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代貼:孔慶東真的有罵"香港人是狗"嗎? 作者:尾崎崇實

廣告

廣告

這是大陸第一視頻新聞網絡電台《孔和尚有話説》節目,孔慶東就大陸遊客小孩在港鐵内進食,而被香港人怒駡事件的發言的全文,原文的標題是《香港很多人殘留殖民主義心態 素質太差》。

孔是一個民粹名嘴,説話煽情,並不文雅,在政治上也可圈可點,是個事實。但這位以教授金庸、梁羽生小説聞名的,也發表過讚揚香港文學和批判港資企業在深圳暴行的言論的人,有沒有真的像不少人所宣揚的,罵“不說普通話的人是王八蛋”,而全體“香港人都是狗”呢?恐怕是沒有的。

孔說:“两种不同的语言,你说这个细节很重要,两种不同的语言,一种是普通话,一种是方言,说普通话的人,没有义务,没有必要掌握任何一种方言,中国人有义务说普通话,你没有义务说东北话说四川话说北京话说天津话,你可能只掌握你长大那个地方的方言,你的家乡的母语,你没有义务说别的地方的话。但是任何人都应该有义务说普通话,当你遇到一个人,他说操的方言跟你说的话不一样怎么办,双方都应该说普通话。故意不说普通话,是什么人?王八蛋,一定是心里阴暗有别的目的。比如说香港人你是不是中国人?那么据我所知很多香港人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张口就我们香港啦,你们中国啦。这就是王八蛋,这种人就是给人家英国殖民者当走狗当惯了,到现在都是狗,你们不是人。我知道香港有很多人是好人,但是有很多香港人至今还是狗。假如说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香港人身上,结果是这样吗?结果不是这样。”

孔這裏罵的,是那種遇到大陸人時,會說但故意不說普通話的那種香港人,他認爲這些人歧視大陸人,是殘餘殖民地“高等華人”心態的表現。孔說他知道香港有很多人是好人,但是這種自命比大陸人優越的香港人,是狗眼看人低的。

孔說:“这就是鲁迅先生早就批评过的西仔[尾崎按:應為“西崽”],鲁迅先生当年就说这个上海街头就有很多西仔,专门欺负乡下人,看乡下人进城不懂规矩啊,比如说看不懂红绿灯啊,比如随地乱扔垃圾了,马上过去罚款,这种人在帝国主义面前是狗,在中国人面前是狼。所以这种人是殖民地遗留症。”

這段很易懂,不用解釋。

孔說:“我多次去过香港,所以香港有它的好处,比如说法制,说到法制也是英国人留下来,当年英国人怎么对付香港这帮狗的,拿鞭子不老实就抽啊,生生给抽老实了。用老百姓的话说,用北京人的话说,就他妈欠抽,哎,就是欠抽。现在呢我们香港回归了,但是人心并没有回归,还有很多殖民主义者留下来的狗仔子,他在殖民主义者面前是狗,但在内地同胞面前突然觉得自己是狼。这种心态就和当年日本鬼子队伍中的那些高丽兵和台湾兵如出一辙,我们管它叫二鬼子。香港,到现在都有很多二鬼子,你看刚才那个男的,他像个人吗,虽然你听不懂他说的话,人家不过一个孩子在地铁上吃东西,你就说小朋友不能这样做,这有规定的,这样做不好,应该这样处理。而且人家妈妈还说了,我们不知道,我们现在不吃了不就行了吗。后边这事情还没完没了了,而且是群殴,你们对待香港人这样吗?你们对待美国人这样吗?对待日本人是这样吗?对待你日本爹美国爹是这样吗?我就没看见你们这样过,香港人素质高吗?我认为香港人是中国各地里面素质比较差的地方之一,我多次去香港,都看到大量的香港人没有人味儿,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香港导游,香港的售货员,就没有几个有人味儿的,你香港人有什么资本在内地人面前扬眉吐气,我再次说,香港人很多是狗。”

孔這裏說,香港的法制,是英帝殖民統治的產物。而今天不少的香港人,仍然是“在殖民主義者面前是狗,但在内地同胞面前突然覺得自己是狼”,就像“二鬼子”,等等。最後他用欺壓大陸遊客的導遊、售貨員做例子,說香港這些人沒有資格狗眼看人低。

“网友:香港人一向有歧视内地人的传统。

孔庆东:如果这样的话,你香港不要跟内地发生关系了,我们内地不再供应你水,不再供应你蔬菜,不再供应你水果儿,不再供应你稻米,你自己活吧,你找你英国爹去吧。”

這段話,可以說是完全擊中雲根無上師教眾的要害吧:你們硬是要歧視大陸人的話,那又凴什麽以爲別人一定要賣東西給你?別人真的像你們愛慕殖民者那麽犯賤嗎?

孔:“各国人都有道德好的,都有道德不好的,香港人大批人都是道德素质不好,这是我亲身感受,但是他为什么就趾高气昂的,他认为自己在道德上高人一等,这种心态你学过一点历史就马上清楚。这跟当初韩国殖民地看不起别的国家的人,香港人看不起大陆人是一样的,如出一辙。典型的殖民地,洋仔心态。”

這裏是說,每個地方,都有道德好壞的人。自以爲比大陸人高等的那些香港人,是典型的殖民地洋崽心態。

孔:“在哪里,在地铁上吃东西是不好的,即使没有规定也是不好的,问题是我们看见一个孩子在地铁上吃东西,应该怎么办,应该一视同仁,是不是看见是一个农村的,你上去就骂他,几个城里人一块儿去骂这个农村人,这样做对吗?何况你香港不要以为你现在还有什么优越性,香港现在你的优越性尽失,以前香港相当于中国一个特区,把便宜都给你占了。现在当上海这些沿海城市起来的时候,香港没有什么优势了,现在全靠内地人去旅游,维护你们的生存。不然你们都得饿死,变成臭港。”

這段的上半部說的,是在公衆場合遇上不當行爲時,也要平等待人。後半段是難聽了一點兒,但它的“合理内核”,就是說部分香港人的大香港優越觀念,是同事實距離越來越遠的了。

然後,孔慶東以新加坡做例子,說殖民地法制,就是嚴刑峻法。而靠這種東西維持的秩序,其實也可以反證當地人“沒有素質”,是“賤”、“欠抽”。稍微了解香港六七十年代的社會狀況(盜賊橫行、貪腐普遍、海洛英上癮者數以十萬計),知道殖民地的所謂“公民道德”,到底是怎樣形成的話,也就不會對孔這種黑色幽默大驚小怪了吧。最後,孔說香港有200多萬人居住“不到20平米[即200多尺]的鴿子籠”,李嘉誠蓋的“200平米[即2000多尺]的房子號稱豪宅”,是沒有“什麽好驕傲的”、“笑死人的”,叫某些香港人反思他們是國際頭等公民的幻想。

認真的說,孔慶東這個人再有問題,也比陳雲之流高級千百倍了。

孔慶東發言原文:http://tv.v1.cn/khs/2012-1-19/1326950258471v.s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