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有雞先,定係有蛋先?(一)

廣告

廣告

撰文︰TSM

(一)

「有雞先,定係有蛋先?」呢個問題,可說是一個十分有用的問題。有用的問題往往都不是可以
輕易回答的(例如︰「點定義先?」、「係咪絕對?」之類),正正如此,它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幫幫我們打圓場,或者扮扮野,請看下列個案︰

個案一︰花前月下

「花花,我真係好鐘意妳架」

「家明,我都好鐘意妳」

「咁究竟係因為妳鐘意我所以我先鐘意妳,定係因為我鐘意你所以妳先鐘意我?」

「重要嗎?這個只不過是有雞先,定係有蛋先的問題」

二人相視而笑,然後在漆黑一片的叢林消失。

個案二︰立法會

尊貴議員甲︰「究竟是因為冇民主,所以香港經濟咁差,定係因為香港經濟咁差,所以冇民主?」

尊貴議員乙︰「經濟與政治緊密聯繫,所以你呢個問題只係雞先同蛋先既問題。」

尊貴議員丙︰「請兩位議員唔好將經濟問題政治化,香港社會需要多一點和諧。」

尊貴議員丁︰「請議員丙唔好將政治問題非政治化。」

……

如此這般,直到lunch time。

個案三︰吹水會

陳阿狗︰「我常被一些哲學問題困擾,例如有雞先定係有蛋先的問題。」

王大貓︰「哲學問題就係咁啦,哈哈哈!我最近則被一群野雞困擾,哈哈哈!」

個案四︰小學

小朋友︰「老師,我問你一個問題,如果你答唔到我,咁你就做翻學生,唔好做老師啦」。

老師(過份自信)︰「放馬過來。」

小朋友︰「有雞先,定係有蛋先?」

這所學校從此多了一個小朋友,少了一個老師。

呢個咁有深度既問題或者套語是怎樣構造的?點解可以咁有型既呢?
 
(二)

首先要解釋呢個問題叫人困惑、迷糊之處。「有雞先,定係有係有蛋先?」,叫人困惑之處其實很簡單,可以兩個預設和兩個「如果……則……」說明︰

預設一︰只有雞才能下蛋(指的雞當然是母雞)
預設二︰只有蛋才能生雞 (指的蛋當然是雞蛋)

(一)如果有雞先,則它是那裡來的?(因為預設二)
(二)如果有蛋先,則它是那裡來的?(因為預設一)

這還未徹底解釋到我們感疑感之處,還要加上︰

(a)    要麼有雞先,要麼有蛋先;

所以

(b)    要麼解釋不到雞的來源,要麼解釋不了蛋的來源。

後人正是透過呢個咁偉大的兩難,要麼把它當成IQ題去為難人,要麼去表示這是根本沒可能找到原因(正如蛋a是雞a現在存在的原因,但是如果蛋a是世界上第一隻蛋,那麼它存在的原因又是甚麼呢?當然,要假設它的存在是有原因的)的情況,要麼把它當作安慰語,叫人心安理得,不要太計較前因後果。

(三)

品嚐過「有雞先,定係有蛋先」這問題的迷人之處,但我們還未搞清「有雞先」是怎樣的問題。未搞清的意思是,我們還未決定「有雞先」這問題究竟是屬於概念/定義問題、經驗/事實問題,還是價值問題;但呢三類問題又是咩東東,鹽西蔥?

首先解釋這三個問題的意思,舉例最方便︰

概念問題(conceptual question)︰王老五有沒有結婚?舅父是不是舅母的老公?
經驗問題(empirical question)︰你一天是不是吃五餐飯?/今天的氣溫是35度嗎?
價值問題(value question)︰講粗口是不是道德?/一腳踏十船是很下流,還是很風流?

概念問題並不需要透過經驗事實去驗證或否證答案,也不需要做實驗、上網找資料、或者做問卷調查。你只要知道「王老五」一詞的意思是什麼,就能解答以上的問題︰依照我們慣常的用法,「王老五」的意思就是未結婚的男人,所以當別人問你「王老五有沒有結婚?」,你要小心,佢可能想「陰」你。你可以先向他確定一下,「王老五」的意思,如果他說王老五是指David,你可能要再問他David是誰。如果他說不知道,那你可以不理他,直到你確定了誰是David,再根據你對該David的認識回答。在這個脈絡下,「王老五有沒有結婚」變成一個經驗問題,而不是概念問題——但這卻是對「王老五」一詞的非一般用法。

但根據我們一般對「王老五」的用法,它的意思正是「未結婚的男人」,所以,我們會把這問題會視為概念問題。如果問你這問題的朋友,啊,原來,也是根據這慣性用法,那你可以放心的這樣回答他︰「沒有,發神經!」,然後去飲王老吉降火。

