你會跟我一樣,口和眼一起張開。

博物館想遊人親身體驗創作的奇妙,於是展品有大師用過的書桌,有他助手含過的波板糖,它有書香,有人氣,連三文治夾着的蔬菜都是用有機耕種的。我在它的商店買了一個琪琪的鎖匙扣給你,臨行時發現原來店的一角在出售米奇產品,但無人問津。

長大後你會知道,令叔叔最感動的,是日本人這種重視本土流行文化創作,並願意為它製成既好玩、又情深、並益智的「公共文化財」的努力。

欣澳的迪士尼好玩,但這個樂園即使擴建一萬次,它也不可能成為我們東涌居民上心入肉的「文化財」。電郵完畢。

回家真好

我不恨迪士尼,我也不愛迪士尼。我其實最愛長長的電纜、黃金的夕陽和江瓊珠所謂的那種「回到家的感覺」。對於我,迪士尼只是生活中的一個minor distraction,它是長長的東涌線上的一個分站。東涌能否繼續迷人,視乎它的碧海藍天,更視乎我們能否堅持小心讀報、努力讀書和在九龍與南昌站之間落力建造一所令人口眼齊開,將香港本土流行文化創作上升為你跟我的「公共財」的樂園博物館。

回家側卧,你會看到一個不一樣的迷人樂園。

《信報財經新聞》

2005-9-1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