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電影節 本星期日開幕

廣告

廣告

轉貼自(http://www.smrc8a.org/smff)

第三屆社會運動電影節

影像.感動.思索.行動

就在你與我身邊

 在第一屆,我們如是說:

「控制著一個社會的,看來像是體制,但支持著體制的,正正是集體的文化;而集體,又是由無數個體組合而成。因此,如果我們認為社會出了問題,有待變革的話,便需從根本的文化問題開始思索,從根本的個人開始行動,而思索和行動的根本,便是真誠的感動。」

 在第二屆,我們如是問:

「如果「社會運動」泛指一切以「將社會推向更民主化的境地」的動作,那麼,到底我們會把什麼東西包括在內?我們會確認那些動作,才算是將社會在人文和政治方面推向更進步的呢?
一想到這一點,便讓人很難為情,畢竟,我們並不想當社會運動的裁判……」

 現在是第三屆了,我們要說什麼呢?

 一年以來,領匯事件、紅灣事件、大學削資、醫藥費用用者自付、西九龍問題、中大國際化事件、東隧事件……到今年,九月迪士尼這個美式跨國文化媒體企業的佼佼者在香港開幕,十二月世貿部長級會議香港站……我們發現,這些全都指向一個方向:私營化、經濟自由化,成為了唯一的理想社會及經濟模式的指標;透過跨國企業或所謂跨國貿易所附帶的文化攻略,美國/歐洲的強勢文化成為理想社會的指標。

 在香港是這樣,而環顧全球,我們看到,有些地方成為強國/西化城市的垃圾房,有些地方做了世界工廠,血汗工場多得很卻還沾沾自喜;南半球的食物不足,北半球每日浪費來自南半球的食物以公噸計;許多地方的人民拋棄本土文化追逐西潮;許多自然生態為做生意而被犧牲;各國政府努力將政府的責任部門私營化,名為「自由化競爭多服務好」,實則是推?責任又令低下階層食哂苦果……
我們不禁問:所謂全球經濟一體化,真是如此美好嗎?
2003年世貿部長級會議在墨西哥坎昆開會,很多第三世界國家的工人/農民團體去示威,會場內與外都有人努力反對一些對第三世界農民的不平等條約,甚至有韓國農民當場自殺以死相抗,結果那些條約不能被簽定。今年十二月,世貿部長級會議將於香港召開,政府宣稱香港是「最安全」的城市,並已訂了和開會會場以地下道相連的酒店,不讓示威者的聲音被聽到……

 面對今年這樣一個十二月,身為一個「社會運動電影節」,我們可以做什麼呢? 在香港,很多市民認為我們正享受全球化的方便與好處,很多人認為商業與民主自由無關,但卻對全球經濟一體化的猙獰一面毫無認識。我們希望,在十月和十一月的時間,可以做一些文化工作,令大家對「全球化」有更多面向的認識,認識為何全世界有很多人民視世貿和全球化為人民公敵?為何全世界有那麼多人民認為世貿和全球化是富國對貧國的侵略?為何有些人會視每次示威為一場反侵略戰役……

 當然,除了講為什麼反對,我們也希望表達多個地方的人民如何以他們的創造力,對商業化不斷入侵的抵抗、建立另一種可能性的嘗試和保護本土文化的努力—正如南美人民的口號:「收回失地(occupy)、抵抗(resist)、生產(produce)」!這些影片中,既有本地的,復有外地的,希望大家可以從中,獲得一些啟發,並引發出新的想像,新的嘗試……

 由於先前警方和主流傳媒大事吹風,已令到大家都只看到世貿的好處,和只看到「示威者=暴徒」,搞反全球化的朋友想講什麼,記者完全聽不到,只懂得問十二月會不會有「暴動」。我們明白,所有受害人民的聲音在十二月一定會被消音,一定會被抹黑,因此,「反對全球經濟一體化」成為了我們今年的主題,身為一些獨立媒體工作者,我們希望努力發出一些雜音,成為其中一些異議行動的溫床。

 為了讓大家更便於認識「全球經濟一體化」是如何影響我們生活的每一方面,我們把影片分成不同的小系列。每齣影片都會邀請一些本地個人/群體作為該系列的討論嘉賓,並會為大家介紹一些相關議題的延伸活動。另外,我們也邀請了一些本地製作人,就著他們關注的議題剪成一些極短片,在每場影片正式播放前放映,歡迎各位觀眾將之與正式放映的影片作自由聯想。

 最後,希望影片的完結,並不會成為事件在你內心的完結,而是一個參與和關心的開始……

第三屆社會運動電影節籌委
二OO五年世貿在香港開會前六個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