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龔祖兒

時政文化評論人 網誌

生活

中東之遊:伊斯坦堡

中東之遊:伊斯坦堡
廣告

廣告

作天晚宴的表演太精彩了,較夜入睡,故早上只去了君士坦丁堡舊城牆遺址看看便算,午飯後先來個午睡,養精蓄銳等待晚上搖滾樂班霸U2橫跨三年的360° 世界巡迴演唱會。 場地阿塔圖克奧林匹克體育場在伊斯坦堡市郊,當時還沒有任何公共交通工具直接到達,我想不通演唱會完結後怎樣離開,但船到橋頭自然直,不想了。 午睡後,五時提早用過晚膳,之後乘地鐵到伊斯坦堡凱末爾國際機場再轉的士,到達會場大約六時半,場館在山頂,附近杳無人煙,主辦單位入場安排也有點混亂,排隊入場時觀察,東亞人觀眾差不多沒有,入場後已七時,喝點啤酒後,Opening act 的 Snow Patrol 開始表演,雖然Snow Patrol已是知名樂隊,但觀眾志不在此,不太熱烈,表演大約八時完畢。 於是觀眾又四處閒聊,喝酒,時間很快到了十時,U2終於出場了。 搖滾樂的表演,遲半小時之內是準時,一小時之內也算正常,但接近兩小時就比較少了,因此 Bono 一出場就為此解釋。 U2一口氣連Encore表演了兩個半小時,U2不同階段的作品也有,360° 演唱會的舞台設計與燈光效果也是畫時代的。 演唱會完畢後,停車場內有各式各樣的汽車、旅遊巴、電單車,就是沒有公共交通工具。 隨着各觀眾陸續登上已安排的汽車時,有一條像摩西帶領群眾的人龍逐漸形成,因為已有一大群跟我一樣無想太多的觀眾,開始由山頂沿著車路慢慢地行落山,人龍源源不絕,各人年齡由十多歲到六十歲不等,步行時間大約一小時後,人龍已到達山腳高速公路旁,高速公路上只有適量的士,觀眾卻沒有爭先恐後截車,而一起採取香港坐「間房仔」的士的方法上車及付款,我同一位土耳其人、一對羅馬尼亞夫婦同車,車程上閒聊,羅馬尼亞夫婦稱他們國家很多人過來看演唱會,有些包了旅遊巴,只是他們沒有而已。 我們的車是土耳其人先到;羅馬尼亞夫婦隨後,我回到酒店時已是零晨兩時半了。

360

U2的演出令我非常興奮,慶幸我有叫化子身軀,四海為家,不會失眠。 其實我遠赴伊斯坦堡也是為了欣賞此場搖滾樂隊演出,同時遊覽歷史名城。 上世紀八十年代走紅而一直活躍到現在的U2,從來不到香港演出,要是等他們到來的時候,可能他們已經六十到七十多歲了,或者到時我亦無興趣欣賞。

一覺醒來,接近中午,今天是最後一日在伊斯坦堡,會輕輕鬆鬆的行大市集、埃及市集。 旅程時光飛逝,五天前從香港乘坐土耳其航空夜機到達伊斯坦堡凱末爾國際機場,當日大約早上五時半,辦妥入境手續及兌換當地貨幣後,在地鐵站等待頭班車出舊城區,在車站巧碰上了兩位跟我也是獨遊的日本男士,大家閒聊了幾句後,一起學習如何使用地鐵售票機,出乎意料地鐵站頭服務員是配備短槍的,可能他是要兼任地鐵站內的保安工作吧。 從機場站經過十七個站之後,往舊城區的乘客要在地鐵Aksaray 站旁邊的地面輕鐵站Yusufpasa 轉乘地面輕鐵,先前的一位日本男士也在此處轉車,我乘了四個輕鐵站便到達下榻的山打索菲亞酒店,酒店接待處即時配發房間,安放好行李及梳洗後,便開始了該天的行程。 由於酒店位於蘇丹艾哈邁廣場附近,所以急不及待遊覽了藍色清真寺、君士坦丁堡賽馬場、聖索菲亞大教堂等重要景點。