經驗問題則牽涉經驗事實的證明或否證,例如別人問,「你一天是不是食五餐飯呀?」,你可以根據你平日對自己的觀察(當然,食意大利粉、食即食麵也可算做食飯)去回答︰一餐、兩餐、三餐……啊,不是,是十餐。

價值問題則不能用觀察去確定;我們不能做實驗決定安樂死是不是道德,做問卷調查也不能決定一腳踏幾船就是下流或風流。價值問題也不是定義問題,我們不能從安樂死或一腳踏幾船的定義得知它們是否道德。哪,怎樣決定價值問題的答案?有些人認為無法決定,有些人則認為可以用理由(reasons))的說服力來決定——在此不論。「有雞先」明顯不是價值問題,如無意外只有兩個選擇︰它要麼是經驗問題,要麼就是概念問題。
   
(四)

聰明的你可能已經揣度我,講咁多野梗係要說「有雞先」不是經驗問題啦,因為由頭到尾大家都當「有雞先」係經驗問題嘛。雞同蛋的起源問題,就好似歷史題咁︰「究竟有楊貴妃先,定係有唐明皇先」。如果你竟然話「有雞先」真係經驗問題,似乎反高潮喎——親愛的讀者,我很開心,但你估錯了!

這個問題可以是經驗問題,也可以是概念問題,端賴「雞」和「蛋」這兩個概念的內容是什麼,這問題迷人,好玩、好用,正是因為我們沒有弄清「雞」和「蛋」兩個概念的定義,而問題正出在這兩個預設︰

預設一︰只有雞才能下蛋(指的雞當然是母雞)
預設二︰只有蛋才能生雞 (指的蛋當然是雞蛋)

我們可以就這兩項預設問如下兩個問題︰

問題一︰不是雞生的「雞蛋」算不算是雞蛋?
問題二︰不是雞蛋「生」的「雞」算不算是雞?

如果對問題一的答案是否,那麼「雞」的定義便包括︰必定由雞蛋所出,再加上其他特徵。
如果對問題二的答案是否,那麼「雞蛋」的定義便包括︰必須由母雞誕下,再加上其他特徵。

(五)

其實「有雞先,定係有蛋先」呢個問題,不是不可以回答的,可以有很多可能性,例如︰這世界無緣無故有兩隻蛋,誕下一隻公雞,一隻母雞,啊!原來是有蛋先的。或者,這世界無緣無故有隻母雞,她生了一隻或者幾隻蛋,啊!所以原來是有雞先的。「有雞先,定係有蛋先」這個問題如果這樣理解,便真的是一個經驗問題。即使我們無法真的走到過去那一點去「看」,看看究竟是無緣無故有蛋先,定係無緣無故有雞先;但是,在理論上,這還是可以驗證。

但其實我們並不是這樣了解這問題。首先,我們可能並不接受會無緣無故有兩隻蛋,或者有兩隻雞。凡事情都是有一個原因的。是不是每件事或物都有原因,我們可以討論。但我們可以設想,第一隻出現的「雞蛋」並不是無緣無故的,我們可以設想,根據科學家的研究,第一隻雞蛋是一隻母狗生的——十分奇怪但可以想像。

你會說,狗生的,怎會是雞蛋?所以更根本的前設,是大家會認為不是雞生的根本不是「雞蛋」,或不是「雞蛋」生的根本不是雞。如是者,當我們問「有雞先,定係有蛋先」,即使我答是有蛋先,你也會根據蛋的定義質疑我那究竟是不是蛋,如果我說是有雞先,你亦會根據雞的定義質疑我那究竟是不是雞。

「有雞先,定係有蛋先」呢個問題可以是一個經驗問題,只要你不把「雞」定義為︰必定由雞蛋所出,再加上其他特徵;或者,不把「雞蛋」定義為︰必須由雞誕下,加上其他特徵。但如果你是這樣定義的,那就是一個概念問題,其實這個問題的形式是這樣的︰

有(一種由雞蛋誕下的東西)先,定係有雞蛋先?

有雞先,定係有(一種由雞誕下的東西)先?

這兩個問題都是分析的問題,前者當然答有蛋先,後者當然答有雞先。結論不過是如果有雞先,就有雞先;如果有蛋先,就有蛋先。必然地真,但沒有信息內容,亦沒有弔詭之處。弔詭之處,是因為我們把一個概念問題當成是一個經驗問題。

但你千萬不要執著以上的分析,或者急著要求別人澄清「有雞先,定係有蛋先」到底屬那類問題。
因為,「有雞先,定有蛋先?」並不真的是一個要回答的問題,就像「你好嗎」之類,它可以表達友善、迷惑、要求停止追問之類的情緒。但如果,你對於那些以這個問題表示自己惑於深奧哲學問題之中的人;我建議,你可以這四句偈語回應,讓他/她更迷惑︰

什麼是雞,什麼是蛋
雞即是蛋,蛋即是雞

原刊於笑話百出,一仆一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