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坪洲起義——突破地區政治頑疾的實驗場﹖

廣告

廣告

IMG_1787
圖:接受本網訪問,大談坪洲地區政治的李健和和仔。

一直以來,鄉事委員會或村代表選舉,均是徒有選舉之名,選舉結果早由內部協定。鄉郊地方的區議會選舉,同樣也是最為乏味的無競爭選舉。大眾一向對於這些選舉所知甚少。然而,在上月舉行的一場坪洲鄉事委員會街坊代表選舉,卻是一次實實在在有競爭的選舉,共有1,737位居民投票,投票率近半。「起義派」黃衫軍在17個席位中,獲得15個席位,完全將「建制派」的黑衫軍擊潰。這場選舉之所以得為公眾所知,還是因為黃衫軍中有廣為香港市民熟悉的和仔李健和。和仔為人隨和爽朗,不久前便答應民間爭取最低工資聯盟拍片,支持政府將最低工資定於33元。獨立媒體記者來電相約訪問,和仔又一口答應。剛剛睡醒的和仔,站在坪洲碼頭等候小記,然後溫馨地拖著妻子,引領小記到茶餐廳,娓娓道來選舉的來龍去脈。

選舉制度小解 由下而上的「起義」

現任坪洲鄉事委員會主席是林偉強。鄉事委員會主席是由21位大會會員選出的執委會互選產生的。主席是離島區議會的當然議員,林偉強便是因為主席這個身份進入離島區議會,並任區議會主席達20多年,他亦是以此身份作為鄉議局代表進而擔任副主席。林偉強是繼承父親擔任鄉事委員會主席的,一任便數十年,但林在多年前已遷出坪洲。與目前正在進行選民登記的村代表選舉不同,鄉間有不少村落並不是屬於原居民村,這些村落並不能選出村代表,取而代之是選出「街坊代表」。坪洲鄉事委員會有21名成員,其中17位是由坪洲街坊一人17票的全票制形式選出的街坊代表。林偉強雖然是鄉事委員會當然會員,但其支持者只在是次街坊代表的選舉中取得2席,意味著來年改選鄉委會主席時,他肯定無法成功連任,連帶失去的,是當然區議員及區議會主席,雖然林偉強有非官守太平紳士的身份,乃鄉議局的當然執委,但不再是坪洲鄉委會主席的他,鄉議局副主席的職位實在是「危危乎」。縱然林偉強在鄉議局、區議會如此風光,可是一旦在坪洲基層選舉敗選,這些代表的位置便幾乎一鋪清袋。這與今年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宣佈不參選龍鼓灘村代表,因而必須循其他途徑入鄉議局的事件相同。這次坪洲鄉事委員會選舉,李健和等「黃衫軍」有意無意地打中了這個體制的弱點,成就了一次真正由上而下的「起義」( 更詳細的選舉制度解說可見附文一及二 )。

為何起義﹖

和仔直言對於鄉事委員會不太熟悉,當小記問他關於鄉事會日常運作時,他坦言說「唔多清楚」。參選只是因為對鄉委會多年的工作看不過眼。「老一輩既街坊,總是覺得算數啦,佢地又比較守舊,好多資訊佢地都唔知道……年輕一輩不同,比較進取、大膽,真心為地方好……」這次的黃衫軍和黑衫軍對決,矛頭是直指連任坪洲鄉委會主席二十多年的林偉強。和仔說,「有不公平的,便應該去向政府爭取……鄉事委員會主席林偉強,都已經搬走左,一年都無幾次係度,無幫我地坪洲爭取……」當年的油麻地小輪,再到現時的港九小輪,「每次加價,船公司找鄉事委員會開會,佢地唯唯諾諾,加價就咁通過,居民都唔知……主席有好多野,都無同村民交代,村民不滿已經好耐……」2007年區議會選舉,今次同屬黃衫軍的安慶英,便僅以百餘票之微,敗於林偉強支持的馬鎮添。不滿一直存在,過往的街坊代表選舉也有不滿林偉強的人出來參選,只是沒有這次如此大規模及團結一致。和仔說,導火線是2008年,時任立法會議員的林偉強,以鄉事委員會的名義支持當時同為立法會議員鄭經翰有份參與的雄濤數碼廣播,在坪洲興建發射站,村民被蒙在鼓裡,「當知道件事後,感覺係有人出賣坪洲村民。」對於鄉委會,和仔用上的形容詞是「一人獨大」。

