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克儉的母校,今天是這樣

廣告

廣告

吳克儉的母校,今天是這樣。

第十七任香港總督金文泰爵士在任內致力推動中國文化的發展,在1925年,成立了官立漢文中學,是為殖民地第一間中文中學。1951年,漢文中學改名為金文泰中學。

我是金文泰2012年度的畢業生,也是第一屆文憑試的考生。

跟許多傳統名校不同,我們讀書其實只是很一般,沒有名校生的聰慧,但校風又真的很純樸,頂多都只是在球場講多幾句粗口,大家都很享受自己在校園的生活。

金文泰中學的校規很嚴格,事實上又很普通那幾項。例如學校對攜帶手提電話有許多限制、對同學的髮型和校服有很多要求,另外又經常介入我們的紀律行為。但是呢,我們偶然,其實也不是,大家很少去守校規:上堂照打機、照著船襪。不過金文泰的同學確實是很有禮貌,同時也很有修養。

校規跟法律一樣,只是規限你的行為舉止。但同學本身的行為和思想,才是金文泰的核心價值。金文泰的同學會犯校規,但不會做傷天害理的事;金文泰的同學可能會頂撞老師,但大家都會尊重老師的身份,有時頂撞,只是想告訴老師,其實你也不是100%正確。

可是在近幾年,金文泰的核心價值正在慢慢地萎縮。

幾年來,學校像是一間慈善機構旗下的中學般,許多設施都被一些著名的校友冠名了。同時,學校好像愈來愈開始干涉學生的私人行為,比起我進來的時候,最初學校對我們較放任,但慢慢地,自由都開始收緊了,校規嚴格了、放學打波時間少了、小食部沒有了、飯盒難吃了。

另外,不少得到學生愛戴的老師都被調走了。上年文憑試前,竟調走了學校唯一一位在學校任教廿多年的世史科老師,聘請了一位原本想退休的老師,打亂了同學的部署。也有傳聞,有老師不校管理層也被迫出走或辭職;有老師經常向同學訴苦,說管理層經常干涉一些小事,教職員之間好像互不信任。

慢慢地,我們的成績、課外活動表現好像也愈走下坡:在畢業典禮上,只能聲稱自己維持了良好的"增長率";出外的文康比賽,以往只會宣佈自己的同學拿了冠軍、又或是亞軍,但現在只能宣佈拿了第五第六名。同學的紀律也差了,開始有初中生穿校服吸煙,更把相片放上FACEBOOK。

不論是校長、訓導老師,都經常對學生強調,要保護自己學校的校譽,校譽是同學寶貴的資產。可是,校譽到後來又有甚麼用呢?他們說,以後找工作,人家聽到"金文泰中學"的大名,都會知道是一間好中學,有助大家找工作。

講起找工作,學校曾經安排過幾次成功校友回校分享經歷的活動。其實就好像幼稚園般問你"你的志願是甚麼?"有律師、有機師、有商人(事實上大部分都是商人)、有傳媒人。總之,不是專業人士就是商人。

他們彷彿在說,搵到錢,你就成功了。

我參選過學生會,且有幸當選。那些年的回憶,不一定美好,但真的好多。曾經為一些小事與校方爭執,相信也因為一些好像很激烈的行為令校長很不喜歡我。成功地搞了許多許多活動,但在一些事情,我們未能捍衛學生會的權力和尊嚴,也未能保護學生在不同方面的權益。

最經典,要求學校出示學生會憲章,不得要領。

又例如,有同學在網上批評學校,被訓導主任以言入罪。

第二次當選後,學校最初聲稱只能給學生會大約$18000經費,在我們死慳死抵下,最後也維持了正常的活動,但年尾的時候,我們才發現,原來還有$18000我們是未用的。

之後為學生會大選監票,校長羅李瑞華的一番話真令我大開眼界:由於同學對兩個內閣都好像不太滿意,因此出現了大量廢票。羅太在宣佈大選結果後,竟說同學沒有好好珍惜手上的一票,投廢票不是一個正確的行為。

正確的事情,好像在金文泰中學都變得不正確了。不正常的事情,在金文泰都被合理化了。

有沒有人嘗試改變?有的。今年的學生會選舉辯論,有一個校友,做過學生會會長的校友,衝了上台,說了一番話,大致上,都是批評學校的退步。金文泰是一隻鐵達尼號,沉緊。

他講了15分鐘,沒有人阻止他。

之後他的後果可想而知,但之後訓導主任上台他講的一番話,才真的是無懈可擊。他說,剛才他的行為是無規矩的,沒有人授權他上台表達意見,所以大家可以將剛才所有事情忘記。金文泰的同學是最優秀的,絕對不是鐵達尼號。

OK,YOU WIN。

有時在禮堂跟我們說校友的成功史,不一定增加了同學的歸屬感;長途跋涉到球場為足球隊打氣,即使沒有冠軍、也沒有甚麼榮耀,在一個入球、一場勝利後,大家都會歡呼、感到無名的滿足。

幾多威水史也好,離開了香港島,我們也只是一間普通到不得了,被人誤會是泰式餐廳的中學。

其實一間學校最重要的東西,並不是學校出了幾多條A,幾多成功的校友,而是學校提供怎樣的價值教育給學生。所謂價值教育,不一定是民主自由、不一定不是洗腦、不一定沒有國民教育。但至少,要教導同學要做個好人,要走一條正確的路。

正確的路不等於成功的路,搵不到錢不代表你的人生沒有價值。對年青人而言,無為而治,放任自由,讓我們自己學習甚麼是正確的事,怎樣才是做得對。

由上而下、專制的校風,反而容易激起同學反叛的心,挑戰校方的底線。

成績好不好無所謂,最重要的是,我們要做個好人。

最後告訴大家一件事情。這一間殖民地第一中文中學,出產過許多許多的名人。其中包括了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和教育局長吳克儉。

對啊,梁國雄和吳克儉,都是我的師兄,他們好像還是同一個年代的同學。

我很希望,如果,吳局長看到這篇文章,請你到金文泰中學,也就是你的母校看一看。因為我相信,金文泰中學的問題,其實也可能是許多中學的問題。作為學生,我沒有資格評論教育制度是否成功、老師是否有質素。但官校教師調職欠透明、學生校方溝通不足、價值觀教育等問題,肯定都是今天的教育體制存在的不足之處。

其實,有這樣的反思,都是多得讀了世史和通識。但既然愈多同學受惠於通識科而令大家都學會如何反思自己的生活和學到的知識是否正確,學校是否又應該開始去想一想,到底這幾年,怎麼了?

(給大家一點希望:文章連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