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何用,撤回有理

廣告

廣告

DSC05911

特首梁振英宣布,取消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3年死線,由學校自行決定是否開辦國教科及如何開辦。他強調,香港是國家一部分,學生認識國家是應該做的。但國民教育科是否真的如梁振英所道,學校有自由開展與否?難道從中史科已不能認識國家?還是要孩子認識「進步、無私、團結的執政集團」?

教育局撥款辦國民教育的支出由2011-12年度的8600萬,急升至本年度5.96億,當中5億為一筆過額外津貼。就學校能自己選擇開展與否的問題上,政府稱支援學校推行國民教育科,而動用大筆資金予學校。這種做法看似為新一科推行所需作準備,但支出卻較以往多出好幾倍,更會令人懷疑存在利益輸送。

在二零零四年通過的「校本管理」下,辦學團體與校董會間的關係重組,並引入類似「均等操控」的學校管治方式;辦學團體對學校的控制明顯被削弱,其它持分者的影響力會相對增加。因此日後校方即使不願意開展,但政府仍然能夠從多方面滲入學校,影響校方決定。

教材會由學校自己編製,而已開展國民教育科的呂明才小學正好示範其獨立性。如學會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列為學生責任,並引導學生聽國歌要感動流淚;還保留教育局先前已經刪掉的「中華好兒女」教案,學生需高呼「我為自己是一個中國人而高興」。

「洗腦」對於已建立一定價值觀的年青人、成年人來說,的確不容易做到。但對初初了解社會、世界的小孩子來說,他們不會抗拒社會灌輸給他們的任何看法。為下一代建立良好的價值觀才是正確的「洗腦」,本質上已經是錯的事,即使再三修改也於事無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