和仔說在參選的過程中,自己是比較被動的,只是希望為街坊出一分力:「我地出黎只係社區服務,無利益,大家甚至要夾錢出來……」。當時他們也沒有想過會大獲全勝,其團隊亦沒有進行甚麼拉票活動,只是張貼海報及掛橫額。最終黃衫軍團隊在17席中取得15席。因為「起義派」取得超過半數的11席,因此在來年改選的新一屆鄉事委員會,林偉強幾乎肯定不能再連任主席,連帶失去的是離島區議員及區議會主席的職位。

IMG_1780 IMG_1779
圖:位處小山的坪洲診所

飯畢,和仔應小記要求,在坪洲繞了一圈,看看坪洲的社區問題。和仔帶我們來到坪洲診所,診所位處小山上,要登上這所診所,需要爬上一段斜路。和仔說,居民一直爭取興建一部升降機,以免老人家爬上爬下之苦,鄉事委員會卻一直沒有跟進。我們在診所斜路談話間,剛巧有一位老人家費九牛二虎之力,借力於拐杖一步步地往上走,看在和仔眼裡,臉上添了幾分怒火。

走到坪洲的東灣,和仔指向遠遠的商業電台發射塔,又指指08年雄濤廣播打算興建的發射塔的位置。他倚著堤壩,指著海灘說,「人地梅窩、長洲搞大型活動,至少也有一個沙灘,我地呢?」東灣受著海水沖擦及快艇群的污染,顯然不是舉辦活動的好地方。

轉到坪洲西灣,站在海堤的梯級上的和仔說,「我地冇避風塘,我地爭取係度整條防波堤,又係無曬聲氣」現時坪洲的船隻要避風,也要到喜靈洲或者長洲。「如果起左防波堤,渡輪埋岸時風浪都唔會咁大……」他又指著對岸位於大嶼山的稔樹灣村,和仔說,那處也屬於坪洲鄉事委員會範圍,目前只依靠山水,他不明白為何接駁一條數百米的食水管,由愉景灣延伸至稔樹灣村會不可行。和仔的怒火又上來了。

IMG_1797 IMG_1783
圖左:東灣。圖右:西灣,和仔建議興建避風塘的地方,對岸為大嶼山稔樹灣及愉景灣

鄉事委員會的地區政治頑疾

後來小記找來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熟悉坪洲鄉事委員會運作的當地居民,向我們大談鄉委會「一人獨大」的原因。他指出鄉委會最大的問題,是離島民政事務署及各個政府部門,在行政上只認鄉事委員會主席辦事的積習,令主席權力不斷膨脹。議會內的黨派及個人利益交換,同樣是問題的所在。

在所謂的「鄉郊」地方如坪洲,很多政府的事務在制度上或慣性上都是唯鄉事委員會馬首是瞻。例如政府有任何事務諮詢地區,第一個找的人便是鄉委會主席,例如雄濤廣播打算在坪洲興建發射站便是。居民的生老病死,日常生活,也與鄉委會息息相關,例如和仔希望爭取的坪洲診所升降機、避風塘等,政府找的對口單位,亦是鄉委會。該位居民指,其他大事小事多不勝數,例如白事要安葬骨灰,便需要鄉委會主席的簽名信,證明他是坪洲居民,民政署才會批准其安葬坪洲;坪洲不少村屋也擁有部份不符合地契的建構物如招牌、冷氣機位等,也需要鄉委會找地政總署申請集體豁免。路政署安裝街燈也要得到鄉委會同意。鄉事會的名義亦在多處政府部門行走方便,鄉島只容許一定數目的小型車輛行走,該居民指,鄉委會便曾以會的名義,取得一個俗稱VV車的牌照,會內卻從來不知道,原來該VV車給了某些人使用。鄉委會又可以以會的名義以地方需要為名,廉租土地,近期坪洲荒廢多時的志仁學校爭議,便是其中之一,有坪洲居民便指,鄉委會主席將志仁學校以每月$1及十年租期的形式,將學校交予一所沒法查知歷史的「環保」機構綠思會,該機構竟然利用學校存放垃圾

