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反國教與反東北規劃中,其實沒有之間,只有一體

廣告

廣告

有不少人將學民思潮反國教,與八九六四相比。我認為其中一個扣連點,應該是八九六四是不少港人對自己民族身份的意覺和相認的時候。今天反國教科,在正面來看也有其民族主義的相關性。當然還有學生運動也是一個相似點。將兩者相互比較的時候,需要清楚釐清在印象下的不同,才不致過於一廂情願地去理解現於政總發生的事情。

若繼續沿著學民—六四的扣連去想,其實除了學生運動外,六四也是一次香港的事情,有強烈意識的香港context下的六四。除了少數當時在北京的香港記者與學生外,香港大部份的市民都從流通的媒體訊息上了解事件,從而建立起一種與北京天安門運動的想像的共同體。但我們要認識的是,想像的共同體之所以能建立起來,是有其本土性因素的。而這種本土性因素,就八九六四而言,很可能是香港前途和其中香港主體性的問題。

今天的學民運動之所以如此發生,從接受/抗拒與中國認同,其本土的脈絡究竟是甚麼?其中一個重點應該是近年各種與規劃有關的議題。無獨有偶,就是在九月一日反國教大聯盟的集會翌日,便有累積了近十年的本土保衛運動所觸發的反新界東北規劃集會。由此看來,我們從反新界東北作為具體本土社會脈絡事件來看反國教,我們便能認識到反國教這種想像性奇高的全城聚合連結的肌理。

現在的問題是,運動組織者,以至全港市民,究竟怎樣在技術操作上,緊緊地將其實是二而一的運動扣起來。九月一和九月二的運動連結,在政治領域上,要精挑一個怎樣的共同敵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