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私有化之 派遣(dispatch)

廣告

廣告

採訪日期: 十二月十二日晚上 民間記者: 安安

晚上與Dominic見過台灣的銀行工會幹事以後,立即又到與來自台灣苦勞網、全國總工會、新竹縣產業總工會和大學的一些學生教授下榻的酒店見面。先是受到他們十分友善親切的歡迎,再聽他們參與了在小童群益會舉行的研討會後詳細及極有條理的匯報。

認識了新竹縣產業總工會總幹事彭桂枝,問到她台灣公營部門私有化如何影響到工人,她回答說,主要受到影響的包括電信、鐵路、電力、石油等,它們以股份開放的形式供收購。公營部門的勞動條件一般來說比私營部門的好,但私有化後部門對工人的勞動條件只有往下壓,工時變長,工作量增多。私有化的問題反映出來的是,僱主為了降低成本使勞工待遇惡化。勞動條件情況最壞的是外判(或外派,
outsourcing)的情況,例如電信部門,就連專研究國家科學技術的工業技術研究院也把非核心的四十二項工作包括行政、會計、司機、警勤外判。趨向是要把後勤事業部門外判或派遣(dispatch)。台灣較常見的是派遣,即僱主透過中介公司聘用工人。政府的講法是這是一種三元關係,並製造了中介公司的就業機會。但由於中介公司抽取了佔了工人每月工資約20-30%的佣金作為「管理費」。所以對於工人來說,是嚴重的中間剝削。彭認為派遣在台灣是違反勞工法的*,可是政府則試圖在明年把派遣合法化(在韓國及日本屬合法)。她們工會於是透過工會活動,工人教育,公聽會和遊行這些行動,努力爭取禁止勞動派遣以及反對勞動彈性化(包括外包、散工化和增加工時)。

一個顯著的例子是Toyota在台設立的裝配工場,
派遣及外派的職工的佔整體職工的三份之一。派遣勞工通常要接受較差的勞動條件,負責一些較差的工作。另外的壞影響是當正式職工要求改善勞動條件時,資方會以派遣工人的水平來與他們比較。(情況不就如香港醫管局的合約員工?)
工會與資方談判時, 資方則以工作量大和零存貨運作方式作聘用派遣勞工的理由,而用派遣勞工的比例就由起初很小的變得愈來愈大。

世貿的目標其實就是這些狀況的極端伸延,以利潤作為絕對的、唯一的目標,。「服務業」的私營化,將有可能會把香港包括醫療、教育等等的各個行業的從業員的受聘條件也逐漸下降,到時才反對的話已經失去任何議價條件。

*根據台灣勞工法有關不能從別人的勞動契約中不正當地抽取利益的規定。

註1:有關更多台灣派遣勞動的數據,可參考楊偉中的《官方統計數字中的台灣派遣勞動者》〈http://linkage.ngo.org.tw/labor/specialproject1-4.htm〉。

註2: 新竹縣產業總工會網站:〈http://hsinchu.tctu.org.tw/indexp.php〉。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