pistol

翌日,由酒店舊城區乘坐地鐵過金角灣彼岸的新城區,新城區有出名的塔克西姆廣場,鄰近商業區也有大型購物商場,每逢伊斯坦堡有大型集會,例如政黨造勢日、東突厥斯坦反華遊行等都只會在新城區這邊,因此較多遊客的舊城區是不會受社會運動影響的。 在塔克西姆廣場逛完及購物後,便步行到軍事博物館參觀,博物館展示了土耳其軍隊在韓戰的足跡,當時參加對抗北朝鮮人民共和國侵略大韓民國的國家很多,亞洲的有中華民國等等,現時被人口大國認為是台灣獨立國旗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尚在博物館內巍然飄揚。

在舊城與新城區,發現伊斯坦堡的土耳其人即突厥人,面額輪廓千變萬化,黑眼、棕眼、藍眼、綠眼也有,有些人眼部有內眥贅皮(Epicanthic fold) ,高鼻、直鼻樑、鷹鼻,黑髮、棕髮、啡髮、金髮,皮膚白晢、棕色、深棕色,林林總總。 中亞一帶的突厥人東征西討,與各地民族通婚,越接近中原的突厥人,面額有中原特色例如眼部有內眥贅皮、黑眼、皮膚棕色,伊斯坦堡的突厥人較多與高加索人通婚,輪廓有西方人特色,例如藍眼、高鼻、金髮,皮膚白晢。 山打索菲亞酒店附近有一所滬菜館,店內除有一位湖南大媽做侍應外,其餘都是本地人。 有一趟我在用膳時,因正在閱讀土耳其國父凱末爾傳,其中一位有中原面額特色的侍應跟我閒談,他很欣賞凱末爾排除萬難,建立土耳其共和國。 暢談後,他透露他是新疆維吾爾族人,去了美國讀書兩年後過來伊斯坦堡,因維吾爾語與土耳其語同屬突厥語系,維吾爾族人大概不足一年便可適應土耳其生活。 我有一種預感,凡是移居土耳其的維吾爾族人,都在新疆被迫害得很厲害,伊斯坦堡有四個支持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的組織,我直覺所有住在伊斯坦堡的維吾爾族人,都是支持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的。 維吾爾族侍應對香港民主、自由情況很了解,也很關心,大家互相勉勵,四目交投,盡在不言中。

往後的兩天,行程包括參加了酒店的一天遊;從伊斯坦堡的歐洲區經穆罕默德二世大橋跨越博斯普魯斯海峽到亞洲區,參觀朵瑪巴切皇宮,乘搭感覺像以前維多利亞海港的海峽渡輪,與此同時,也瞥見了古典的海達爾帕夏火車站。 演唱會前一晚出席了酒店接送的表演晚宴,晚宴會場容納數百人,客人包括各種國籍,表演項目多采多姿,由傳統土耳其音樂、土耳其民族舞、西方流行曲、肚皮舞也有,歷時五小時,表演流行曲的女士不愧老江湖,各式各樣語文的歌曲都能唱,例如:英文、法文、羅馬尼亞文、中文、西班牙文等,當她唱到某類語文歌曲時,她就會邀請該地區客人上台合唱,由於我是現場唯一華人,於是便要與她合唱一曲「高山青」。 肚皮舞的首席表演女士雖然年齡成熟,但她是真正跳舞而不是賣肉的,她能指揮背脊及腹部的肌肉,逐幾吋幾吋的郁動,蔚為奇觀。

bridge

伊斯坦堡景色漂亮,海風令人舒服,天空總是蔚藍,路上行人表情休閒,雖然我有點捨不得離開,可是夜機將至,只好祝福維吾爾族小伙子能夠排除萬難,像土耳其國父凱末爾建一番大事業便好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