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反國民教育運動的下一步:推向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廣告

廣告

今晚梁振英出招,將開展國民教育科的熱煎堆拋到各中小學校去。反國民教育運動會因此而落幕不?棋盤上,沒錯這是一場單純的國民教育博弈,翻開棋盤底,你會發現一場「反國教」運動,不是偶然,也不是單一事件,而是香港人身份追尋過程中無可避免的掙扎。

早在九七之前,早有論者明言香港回歸中國,這種「脫殖而不獨立」的狀態,是一大實驗。因著殖民歷史和經濟、社會、民生各方面的差異,香港、中國之間的關係,在回歸以後如何梳理,是一直都未有人敢去探討的事。在基本法的框架下,香港是受到「一國兩制」的保障,人們生活模式依舊,所謂「馬照跑,舞照跳」。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自治的權力,惟外交和軍事主權被中央政府提供。

從過去十五年中港兩地政府的探戈經驗中,我們看到的是一種近乎性虐(SM)的歡愉關係。性虐關係是主僕關係(master and slave)的化身,一方以施虐取得快感,另一方卻放棄對自身的控制權,以不思為樂,享受被虐的感覺。表面看來,施虐者是強者。實際上,他們彼此都不能沒有對方,緊緊挷在一起。現在中港政府的關係也很相似,因為香港政府不是民選,沒有民意授權,在中央政府面前,只能唯唯諾諾,大小事務聽候中央發落。先天不足的港府,引起公眾對政策傾斜的疑慮,引起這社會的持份者的關注。

從雙非孕婦到D&G反拍,Agnes B簡體餐牌到香港人是狗,當日後高鐵的苦行到還在ing的新界東北被發展等等,兩地的矛盾並非一個政策,半個計劃就能解決。黨國不分的國民教育課程,自成中港關係定位議題的綱目。即使國民教育撤回了,社會上的怨聲還是難以退去。要從根本解決問題,得從香港自身價值出發,在2047之前,向中央政府討價還價,爭取保存香港人的獨特性。以普選特首為港府充權,讓香港在與中央政府的對話中,找到「香港人做香港事」的勢位。

反國民教育行動起自我們拒絕思想荼毒,流露出二次殖民的恐懼,更明志保存香港人身份的獨特性。因此,抗爭不是一次性,也不止於國民教育事件,而是要讓社會上更多人覺醒港人身份的與香港定位的重要性。在霸權之前,我們勢不低頭;面對中央,我們也不必卑躬屈膝。香港人就是香港人,但願能像禱文一樣:從今天直到永遠。

(本文同步發表於吉暝水之部落格:http://movingfromhere2there.blogspot.hk/2012/09/blog-post_9.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