這些關照及方便,無一不鞏固了鄉委會的權力。

IMG_1793 IMG_1792
圖:坪洲志仁學校

區域市政局的幽靈

該位居民更指,某些政府部門過份迎合鄉委會主席林偉強,與林偉強曾任區域市政局主席不無關係,現時的康文署及食環署等不少官員,在殺局前是隸屬於區域市政局的,不排除涉及一些個人升遷及利益關係。例如上段提及的安葬問題,其實根據相關條例,居民只需「出示由有關村長、鄉長或村代表或鄉事委員會主席發出的推薦信」,但離島民政署卻一直只接受鄉委會主席的信件,事件曾鬧上申訴專員公署。

部門的另一些方便, 就是對坪洲鄉委會不聞不問。曾有鄉委會財政表示,自己無權「管數」,亦不知道鄉委會的賬目。有委員更指,鄉委會大會及執委會,均沒有完整會議紀錄及財政報告,開會沒有議程,訂定的日期隨意,往往是配合某人返回坪洲出席活動的日子,例如七點做主禮,六點開鄉委會,會議質素可想而知。鄉委會每月亦收取民政署約$11,000撥款,用以資助會方運作,但鄉委會長期重門深鎖,秘書職位曾長期出現空缺,但署方卻以鄉委會是獨立社團登記為名,表示無權監管。今年爆出的林偉強涉嫌虛報租用鄉委會的地方作為辦事處,申請區議會津貼的事件,無論是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居民或是和仔,也表示並不知道該處是林偉強的議員辦事處,亦未見過其秘書出現辦公,事件目前正由廉政公署接手調查。

政府部門如此幫忙,鄉委會又作何回報?該位居民懷疑與坪洲地區的資源如此之少有關。「政府部門係每一區一年都有 budget,你起少支街燈,唔起升降機,唔要食水管,唔要球場,咁其他區咪可以分多D政府資源囉……」這樣,林偉強極有可能把這些配額「送」給其他地區,換取其他區支持。畢竟,要登上區議會主席,就要各區議員的推舉。另外一個例子,是坪洲居民希望興建防波堤的提議,竟然要由隔岸愉景灣選區,公民黨的容詠嫦在離島區議會提出

該名居民最後說,「今次多左幾百人行出來,都係不滿林主席既選票……」

「坪洲既居民一人一票趕走林偉強,佢下年無得做主席,無得做當然議員,但最驚就係政府委任佢返去區議會……」

李健和的下半場:不是從政者的從政者

和仔在勝出後當日接受《蘋果日報》訪問,說沒興趣從政,只希望為街坊服務。不論是和仔願不願意,明年4月1日就任坪洲鄉事委員會街坊代表的和仔,無可避免地就要辦一些在本港鄉村政治上頗為破天荒的嘗試。他們「黃衫軍」團隊的競選政綱,就是廉潔、透明。他們希望打破鄉委會「圍威餵」的現況,將鄉委會的運作、財政也一併透明化,真正做為街坊的橋樑。他為老人家看病要爬小山感到憤怒,希望為一岸之隔的稔樹灣村的村民爭取自來水供應,在小記看來,比街上隨處可見的「月餅獻長者」、「成功爭取XYZ」來得真實多了。

從政者的基本關懷有了,期望、承擔其實也有了。

小記口痕問和仔有沒有看香港隊在亞運的表現,他說沒有,沒有空。而小記提到根據鄉委會會章,只規定街坊代表每年召開會議至少兩次,「咁其實都幾得閒丫」,目前執教東方青年軍及不少學校球隊的和仔說,「梗係唔得,街坊代表要同居民傾,要諮詢居民,會員之間都仲要傾架麻。」

和仔今年剛出版了一本書,叫《李健和的上半場》,談到他在坪洲的童年、與太太相遇,再到他跑到市區踢波,三度成為足球先生再到他堅持踢波至四十歲的上半場經歷。和仔,祝下半場好運!

後記:疑團待解 林偉強早失發叔歡心

當然,坊間傳言,林偉強一直不得劉皇發歡心,今年林偉強更缺席鄉議局新大樓開幕。來年區議會改選,主席之位亦早已預定由民建聯的周轉香接任,副主席則由發叔女婿,委任區議員余漢坤接上 ( 東方日報 2010年10月26日 ),似乎不論林偉強是否能夠連任坪洲鄉事委員會主席,發叔也不打算讓他繼續任離島區議會主席,轉以支持自己人掌管離島區議會。2008年,有傳發叔不滿林偉強就任立法會的表現,於是不容許林偉強再以鄉議局功能組別參選立法會,林更得不到鄉議局的支持,只能以個人身份在區議會功能組別與葉國謙硬碰,結果以137票對259票敗陣。多年以來,一直不乏林偉強的負面報導,如最近的騙區議會津貼事件,07年接受《壹週刊》非常人語訪問,題為《新界黎明林偉強》,內文有串爆發叔及其他鄉紳,說自己31歲已任坪洲鄉事委員會主席,發叔則要到33歲,又說那些賭錢一注50萬的新界人才是二世祖,結果林偉強要公開就失言道歉。鄉議局中人亦指林偉強經常 "we we wet wet",不能勝任新界一哥。

此中與今次「起義」的關係,亦是不得而知。

特約記者報導
採訪及撰文:易汶健、黃俊邦


附文一:「各處村選各處例」

根據坪洲鄉事委員會的會章,鄉委會大會由21名會員組成,會員成份共有三種,第一種是民選的街坊代表,和仔參選的便是這一種,坪洲的選舉制度是全票制,由所有在坪洲住滿3年並已登記的選民,以1人17票全票制的形式,選出街坊代表。第二種是村代表,因為歷史上的交往及交通的原因,在坪洲對岸的大白、二白及稔樹灣,也屬於坪洲鄉事委員會的範圍,這三條村落可以各選出1位村代表即共3位加入鄉委會。第三種是當然會員,這個十分有趣,資格為在就任街坊代表期間獲授太平紳士的成員,在坪洲只有1人符合這個資格,便是今次「起義派」要倒的坪洲鄉事委員會主席林偉強。這21位會員,在新一屆任期開始時會投票選出9人為執委會,再自定主席、第一副主席及第二副主席等職務。林偉強就任坪洲鄉事委員會主席已20多年,因為鄉事委員會主席為離島區議會當然議員,他亦是透過此身份成為離島區議會主席,並在2008年參選區議會功能組別,但不敵民建聯的葉國謙。

全票制只是街坊代表選舉的特例,坪洲是一人投17票,長洲則是一人投39票。而大部份的原居民村的村代表選舉,均不是採用全票制。以大澳為例,大澳鄉事委員會的街坊代表並不是以一個統一的選區選出的,而是根據大澳每一條街道或者聚落為一小選區,根據2010年選民登記冊,每區有十數至百餘選民,並以單議席單票制的形式選出街坊代表。因為坪洲採用全票制,「起義派」因而較易以統一訴求競選,增加一些知名度較低的參選人的勝算,最終在17席中取得15席。由於在選票上印有候選人的相片,今次兩派特意統一服飾,「建制派」穿黑色衣服,「起義派」派穿黃色衣服,令選民更易辨識。

因為選舉制度的關係,坪洲的「起義」是難以複製的。以村代表為核心的各地區鄉事委員會,保守的傳統勢力仍然堅固。

參考資料:圖解區議會方案及離島政治生態


附文二:坪洲——非典型鄉村

「原居民」無疑是1898年《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的歷史產物,要得到「原居民」的身份,最重要為該鄉村被承認為1898年已存在的「原居鄉村」。然而,雖然坪洲在1898年時也有不少「原居民」,以姓呂、鍾為主,但坪洲並沒有被列為「原居鄉村」,因此法理上坪洲並沒有任何「原居民」,現任主席林偉強亦不是原居民身份。整個坪洲鄉事委員會中,按道理只會有2位原居民的代表,分別是由大白及二白這兩條獲承認的原居民鄉村選出的2位代表。稔樹灣選出的代表,只稱居民代表,在法例上這些鄉村叫 「現有鄉村」。大白及二白兩條村落,雖然已不復存在,兩村村民在八、九十年代,將大部土地售予香港興業,現時叫大白及二白兩灣叫愉景灣,惟大白及二白兩村的「原居民」,依然可以投票選出其原居民代表 ( 村代表 ) 加入坪洲鄉事委員會。

更經典的例子是長洲,長洲鄉事委員會並不是鄉議局的成員,長洲亦沒有村代表選舉。在港英政府管治期間,以理民府直接管治長洲。在八十年代開放區議會選舉後,這種官民溝通主要由長洲兩位區議員接手。

廣告